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748章棒打鸳鸯

第748章棒打鸳鸯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62 更新时间:2021-06-23 04:33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竟是改变了主意。

清河看了顾明秀一眼,点头道:“那你快些回去吧,让父王莫担心,我还想在表嫂家住一宿呢。”

嬷嬷皱眉:“住一宿怕是……”

清河就推她往外走:“又不是别家,自家人表兄表嫂,待我亲近,你也知我无兄弟姐妹,难得有人疼,就别太苛刻了。”

嬷嬷无奈,只好回去了。

她一走顾明秀就急了:“难不成,你父王真让你嫁给那越使?”

清河烦躁道:“你见过那人?听说长得就跟菜市场杀猪的刘聋子。”

顾明秀不知她一堂堂郡主怎么认识菜市场杀猪的刘聋子,笑道:“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模样,孔武有力,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清河挑眉:“我喜欢什么样的类型?还真当你家 表哥就是谪仙,本郡主只能喜欢他一个!”

顾兰慧笑道:“原来郡主不止喜欢我家表哥一个么?等明儿见了表哥,要提醒提醒他,可得小心了。”

清河瞪她:“上回让你留一套新款膏子给我,结果跑去,全卖空了,顾老板可真给面子啊。”

顾兰慧忙讨饶:“这事不能怪我,那时小的回了湖州,不在京城,鞭长莫及,没交待妥当是小的有错,小的给您赔罪,等再出了新品,送您一套如何?”

清河笑道:“送就不必了,听说你喜事也将近,梁小公子虽出身侯门,却是没功名又没差事,你还要养家呢。”

顾兰慧白她一眼:“我喜欢,碍着你了么?”

清河佯嗔:“就碍着了,那梁小公子唇红齿白,一表人材不说,还是个纯情专一的,饱读诗书,没功名并非考不上,只是不想考罢了,你可知,你们的婚讯一传出去,多少京城名媛想打死你咯 ?”

顾兰慧骄傲地笑:“还没成亲呢,有机会,让她们抢啊,只要能抢得去。”

清河嗔她:“你就得瑟吧,傻人傻福。”

顾兰慧正色道:“我家枫表哥难道比梁公子差么?郡主也是好福气。”

清河长叹一声,一把抱住顾明秀的胳膊:“表嫂救我,十万火急。”

顾明秀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清,你父王为何非要退婚,是我家表哥惹恼他了么?他不喜欢表哥?”

清河道:“才不是,卢郎那个人,在哪儿都是招人喜欢的,便是方嬷嬷也是看好的,我也不清楚,父王为何突然改变主意,如此对他并没有好处啊。”

用过饭,沈逸夏还没回来,顾明秀让人准备房间让清河住下。

亲自给三个孩子洗完澡,累得快直不起腰,顾兰慧心疼道:“干嘛呀,又不是没有下人,几个乳娘都是极细心的,干嘛要亲力亲为,多累得慌。”

顾明秀道:“孩子是自己的,没得什么都扔给别人的道理,养孩子不能只让她吃饱穿暖才行,做娘的付出了多少,孩子都知道,这种事 情,我亲自做,能增进与宝宝们的感情。”

顾兰慧摇道:“你呀,就是自讨苦吃,别说你现在已经是王妃了,便是普通的官家太太,也很少自己奶孩子,自己给孩子把屎尿洗澡哄睡的。”

顾明秀笑道:“等你有了宝宝就知道,为孩子这些是件多么幸福的事,他们小,没有自理能力,等他们大了,你想为他们做这些都不可能了,孩子的成长过程能够全程参与并与亲力亲为,这是一件很珍贵的经历与美好储存,别看他们小,心里可明白着呢,会懂得知道父母的辛苦,也感受到父母的爱,将来,这份记忆会成为彼此回忆中的幸福源泉。”

顾兰慧道:“我就说一句,你说了这么一大箩筐,静安先生的娘子也快成教书先生了,道理一套一套的,我就不明白了,你不也才当娘亲么?哪来这么深的感慨。”

顾兰慧自然不知道,这些都是顾明秀前世最后的两年,在庄子上思念彦候时悟出的,那时她很(www.biquts.com) 后悔,彦修生下来后,就由乳娘带着,自己大多时间在伤春悲秋,大多精力用在了叶康成和怀疑担心他与顾兰慧勾搭背叛自己这件事上,无心顾及稚嫩孤独的彦修,顶多一天去看(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两回,晚上都是乳娘带着睡的,从未奶过他,也从未给他把过尿,更别说亲自给他洗澡,叶康成流放后,自己被安氏强行送到了庄子上,心里除了恨叶康成与顾兰慧外,就只剩下思念彦修,好后悔没多疼孩子,没好生哺养他,甚至未曾真心照顾他,直到看到那只白色的骨灰坛子……

绝望之际,想着如果有来生,或者一切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那样待彦修。

感谢老天眷顾,真的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也让彦修回到她身边,当然要弥补前世欠下的债。

若不是最近事太多,自己对几个孩子的关心还是太少了,等日子安定下来,三个孩子都要自己带,乳娘只能做帮手,不能是主力。

休息了一会儿,喝了杯茶,顾明秀劝顾兰慧:“去歇着吧,你也累了。”

顾兰慧帮着小慎儿洗澡,小慎儿很乖,总望着她笑,惹得她心肝宝贝地叫,直说要把小慎儿抱回去自个儿养。

给孩子洗澡是件力气活儿,何况还是三个孩子。

顾兰慧道:“我也不困,不过,估计你还有话跟郡主说,我就不过去啦。”

顾明秀拍拍她的肩:“不是怕你知道,是怕你在,她不肯说,你别看清河大大咧咧的,其实又骄傲又固执,还是个极敏感又心细的。”

顾兰慧道:“我知道,你去吧,我再去看看小慎儿和两个外甥。”

清河果然还没 睡,忧伤地坐在灯前,手里抱着本书,翻开了,却没看。

“清河……”

清河眼神忧郁:“阿秀,我该怎么办?”

顾明秀将手中的花茶递给她:“黄芪加玫瑰花露,喝点儿。”

清河接过,喝了一口,诧异抬头:“好喝,你放了蜜?”

顾明秀点头:“一点点,养气补神,也养颜。”

清河又喝了几口,有点烫,端在手里,有点魂不受舍。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