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侯门悍媳 > 第742章:真凶

第742章:真凶

作品:侯门悍媳 作者:不游泳小鱼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40 更新时间:2021-06-20 04:2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悍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荆娘面如死灰,死死地瞪着阿桃:“我是你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阿桃道:“是我娘有怎么样?是我娘就很了不起吗?我因为你,挨了二十板子,躺在家里好生生的,祸从天降,全因为你蠢,你救不了哥,连我也拖下水,你怎么不去死,早些死了,或许王妃还能看在你死了的份上,放我一马,让我在王府继续当差。”

荆娘不知该说什么了,仰天无声地哭。

顾明秀一阵唏嘘,不想再看下去。

见她要走,阿桃又扑上来,顾兰慧生怕她伤害顾明秀,一 掌将她推开。

“王妃,王妃,您说过,奴婢犯了错该惩罚,奴婢昨天已经领了二十板子,您说要送奴婢去庄子上的,您不能出尔反尔,要说话算数啊。”阿桃在后面大声嚷道。

顾明秀走了几步,到底没忍住,转身走到荆娘身边,问道:“你可后悔了?”

荆娘泣不成声。

“这样的女儿,你还要救吗?从始至终,她没为你求一句情,没为你分担半点罪责,你还要为她犯下的事情顶罪吗?”顾明秀语带怒气道。

荆娘只是哭,什么也不说。

阿桃却急了:“王妃,您说什么?什么顶罪?她做了什么,奴婢一概不知,奴婢伤重,从昨儿起,就没出过门,别把屎盆子扣奴婢头上,奴婢不认,奴婢冤枉。”

阿蓉拿出一个袋子往她脚跟前一扔:“这是你的吧。”

阿桃眉头一皱,一把将那袋子捡起,塞入怀里:“是我的体已银子,就算要发卖了我,这也是我的钱。”

粗使婆子三下两下就将那钱袋子抢了扔地上。

阿蓉将钱袋子打开,里面的钱洒了一地,有银锭子, 金锭子,还有珠宝首饰,外加两午两银票。

“你一(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个下人,还是个二等丫环,在老太太屋里当差,一年不吃不喝,一文不花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说说看,这些银子哪来的?”顾兰慧踢她一脚道。

阿桃眼珠子四处乱转,好半晌,伸手一指:“是她,她给我的,这些都是她这些年给我(www.biquts.com) ,我积攒下来的,留做嫁妆的。”

顾兰慧冷笑:“荆娘给你的?她在阿姐跟前当差,以前在湖州,阿姐自个儿的月例银子都只有五十两,她能有多少,顶破天也就五两,也就这两年才跟着阿姐一道进了英国公府,阿姐给她的月钱涨了不少,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给你这么多,何况你还有个化钱炉子的哥哥,你娘的钱,大多都被他拿去赌了,能余多少给你?说吧,这钱哪来的?”

阿桃道:“她月钱是不多,但她在王妃跟前有打赏啊,还能……偷啊,偷了这么多年,你们抓不到,就因为她把偷来的钱都给了奴婢和哥哥啊。”

荆娘气得忘了哭,指着阿桃的手指在发抖:“你……你怎可如此无耻?”

阿桃大叫:“你说我无耻,那 你别生我呀,生了又不管,管又管不好,这些年,你跟我在一起吃过几顿晚饭,给我做过几双鞋,买过几身衣服?人家女儿这个年纪,早有了婆家,你呢?我的终身大事只能等着主子良心发现,哪天配个小子,再给他们家生奴才,因为是你的女儿,所以我这辈子,几辈子都得是奴才,子子孙孙全是奴才,有你这样的娘亲,才是耻辱,永世不得翻身的耻辱。”

荆娘痛苦地大哭。

顾明秀长叹一声道:“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是自己能 决定的,但你只有这样的命,就得认命,这世间,也不是谁一出生就能是大家小姐,若都如你这般不知足不认命,大家小姐也会怨恨父母怪他们不是皇亲贵族,自己不是县主郡主,可便是县主郡主不知足的话,还会怨父母不是皇帝皇后,自己不是公主,公主也有怨,为何自己的父母不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呢?岂不一生下来就是仙女?所以,守好本份,做一个本份厚道的人,平和些,多行善积德,或许下辈子,人就能投胎当小姐,不做丫环了。”

又对荆娘道:“还不肯说实话吗?她哪怕有一点尊敬你,拿你娘亲娘待,我也还能容她一二。”

荆娘苦笑:“王妃发卖了奴婢吧,奴婢无话可说,只求王妃网开一面,放过阿桃,送她去庄子上也行。”

顾兰慧忍不住了:“你还真是个死心眼子,明明她就没拿你当娘看,你还要替她顶罪,她若有半点悔改之心,也还算有救,你真是……辜负了阿姐对你的一片心。”

荆娘道:“虎子没了,我活着也没意思,只求一死,小姐,奴婢这一世对不住你,下一世……咱们主仆还是莫要再相遇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陌路。”

沈逸夏道:“那是最好,不过,这话不应该是从你嘴里说出来,听你语气,还在怪我娘子待你不够好,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扔出一个长命锁,是个有年头的银锁,上面刻着长命百岁几个字。

“虎子?这是虎子的?”荆娘捡起,猛抬头,眼中有亮光:“王爷从何处得来?”

沈逸夏道:“自然是你儿子给的,这是他身上唯一没有赌输的东西。”

荆娘小心翼翼地问:“虎子他……他什么时候给王爷这个物件儿的?”

“昨儿。本王将他救下后,看押起来,怕你担心,找他要了这个。”沈逸夏道。

“王爷你……你救了虎子?”荆娘不可置信道。

沈逸夏道:“本王才不想救那等泼皮无赖,只是不救的话,阿秀会难过,因为你是她的乳娘,尽管她可以不拿这一万两银子,也不算有违良心,可她还是要救,本王能有什么法子?她不开心,本王也不开心,她的开心值万金,本王愿意为博她一笑出一万两。”

荆娘大喜:“可王妃为何……为何一直不告诉奴婢?”

沈逸夏道:“本来是要告诉你的,可太忙了,还没来得及。“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