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探险 > 快穿之妈妈救救我 > 第497章 修真界的神级败家女(20)

第497章 修真界的神级败家女(20)

作品:快穿之妈妈救救我 作者:寒无衣 分类:科幻探险 字数:4403 更新时间:2020-10-31 05:0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快穿之妈妈救救我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血液没入红底黑纹虫 的背部,那虫子便激动起来,振奋不已,翅膀似乎更加有力了。

它震动着翅膀,红色的光尘随着它翅膀的挥动而落下。

可是,过了半晌,也不见出现任何异常的反应。

洛明心早就睁开了双眼,疑惑地盯着眼前努力挥动着翅膀的小虫子,忍不住心生怀疑。

这些人该不会是娘特地找来吓我的吧?

怎么感觉都傻乎乎的?

看到洛明心没有任何反应,药师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我纵横十余年,小花的迷醉光尘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憨子坚持不住,手里的符纸发出蓝色的光芒,然后迅速地灭了下去。

他顿时化身暴躁男孩,怒瞪着药师,“你做什么呢?我这符纸又浪费了!”

“你且等着!”药师不相信自己的小花竟然无法迷晕洛明心。

可是就算他努力了再久,不断的加血,也没有任何用处。

他脸色苍白,就像是被人蹂躏了一番,看起来实在是可怜。

偏偏幻灵还在一边冷嘲热讽,“药师,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妞了吧?虽然她长得还可以,但是她都可以做你孙女了。”

药师双颊苍白,脸色愈发难看。

他死死地盯着洛明心的防护罩,脑子中闪过许多想法,可是都没有一个符合现在的场景。

他们的老大也在催促他快一些。

“你们还在磨蹭些什么?待会儿洛明心的保护者赶过来,我们可都别想走了!”

“可不是我在磨蹭!是药师,他在那儿弄了半天,也没见洛明心晕过去!”憨子果断甩锅。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可不能让老大觉得是我的错!不然我不就遭殃了?

药师听了他的话,差点呕血而死。

亏得我刚刚还好心提醒他,现在他竟然落井下石!呵!

“老大,洛明心身上这防护罩有些怪异,我怀疑这防护罩可能有屏蔽外界气息的作用,把小花的光尘直接屏蔽在外了。”药师右手捂着胸口,眯着眼,咳了咳轻轻地说道。

“不会吧,我们不是检测过吗?她身上没有什么高级的防御灵器啊。”幻灵不相信,皱眉紧紧盯着洛明心。

药师镇定地回答道:“小花的迷醉光尘和憨子的打包符都被阻挡在外。除了是这防护罩的原因,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药童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那现在怎么办?”

洛明心听见他们的声音,但是有些得意了。

“哈哈!你们抓不着我吧?我身上这个可是伪神器太升甲!她的自主防御能力就足够你们打到天荒地老了!”

一听到她这话,在场几人顿时瞪大了双眼,双眸之中满是贪婪之色。

“伪神器?!”

尤其是他们的老大药童,双眸紧盯着洛明心的衣服,几乎要瞪穿一个洞来。

果然不愧是苍梧宗最有钱的人,身上普普通通的一件内甲竟然都是伪神器。

那要是能得了她的储物戒指,我们可就发大财了!

【他身上的内甲竟然是伪神器!】姜如也有些不敢置信。

【宿主,这个世界的伪神器可不多,带防御性质的内甲的就更少。根据记载,在这个世界,除非是散仙的修为,不然根本不可能打破伪神器的防御。】十一也是万分惊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伪神器的自主防御,只有认主以后才能使用。】

【是的,宿主。】

【所以她是怎么被杀死的?】姜如眯了眯眼。

就算是杀妻证道,那人最多也就是渡劫期的修为。

如果已经成为散仙,就不存在着证道之说。

而渡劫期的修为,再怎样也无法完全杀死洛明心。

只要无法直接杀死洛明心,洛明心就不可能死去。

她身上还有原主留下的一些救命的手段。

除了原主,原主的亲爹洛天河还有大师兄闻道都在洛明心身上留了保命的手段。

这种情况下,想要杀死洛明心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会不会是任务目标主动寻死?】

【有这个可能。】姜如蹙眉道。

如果是被人杀,她还有办法阻止,可是如果是洛明心自己自杀的,那就麻烦了。

而且按照天道的尿性,千方百计也要让洛明心和这个小寒相遇,不知道究竟是在卖什么关子。

洛明心看到药师对她无从下手,她顿时就变得得瑟起来。

只见她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望着外面。

“你们快点!不要磨磨唧唧,慢慢吞吞的!我在里面等着都等得不耐烦了!”

在场的几人顿时脸色难看。

几人对视一眼,幻灵问道:“老大,现在怎么办?”

