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凤倾九重 > 第六百三十三章 自尽

第六百三十三章 自尽

作品:凤倾九重 作者:蜡笔仙人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499 更新时间:2019-11-30 14:1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凤倾九重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

素月大怒!差点又要抽出腰间的软剑。

白雪跟过来按住她的手,朝迟静姝深深地看了一眼,道,“方才是素月心急才做出了不妥之事,还请九小姐勿怪。”

九小姐这个称呼,叫迟静姝的眼神一闪——宫中这些那人的暗桩,除了秀禾,都只得了吩咐,唤她‘九小姐’。

她本不在意这些人知晓她的身份,可那个主人却好像一边想要故意泄露她的身份,一边又故意遮掩似的。

又听白雪道,“穆氏被废以主人的性子, 必然是要责罚的,你我三人都逃不过,很不必互相为难。如今唯有让她交出元章,才能平息主人的怒火才是。”

说起来,这二人若是受罚,也完全是被迟静姝连累。没有阻拦她肆意行事,导致穆淳宛如今被废的局面。

迟静姝笑了笑,扫了眼看上去无欲无求的白雪。

淡淡道,“今日不肯,过几日,自然就肯了。”

白雪明白了迟静姝的意思。

穆淳宛毕竟做人上人太久,根本不知什么叫做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真正被磋磨了几日后,自然所有的傲性就没了。

到时,想要还活得像个人,自然对她们有求必应。

点了点头,“是。”

可到底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素月似乎十分不满白雪对迟静姝的俯首顺从。

以她们的地位,原本轮不到对主人安排的这些人多加置喙。可这个迟静姝,却行事太过出格,又屡屡挑战主人的底线。

惹怒了主人不说,还连她们都连累了。

她微主人做事,可却不想被旁人这般牵累!

她目含不善地朝前头的迟静姝看去——只待拿到元章后,她便要去请示主人,好好地约束这个不按计划行事的!

……

可不等素月心里所想的实现。

第二日。

迟静姝前往养心殿给开元帝请安时,废后穆氏,在冷宫自尽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

素月当时就愣了,与白雪迅速对视一眼。

悄声地问养心殿门口伺候的小太监。

“废后不是昨日才迁去冷宫的么?怎么会死了?”

那小太监摆了摆手,偷偷地往两边看了,才小声地说道。

“姐姐不知晓,是丽妃下的手。”

素月眼神微闪,“丽妃?”

小太监一脸讳莫如深地点了点头,又道,“丽妃大概原本也只是想落井下石,派人去羞辱 废后,可……没想到,废后却是个刚烈的,私藏了一包毒药,自尽了。”

素月平易近人的脸上,几不可查地迅速变化!

毒药?!

废后当时身上何曾有什么毒药!

侧眸看了眼身旁的白雪,两人的神情都不太好看。

那小太监还在唏嘘,“虎落平阳还被犬欺呢,这落地的凤凰,连鸡都不如。废后只怕早就想到了,这才悄悄地藏了一包药。唉……”

素月皱紧了眉。

白雪终于意识到昨晚哪里不对了。

她们离开时,穆淳宛的神情不对。

那不是求生,分明是求死!

可,穆淳宛为何会想要求死?

正疑惑时。

迟静姝与新晋的大内总管张旺走了出来。

不过短短数日,开元帝的身边已经没了王福海的位子,这个张旺的能耐,还真不容小觑。

迟静姝客客气气地对他笑道,“我瞧着陛下的神色比先前好多了,多亏张公公的仔细伺候。”

张旺一脸(www.biquts.com) 的小心谦逊,“神女过奖,都是奴婢该做的。”

说着,又伸了伸手,做了个恭请的姿势,“那……就劳神女随杂家走一趟了?”

宫门前众人纷纷躬身行礼。

迟静姝笑着点了点头。

张旺上前道,“废后自尽冷宫,乃是无福之人,不得见天颜。可毕竟是多年夫妻,传陛下口谕,由神女前往冷宫,替废后收敛尸体,安抚亡灵。”

素月和白雪又悄无声息地互相看来。

张旺又点了几人,亲自跟着迟静姝来了冷宫。

有许多人看着,(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素月和白雪做不得什么,只能跟着迟静姝站在穆淳宛死的那间屋子门口守着。

穆淳宛并不在昨晚闹事的那间屋子死的。

事实上,冷宫并无守卫,只在大门处上了一把比脑袋还大的锁,宫墙又高,从里头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的。

当然,从外头,也就根本无从知晓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淳宛死在了最东边的一个还算齐整的厢房里。

她大约是被人伺候惯了的,连自己的衣裳都整理得散散乱乱。

身上的首饰也被搜刮了干净,唯独发髻上插着根十分普通的紫玉簪子。

歪歪斜斜地坐在一柄破旧的鹅颈交椅上,嘴边一抹早干了的血迹。

是早起来送饭的老宫女发现了她的尸体。

一个小内侍上前探了探鼻息,回过头来,轻声道,“已经没气 了。”

其实根本不用探。

穆淳宛的尸体,早已僵了。

素月暗想,只怕是她们走后没多久,就自己服了毒。

她又朝迟静姝看去。

这位九小姐背对着她,只看得出后背挺得笔直,却瞧不出什么情绪。

转过头对张旺道,“那就请公公在外头稍候片刻,我为娘娘洒过净水后,你们可以替她收殓入葬了。”

张旺点头,“有劳神女了。”说着,后头另一个小内侍上前,将手里一直捧着的白瓷瓶递了过来。

白雪看了眼,像是养心殿里的东西。

有心盯着迟静姝,怕她动手脚。

可旁人已走了出来,两人不得不随着一起站到了门外。

斜眼看去,就见迟静姝走到废后的尸体前,好像一点也不怕,将废后那僵青的面孔,给遮住了。

迟静姝站在穆淳宛的尸体前,目光冷暗。

片刻后,伸手,摘下头上的一枚紫色发钗,点着瓶中开元帝赐下的甘露水,往废后的身上点了点。

心思却有些恍然。

前世,这人只是萧云和书房里的一幅画。

她无意见到,只当她是萧云和心头的朱砂痣,忘不了的白月光。

今世,她却以这样凄惨的下场,死在了这么个布满灰尘蛛网密结的地方。

那包毒药,是她给她的。

迟静姝知道,今日不死,受够了磋磨,早晚有一日,穆淳宛是想死的。

可她也没料到,穆淳宛居然对自己都可以这么狠毒。

明明可以用元章换开国侯的一府荣辱,可如今……她却死了,都要拖上这许多人的为她垫背。

她又点了几滴露水。

心道,张妈,绿柳,我替你们报了仇了。

没有脏我自己的手,你们放心。

然后,将簪子上的水甩了甩,插回发髻上,转过身,轻轻淡淡地说道,“张公公,让人来收殓吧。”

张旺应了,指了两人过去。

素月和白雪便跟着迟静姝,先一步离开了冷宫。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