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言情 > 我的昨日恋歌 > 第248章 你父亲姓江吗?

第248章 你父亲姓江吗?

作品:我的昨日恋歌 作者:渡边老贼 分类:幻想言情 字数:4717 更新时间:2020-11-30 12: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的昨日恋歌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路小柔引发的动静不可避免地从几个玩的要好的同伴口中传入了李媛媛和张雅的耳朵里。

看到校园贴吧几乎被屠版的口诛笔伐,两人这才知晓了路小柔这段时间闹出的动作。

不过,两人却并不认为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她们更惊讶的是路小柔所引发的号召力。

“喂喂,这小贱人也真够可以的……拉了这么多人在网上一起骂我们……”

李媛媛满脸写的都是“就这”的疑惑,“她不会真以为靠这东西,就能把我们怎么样了吧?都是些陈年旧账,我都不在乎了,那些人还挺记仇的……”

“还不是因为你对她太客气了?”

张雅的表情显得十分恼怒,“要是不好好修理她一顿的话,咱们以后可没脸在十四中混了。”

“哪有什么以后啊?怎么……你还想复读一年啊?我毕业就直接出国念书了。”

李媛媛松了松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不过,给那小贱人这么多次求饶的机会,她都不愿意珍惜的话……”

“那就是她自找的。”

她的眼里透着毒蛇一般狠辣的凶光。

路小柔、袁依冉、方糖、学妹林暮四人,在班主任老杨的安排下和学校的各个领导见了面。

虽然请愿书上写了近百位学生的签名,但路小柔也知道学校在乎名声,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上报的过程也较为温和。

她不紧不慢地讲述了自己发起这次情愿行动的初衷和起因,并介绍了自己收集的口头材料以及相关视频。

整个过程路小柔的条例逻辑都极为清晰,层次也十分分明,如果不是做过预演,很难想象会有这么熟练的口吻。

不过,校长和年级主任一直没有作出评论,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有肌肉的抽动, 仿佛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而来一般。

“以上是我们学生们的整体控诉内容。我们一致认为,李媛媛同学和张雅同学在校期间,无视学校纪律,欺压同学,打架斗殴,破坏集体和谐并屡教不改,不适合继续留在十四中就读……”

“好了,这位同学……路什么,路小柔是吧?李媛媛和张雅的这个事情呢……我们也是一直知道的。她们虽然经常闹事,但也没有造成过严重的事件,我们认为我们学校的每一位学生都有获得公平教育的权力,总不能因为你们几个学生说说,就把她们开除了吧?这样家长也不会同意啊。”

“是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校方是学生在管呢。”

“路小柔同学,你们也是高三的学生,现在学习任务这么重,还是尽量以学习为主,不要搞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就是啊。你们班几个老师都挺看好你的,不要因小失大,平时遇到这种麻烦人就多忍忍,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年级主任也在一旁搭腔,“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嘛。同学之间要以和为贵,同窗情是很值得珍惜的——”

以和为贵,我和你妈个鬼!

袁依冉差点就没把砖头拍在年级主任头上了,不过路小柔按住了她。

“那么,就请各位校领导在听听这段录音吧,这是李媛媛同学在寝室威胁我时说的话。”

路小柔拿出手机,找到后面处理的音频文件,点击播放,音频里立刻响起了李媛媛的声音。

“哼哼,委屈吗,路小柔?委屈的话,尽管告老师、告主任、告校长去啊!我实话告诉你,十四中的校长也不过是我爸养的一条狗而已,他能当上校长,靠的全是我爸托人找关系一手提拔,之所以没对你下狠手,也是看咱们校长的面子,你知不知道,嗯?”

音频里响起了啪、啪、啪的响声,听着像是李媛媛在拍路小柔的脸颊,听到这打脸的话语,校长顿时气得脸都绿了,“简直是一派胡言!这个李媛媛怎么能这么信口开河?路小柔,你快把这段音频删掉,我们校方保证会严肃处理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学生。”

因为是目中无人,惹恼了你们领导,所以才会严肃处理的吗?这些学生受过的委屈,跟小柔被啪啪打脸的委屈比起来,就那么无所谓吗?

