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745章清河的婚事

第745章清河的婚事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2 更新时间:2021-06-21 04:31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看她愿不愿意回湖州跟阿耀一起,我可以去封信给阿谨,让她帮着掌掌眼,找个小门小户的,性子温和又善解人意(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的好女孩儿,年纪比阿耀大些都没关系,要能从旁开导阿耀的那种,阿耀成亲生子,有了责任,或者,他会改呢。”

顾兰慧道:“这事还得问父亲的意思,我娘是他的妾室,他若不肯,娘就算千愿万愿,那也是去不成的。”

顾明秀道:“这事很简单,我去跟哥哥说,哥哥同意了,爹大邸是会同意的。”

顾兰慧摇头:“你还是不了解爹,他那人,这一辈子也就是样了,赖以显摆的,无非是大哥和你,而大娘待他一直就不冷不热,也决不惯着他,有个不好,还会抡拳头打他,在家里,爹看着是一家之主,大娘不惯着他,大哥不太理他,更不会事事听他的,嫂嫂虽然看着柔顺,其实是个极有个性的,当然了,没有公爹管媳妇的道理,嫂嫂有什么,也是大娘在管着,整个家里,爹也只在我娘跟前有大家长的派头,也只有我娘愿意小意奉承他,若连我娘也走了,爹在家里,就没什么存在感了,所以啊……”

所以,林氏想要离开,还真不是那么容(www.biquts.com) 易。

顾明秀道:“现在重点不是爹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你娘,你要问姨娘她同意不,若她同意,办法是有的。”

顾兰慧道:“我娘……难说,虽然她很想阿耀,但现在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我一提阿耀,她可能就会求我把阿耀接来京城,从未想过要离开父亲和这个家,她在家里已经过习惯了,未见得愿意。”

顾明秀道:“这就难办了,这事也不急在一时,你找机会跟姨娘提一提吧,她若愿意,我就有法子。”

姐妹二人正说着话,阿芙过来道:“清河郡主过来了。”

顾明秀已经很久没见清河了,不正奇怪呢,以前三天两头往自己府里跑的清河,怎么都不怎么来 了。

忙让人去请清河进来,又道:“阿芙,你身子还没养好,回去歇着,我这里不用你。”

阿芙道:“主子这话可就让奴婢伤心了,才几天啊,就不用奴婢了?”

顾兰慧气笑:“你这丫头好没良心,阿姐这不是心疼你么?”

阿芙向顾兰慧福了一福:“奴婢还没谢过二小姐呢,这几日若不是二小姐陪着,主子不知要怎么过,奴婢也得亏了您,还屈尊去了青楼,您这可是大恩,奴婢会永远记着的。”

顾兰慧道:“记着就好,以后我来,记得把阿姐压箱底的好茶拿来招待你家二小姐。”

阿芙笑道:“过不了几日,就不能叫二小姐了,要叫梁二奶奶。”

顾兰慧指着她的鼻子:“你瞧瞧,瞧这牙尖嘴利的,阿姐,你得管管,都敢打趣我了。”

顾明秀笑道:“还不是你平素都纵着她们,对了,我瞧芍药是个好的,以前在阿耀跟前也当过差吧。”

顾兰慧点头:“那时阿耀对芍药动了心思,我娘不愿意阿耀学业未成分心,就把芍药给调出来,给了我,后来为这事,阿耀还跟我娘闹过。”

顾明秀道:“你也可以问问芍药的心思,她若愿意,可以把她给了阿耀,若阿耀有所改变,将来抬个妾室,或者,把身契给撕了,正室娶了她也不是不可以的。”

顾兰慧道:“这话若放在以前,我定以为你是瞧不上我们姐弟,现在也知道,阿耀那种性子,要找个能懂他能容的确实不容易,若娶了个好人家的女儿回来,合不来的话,性子烈的,会成天吵架,鸡飞狗跳的不安宁,性子柔和的,定会天天受阿耀欺负,倒还 不如芍药这种,知根知底,又能懂阿耀心思,能劝慰的。”

顾明秀道:“你明白就好,这事反正也不急,清河,好久没见了,我还以为你和亲,嫁到北楚去了呢。”

清河噘着嘴,一脸怨气的走了进来。

顾兰慧道:“这是怎么了?谁敢欺负我家清河郡主?”

清河一头扑进顾明秀怀里:“好嫂嫂,好阿秀,这回你可一定要救我。”

顾明秀愣住:“怎么了?你后面有狼在追么?要吃你肉?”

清河噗呲一笑:“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姐妹两个能不能正经点儿,人家窝的一肚子的火来吐糟的,这样让人家还怎么继续?”

顾兰慧道:“还能笑,说明问题不大。”

清河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问题大, 很大,不是一般的大。”

顾明秀道:“怎么个大1法?你不是已与我家表哥定亲了么?怎么?我表哥欺负你了?不能啊,表哥那性子,多温和啊。”

清河咬牙切齿道:“你确定,确定他真的性子温和?”

顾明秀点头:“我很确定,从小他就是几个表兄妹当中,脾气最好的那个,永远站在一旁微笑着,从不与人争吵。”

清河道:“对,他是不与我争吵,可一旦有事情不能如他的意,就如你说的那样,就站在那儿,微笑着,可我再跟他说什么他都只微笑,不应也不理,除非你改变主意,否则,就一直摆这种脸色给你看。”

顾明秀道:“所以呢?你是后悔了吗?还没成亲,来得及。”

清河一下子跳起来:“谁后悔了,好不容易才争来的亲事,本郡主才不后悔呢,谁也不是十全十美不是,他虽然有时有脾气,可大多数都是依着我的,象先前说的那样,一向都是我不讲道理的时候,他就用这法子治我。”

顾吸笑忍俊不禁:“如此说来,我家那表哥是把你给吃得死死的?”

清河瞪她:“什么叫吃死我了?本郡主真生气时,他还是很着急的,会想着法儿哄我。”

顾兰慧道:“嗯,是的是的,只是大多时候都是郡主老实向表哥认错。”

清河跳脚:“不跟你们瞎扯,你们是卢郎 的表妹,当然向着他。”

顾明秀立即表明立场:”没有没有,我当然向着你。“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