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的金丝雀 > 第115章 约会

第115章 约会

作品:顾先生的金丝雀 作者:李不言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134 更新时间:2020-11-21 10: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顾先生的金丝雀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徐放跟罗毕都不是情场高手,但也都能瞧的出来,这姜家慕晚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

可偏偏这么不省油的灯,自家先生跟魔杖了似的,瞧上了。

且瞧上了就罢,还费尽心思想将人弄回来。

这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吗?

这日晚间,应酬完的顾江年将到家,徐放与罗毕正站在院子里抽烟的功夫。

余瑟来了。

进客厅,将坐下,顾江年从二楼下来,指尖燃着香烟,见余瑟,伸手将(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烟就近丢进了垃圾桶。

“母亲怎么过来了?”

“过来瞧瞧你,这是刚回来?”余瑟视线扫了眼顾江年脸面,轻声询问。

“刚跟科研所的人应酬完,“顾江年边应允边坐下,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柯基似是听得懂人话似的,摇着屁股过来扒在他腿上。

“跟曲家姑娘如何了?”余瑟望着顾江年淡淡发问。

后者,摸着狗头的手一顿,而后抬眸, 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家母亲:“来看我是假,查岗怕是真。”

“看你是真,查岗也是真,我瞧那姑娘可行,艺术家,本本分分的、名声好,家世也干净。”

余瑟对那曲家姑娘甚是满意,不然也不至于夜晚亲自跑一趟梦溪园。

“艺术家,也很繁忙,您给我找这般姑娘,我俩估计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了。”顾江年这话,轻飘飘的,就此望去,稍有些漫不经心。

可就这轻飘飘的一句话,飘进了余瑟心里。

她默了数秒,依旧不死心问道:“若人家姑娘愿意婚后回归家庭呢?”

顾江年闻言,叹息了声,端着一脸罪过的神情望着自家母亲:“那我可真是罪过,白白毁了人家的梦想。”

这话,若是让徐放等人听见了,只怕给惊掉下巴了。

对于姜慕晚,自家先生费尽心思想折了人家的翅膀。

对于曲家姑娘,毁了梦想都是罪过。

说句双标不为过。

这夜,母子二人关于曲家姑娘的洽淡就此略过,余瑟虽不想顾江年跟姜慕晚搞到一起,但也不会在婚姻大事上太过草率。

十月底的天,已经渐亮,屋外,夜风吹(www.biquts.com) 过,带动了屋子里的纱帘,原本是在蹲在屋外的黑猫跳着追起了飘荡的纱帘。

“姜老跟季老有意撮合姜慕晚跟季言庭,你可知晓此事?”

余瑟端着玻璃杯,靠在沙发上,道这话时,精明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顾江年身上,欲要从他脸面上窥探出什么不一样的情绪。

可到了,什么都没窥探出来。

顾江年靠在沙发上,正在剥橘子给柯基吃,抬眸睨了眼她,话语漫不经心:“晚间应酬碰到了。”

“碰到了?”余瑟似是不相信,盯着他的目光又紧了一分。

“恩、碰到了,”顾江年在道。

“母亲同你说清楚,任何人都行--------。”

“姜家慕晚不可行,我知晓,您安心,”余瑟话语未说完,顾江年将后面半句道了出来。

他如此姿态,好似已经将余瑟的叮嘱熟记于心,如何都不会明知故犯。

如此、余瑟还能如何言语?

在说下去,便是管太宽了。

次日,姜慕晚去公司,等电梯间隙碰到姜临,父女二人比肩而立,她客客气气的喊了人。

姜临问道:“觉得季家言庭如何?”

这声简单的询问,好似女儿相亲过后一声在平常不过的询 问。

“一表人才,可行,”她答的中规中矩,算是所有相亲人士的标准答案。

姜临闻言,点了点头,恩了声:“既然觉得可行,可以相处试试。”

“听父亲的,”她开口,话语间端的是乖巧。

出电梯,姜慕晚脸面上挂着的乖巧浅笑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冷厉的狠辣。

这日下午,临近下班时分,付婧推门进姜慕晚办公室,见其在对镜补妆,此举、甚少见。

于是,只听她好奇开口:“晚间有事?”

“约了季言庭,”她开口,没有丝毫掩瞒之意。

“你当真?”付婧话语欲言又止。

姜慕晚闻言,伸手将合上口红盖子,望着付婧,浅浅道:“我想试试,老爷子是何意思。”

“如果试到最后是以你跟季言庭结婚为代价呢?”

豪门之中有几个是省油的灯,难保老爷子不会为了达成目的而做出什么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来。

“那就结,”她答,言语干脆利落。

“如果把感情和婚姻当成武器就能赢了这场斗争,”说到此,她抬眸望向付婧,满面认真,,没有丝毫玩笑之意,顷刻,付婧只听她道:“我愿意。”

付婧认识的宋蛮蛮跟姜慕晚是不同的。

这二者之间相差太多, 以至于,她快要分不清楚,

眼前的姜慕晚到底还有几分宋蛮蛮的影子。

姜慕晚,一心求胜。

“胜负就这般重要?”付婧见她起身,目光追随着她,问了这么一句。

后者前行步伐一顿,侧眸回望她,及其认真道:“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证明,她们当初的做法是错的。”

那些年少时被灌输进脑子里的残破思想至今还记忆犹新。

那是一种被强行塞进脑子里的思想。

她不想承认,可又没办法去与之斗争。

姜慕晚抬手,拍了拍付婧的肩膀,而后、离开办公室。

这日晚间,季言庭与姜慕晚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家日式料理馆。

包厢内,季言庭推门而进,姜慕晚刚脱下身上外套挂在包厢衣架上,听闻响动声,回眸望去,见季言庭站在门口,微微颔首看了眼手腕间的表:“季先生很守时。”

“不求早到,只求不迟到,”季言庭笑言, 跨步进屋。

“原以为那日让姜小姐受了冻,姜小姐不会应约,”季言庭绕至姜慕晚这侧,及其绅士的伸手拉开椅子,姜慕晚见此,抚着裙摆坐下去。

浅笑道:“我以为,季先生见了我那般泼辣的一面,也不会约我了。”

“泼辣谈不上,相比较于c市豪门世家那些惺惺作态的小姐们,我更欣赏姜小姐这种真性情。”

季言庭顺着姜慕晚的动作将椅子推进去,绕至对面,弯身坐下。

这方,姜慕晚与季言庭前后脚进了包厢。

顾江年后脚便得知了消息。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