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747章宝贝2

第747章宝贝2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87 更新时间:2021-06-22 04: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忍不住抱起孩子,软糯温暖的宝宝安静地依偎在怀里,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咧着无齿的嘴竟笑了。

“看,王妃,大少爷笑了,真的笑了。”陈氏莫明兴奋。

何氏道:“少爷这是无意识的笑,未必能认人呢。”

顾明秀吻了吻孩子的额,快满月的孩子,当然不会笑,便是笑也是无意识的,她知道,可心下却觉得,就彦修在笑,对她笑,对她这个久违的母亲微笑。

“哇……”

二宝一声大哭!

还以为是小慎儿弄疼了她,哪知她这一哭,吓得小慎儿一脸无辜又委屈地瘪着嘴,眼看着也是泫然欲哭。

陈氏忙把二宝抱起,松了一口气道:“哭声蛮大的,小姐真是好多了。”

顾明秀摸了摸她的额,不烧,体温正常,只是……

就这么病一场,原本肉嘟嘟的脸竟然有些消瘦下去,心疼得不行,单手将她也抱过来。

二宝在她怀里抽抽噎噎,一双丹凤眼滴溜溜地转,小手一搭,竟打了大宝一耳光。

似是打到了眼睛,大宝眼睛不停地眨,小嘴也瘪起,红着眼望着顾明秀,顾明秀伸指点了点二宝:“不许欺负哥哥,小调皮。”

二宝咧嘴也笑,大宝扭过头,似乎在看着她,也不哭了。

“王妃,郡主还在等着您呢。”阿蓉提醒道。

何氏和陈氏将两个孩子抱过去,顾明秀又在两个小家伙脸上都亲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出了门,阿蓉小声道:“荆娘明儿就要走了,说是想向您辞行。”

顾明秀顿住,摇头道:“算了,让她走吧,通州也不是多远的地方,以后还要机会见面。”

阿蓉道:“奴婢知道您是怕到时候又心软,会改变主意,不见也好,这事终最是个教训,希望她能明白主子您的良苦用心。”

顾明秀笑道:“我能有什么用心?巴不得她们母慈子孝家庭和睦,又不真跟阿桃说的那样,想抢她的娘亲。”

阿蓉忙道:“奴婢说错话了,只是,象阿桃和董虎这样的,确实不能姑息,只是荆娘也可怜……”

顾明秀道:“是啊,我也于心不忍,但这个家,不止我一个主子,还有公主呢,就算相公能容,公主也不会容的,她这次错得太离谱了,你不知道刚才我听见二宝那一声哭是,有多高兴,她的儿女不成器,我也想帮她,却不能拿自个的儿女冒险,你明白吗?”

阿蓉点头:“是,奴婢明白,主子也有主子的难处,而且,已经手下留情,放了阿桃了董虎一马了,阿桃那儿,听您吩咐也听了药过去了,只是董虎那儿……还没什么消息,荆娘不想离开,估计是想等。”

顾明秀道:“让她别等了,董虎的消息我(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会派人及时送与她知道,至于他是会被流放还是做苦役,我管不了了。”

往厅里去,远远便听到争吵声,顾明秀怔住,听声音象是清河在与人吵。

走进去一看,只见清河正与一个宫嬷模样的人在争吵。

顾明秀见过她,是清河的乳娘。

“……王爷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郡主当知王爷独自养大您的辛苦。”嬷嬷道。

清河冷笑:“他独自养大我?好笑,是本郡主独自长大才是吧,母妃过世后,后院里缺过人吗?除了徐侧妃,还有好几位侍妾姨娘呢,又给他生了一堆子儿子女儿,他哪有时候管我?”

嬷嬷看了在一旁尽量减少存在感的顾兰慧一眼道:“郡主,有话咱们回家好好说好不好?王爷也不是不通情理,这次的事,确实事出有因。”

清河道:“我不回去,他不就是又想让我和亲吗?我偏不,这一次,便是断绝父女关系,我也绝不 听他摆布,我的婚姻,我的终身大事,我要自己作主。”

此话大逆不道!

自来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未出嫁的女儿家竟说要自己作主……

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一看就是中规中矩的,不由又看了顾兰慧一眼。

再看下去,外头真有人传果郡王府点什么,还真要怪到阿慧头上去。

“郡主!”顾明秀优雅地走了进去。

那嬷嬷打量了顾明秀一眼,便上前 行礼:“见过理亲王妃,奴婢是果郡王府的。”

顾明秀道:“免礼,嬷嬷是来接清河郡主回王府的么?”

嬷道:“正是,郡主出来有一阵子了,王爷担心,家里还有客人在呢,命奴婢请郡主回去。”

顾明秀道:“不急,本妃与郡主情同姐妹,她难得来,本妃还有很重要的话要与她说,留她用晚膳呢,嬷嬷先回去禀报果亲王叔吧。”

她是理亲王,嬷嬷不好削她面子,只恳请道:“还请王妃见谅,王爷确实很着急,那个……越国使者已经在府里等着了。”

“越使?要见郡主?为何?”顾明秀讶然。

嬷嬷迟疑了下道:“奴婢只是下人,所知甚少,只知先王妃是越人,听说那越使是王妃娘家亲戚……”

这理由还算说得通。

不过,顾明秀很奇怪:“清河,你母妃是越人?”

清河道:“我哪知道,以前也没听父王说起过,不过,母妃的屋里,是有些越国的东西,我也没怎么瞧过。”

神情有些黯然,似是不愿意提起。

顾明秀道:“原来如此,不知可是那位长得比较壮实的那位正使?”(www.biquts.com)

嬷嬷怔了怔:“王妃也见过?”

顾明秀道:“才与他打过官司,知那人是个有脾气的。”

嬷嬷猛抬眸,目中有担忧,又望向清河,欲言双止。

顾明秀道:“可是有何不妥?”

嬷嬷问:“可是英国公那案子?不知……结果如何?”

顾明秀道:“英国公回府了 ,至于越使,到底他家是死了人的,这事儿……我家王爷就不追究了。”

外头传是英国公错手打死了越使的随从,这才吃了官司,怎地理亲王还不追究越使?

嬷嬷眼神黯沉,默了默后道:“郡主确实难得出来一趟,王妃又如此真心相留,用过晚膳回去也未尝不可,奴婢这就回去禀报王爷。”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