虽然仍是有些愤愤不平,但如果校方能保证好好处理这两个人的话,倒也没什么关系……

路小柔也是当着其他校领导的面把录音给删了。

反正也给袁依冉和方糖发了备份,没啥意义。(www.biquts.com)

显然校长删完了还不放心,以禁止携带手机进学校这条很少人遵守的校规为由,硬是要班主任暂时代管了路小柔的手机。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四名女生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路小柔更是差点没直接瘫倒在方糖的肩膀上,大家也都很心疼小柔。

“要不你先回宿舍休息下?这几天你实在太辛苦了……”

袁依冉心疼地揉着路小柔的肩膀,“这个点那两个大魔王应该不在宿舍,学校开完会今天肯定会进行处分的……要不,我送你回宿舍休息?”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路小柔深吸了一口气,“(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这几天真是麻烦大家了。”

“不要这么说,小柔学姐。”林暮在一旁抹了抹眼泪,“明明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害您——”

“这个时候就不要煽情啦……还有,等事情最终尘埃落定,再一起庆祝感慨也不迟。”

路小柔谢绝了几个好友帮忙送到寝室的邀请,一个人浑浑噩噩地走到宿舍,在她上楼的时候,意识到两个打扮十分前卫的女生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现在是正常的上课时间,一般来说大家是不会没事回宿舍的;而且路小柔记人很熟练,从没见过这么面生的两个人——她们戴着耳钉和鼻环,一看就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

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路小柔在走到三楼时,忽然一个箭步加速,身后的女生大喊着让她站住,当然也被她无视掉了。

路小柔使出全身的力气卯足了劲奔跑,一直跑呀跑呀,跑到二楼走廊楼道的洗衣房。

洗衣房的洗衣机有三个带挡板的隔间,以前是用作公共洗手间的地方,现在已经被填平,作为弃置的杂物间。

路小柔平时洗衣服的时候就特别留意了这里,因为她知道,也许有一天,她就会用上这里。

就和……以前一样。

路小柔一直以来都对这样的封闭空间有着格外的依恋之情。

无论是被人催债的时候,还是爷爷接待熟人,躲起来的时候。

她会屏住呼吸,连心跳声都随之放缓,仿佛世界也为之静止一般。

只要这样……一直什么都不想,等待下去的话,那些来自外面的恐怖就无法伤害到她。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她拿脚抵住木门,整个人斜卡着坐在杂物上。

静静地等待着风暴逝去。

“那小贱人跑哪去了?你们怎么跟个人都能跟丢?也太废物了吧!”

门外传来了张雅那极易辨识的粗喉咙,李媛媛的声音这时也响了起来,“现在宿舍门都关着,楼下也有人在盯防。宿管不在,她没人帮忙,只能在厕所或者洗衣房躲着,好好找找,她跑不到哪里去的。”

啪!

啪!

粗暴的踹门声由远及近,蔓延的恐怖逐渐来袭。

已经……逃不掉了吧……

路小柔仍记得那些叔叔粗暴地砸开门,把她像是拎小鸡一样从衣柜里拎出来,大声喝问着她妈妈所在时的情景。

不过那个时候 大家都把她当作孩子,并不会对她拳脚相加……

但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啊……

啪!

路小柔挡住的木门被重重地踹了一下,紧接着,门外传出了张雅的怒吼声:

“你在里面对吧,路小柔?”

“你这个**生的贱人!敢背地里找老娘的麻烦!”

张雅一直踹着门,用极为粗俗下三滥的话语,对着路小柔破口大骂,路小柔不应声,只是屏住呼吸,不敢任何言语。

她不知道门被撞开以后自己会有什么下场,但依照张雅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一定会受到比自己的收集资料里所记载的所有受害者受到的B凌更为惨烈。

随着李媛媛和其它女生的的声音临近,路小柔的绝望也就变得更深一层。

路小柔咬着牙,拼命地抵住门,这时个子高的张雅直接翻过木门,伸手下来揪起路小柔的头发,吃痛的路小柔掰扯着狠狠咬住张雅的手掌,疼地张 雅也怒吼起来,另一只手更加用力地撕扯着路小柔的头发。

苏墨哥哥……

深处绝望的路小柔在即将失去抵抗意志的时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苏墨的面容。

说好了不能总是指望苏墨哥哥的……

所以这一次,就——

轰啪啪!

门外忽然传来了各种桶子噼里啪啦掉落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道冲锋般的怒吼声,这道声音听着极其清脆,却也迸发着极其强烈的怒意张雅直接被这一记冲撞给撞飞在地,门外的女生发出连连的惨叫。

就在路小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所阻隔的门板被人推开,出现在她面前女生的并不是凶神恶煞的张雅和李媛媛,而是她熟悉的江月绫和夏依梨。

江月绫现在还摁着不知从哪找来的木板,把三四个女生全都压在木板下面,而夏依梨则露着温和的笑容,向路小柔伸出了手。

“以及没事啦,小柔……”

“我们来救你了。”

江月绫和夏依梨在洗衣房和欺负路小柔的女生们大打了一架,虽然张雅身材高大,但因为被两人先手压制,在狭小的地形里又无法正常发挥,因此挨了不少记拳头,等到厮打的过程中好不容易有机会进行反击时,宿管和学校的一班子老师及时赶到,为所有人都解了围。

这批后援部队自然是不方便掺和女人打架的苏墨喊来的,看到自己的三个老婆全都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被领导们拎出来时,又是心疼,又觉得有些好笑。

而在看到蓦然出现的苏墨哥哥以后,路小柔从一开始的惊愕,也到了逐渐的释然。

是吗……原来苏墨哥哥一直都知道呀。

虽然路小柔其实隐隐有些察觉,但她也并不敢贸然确定。

但是,无论如何……

这场差不多半个月的抗争,终于也要落下帷幕了吧。

苏墨确实知道。

从一开始就知道。

从他和江月绫在学校调查了解、偶遇方糖和袁依冉之后,他就一直知晓着路小柔的行动。

自从小柔说了要自己去抗争以后,他就一直在背后观察着,并给予技术上的支持和帮助。

但是,当接到那些需要剪辑的录音时,听着小柔受到的欺凌,苏墨也一直抑制着想要出手终结这一切的冲动。

但如果他在那个时候就出手的话,小柔这段时间为此付出的牺牲,也就全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对于这一点,江月绫和夏依梨也非常明白。

她们也积攒了很久的怒火。

在洗衣房的那场厮斗,她们是拼了命去干架的。

并不单单只是为了给小柔出气。

而是为了抚慰自己那似乎存在于什么地方的伤痕。

“呜呜……阿墨你看我这里,全被抓破皮了,好疼呀……快,帮我吹吹。”

“现在还在处理纠纷呢,给我严肃点。还有,你那点破皮算什么,月绫眼睛都肿了。”

江月绫本来没有和苏墨撒娇的意思,但是她当时确实差点就被打哭了,这下听到苏墨为她出头,顿时情绪也上来了,“我、我没什么……就是你夏依梨打架太不讲武德了,把我当肉盾,害我替你挨了多少打,嗯?”

“本来就是我输出嘛,我也帮你打了很多拳还手不是吗?别哭呀你……小柔都没哭你哭什么。小柔你说是吧?”

“别瞎扯,我可没哭。小柔你看到我哭了吗?”

“啊,这个……”

李媛媛和张雅站在门边上,看着一副其乐融融样子的几人——她们虽然很快就要接受学校的严惩,但也并没有多害怕的意思,相反,李媛媛还对苏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就是路小柔那小贱人的哥哥吗?长得确实挺帅的……他是大学生吗?哪个学校的?”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钓凯子呢。”张雅倒是有些泄气,“你爸到底什么时候过来?这次搞不好真的会被开除。”

“哈哈,你怂什么……我爸马上就到,只要看到她们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不把路小柔那几个靠山一起开除掉的话,我爸肯定是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的。”

现在是打架斗殴的双方互叫家长的阶段,喊路小柔的家长时,苏墨夏依梨江月绫纷纷表示自己就是路小柔的亲属;而听说女儿在学校被人打了以后,李媛媛的父亲也在半小时内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学校。

一上来就气势汹汹的李爸爸,上来就质问起是哪几位打的她女儿,而后夏依梨就帮着江月绫举了手。

“这位,这位,是这位哦!”

江月绫紧皱着眉头,和李媛媛的父亲对视了一眼,李媛媛的父亲气势汹汹地抡 起袖子上前来,“就是你在学校欺负我女儿?看样子你不是学生吧?真不知道你爹妈是怎么教你的……”

李媛媛的爸爸一直气急败坏地对江月绫喃喃地骂着,骂地江月绫脸上愈发难堪,一旁的夏依梨则露出一副不解的神色:

“哎?月绫你骗我啊!你不是说你认识李媛媛爸爸的呀?”

“我是认识,不过因为之前和现在变化太大,所以他没认出来吧……”

“月绫……”

李媛媛的爸爸愣了下,再看向江月绫的时候,顿时变得面色铁青,也有些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你父亲……难道是姓江吗?”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