药童蹙眉,“药师和憨子,你们两人再试一试,实在不行,就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

“好的,老大。”尽管失血过多,药师却不敢反驳,再次挤出两滴精血,飞向红底黑纹虫。

憨子也只好拿出一枚黄色符咒,继续施法。

毫无意外,他们再次失败了。

洛明心坐在防护罩之中,对着她们大加嘲讽。

“你们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呀!我等的肚子都饿了。

你们也太没用了吧?竟然连防护罩都打不开。

刚刚不是还说要把我装起来吗?怎么不动呢?

再不来,我娘可就要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药师吐出一口赤红的鲜血,“老大,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了。”

那老大点了点头,“药师,你去准备车马,就用最原始的办法。”

“好的,老大。”药师擦掉嘴角的血,将小花收进瓶子里。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掏出一个瓷瓶子,从里面倒出一枚红色的丹药。

丹药吞服下去,他的脸上顿时浮现红晕,脸色变得好了许多。

憨子疑惑,“最原始的办法是什么办法?我怎么不知道?”

洛明心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安。

不会吧,他们真的有办法?

我身上这个可是伪神器啊!

只见那药童,也就是那个身材矮小的老大一挥手,屋里边出现一个巨大的木箱子。

“原本还想让你舒舒服服的,既然你不配合,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着,老大用劲拍了拍木箱子。

木箱子顿时飞了起来,在他的控制之下,盖住了洛明心的身周。

洛明心大惊失色,连忙大叫:“你们想要做什么?”

“哈哈!自然是抓你回去!”憨子见她终于慌了,顿时开怀大笑。

血液没入红底黑纹虫的背 部,那虫子便激动起来,振奋不已,翅膀似乎更加有力了。

它震动着翅膀,红色的光尘随着它翅膀的挥动而落下。

可是,过了半晌,也不见出现任何异常的反应。

洛明心早就睁开了双眼,疑惑地盯着眼前努力挥动着翅膀的小虫子,忍不住心生怀疑。

这些人该不会是娘特地找来吓我的吧?

怎么感觉都傻乎乎的?

看到洛明心没有任何反应,药师满脸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我纵横十余年,小花的迷醉光尘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憨子坚持不住,手里的符纸发出蓝色的光芒,然后迅速地灭了下去。

他顿时化身暴躁男孩,怒瞪着药师,“你做什么呢?我这符纸又浪费了!”

“你且等着!”药师不相信自己的小花竟然无法迷晕洛明心。

可是就算他努力了再久,不断的加血,也没有任何用处。

他脸色苍白,就像是被人蹂躏了一番,看起来实在是可怜。

偏偏幻灵还在一边冷嘲热讽,“药师,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妞了吧?虽然她长得还可以,但是她都可以做你孙女了。”

药师双颊苍白,脸色愈发难看。

他死死地盯着洛明心的防护罩,脑子中闪过许多想法,可是都没有一个符合现在的场景。

他们的老大也在催促他快一些。

“你们还在磨蹭些什么?待会儿洛明心的保护者赶过来,我们可都别想走了!”

“可不是我在磨蹭!是药师,他在那儿弄了半天,也没见洛明心晕过去!”憨子果断甩锅。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可不能(www.biquts.com) 让老大觉得是我的错!不然我不就遭殃了?

药师听了他的话,差点呕血而死。

亏得我刚刚还好心提醒他,现在他竟然落井(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下石!呵!

“老大,洛明心身上这防护罩有些怪异,我怀疑这防护罩可能有屏蔽外界气息的作用,把小花的光尘直接屏蔽在外了。”药师右手捂着胸口,眯着眼,咳了咳轻轻地说道。

“不会吧,我们不是检测过吗?她身上没有什么高级的防御灵器啊。”幻灵不相信,皱眉紧紧盯着洛明心。

药师镇定地回答道:“小花的迷醉光尘和憨子的打包符都被阻挡在外。除了是这防护罩的原因,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药童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那现在怎么办?”

洛明心听见他们的声音,但是有些得意了。

“哈哈!你们抓不着我吧?我身上这个可是伪神器太升甲!她的自主防御能力就足够你们打到天荒地老了!”

一听到她这话,在场几人顿时瞪大了双眼,双眸之中满是贪婪之色。

“伪神器?!”

尤其是他们的老大药童,双眸紧盯着洛明心的衣服,几乎要瞪穿一个洞来。

果然不愧是苍梧宗最有钱的人,身上普普通通的一件内甲竟然都是伪神器。

那要是能得了她的储物戒指,我们可就发大财了!

【他身上的内甲竟然是伪神器!】姜如也有些不敢置信。

【宿主,这个世界的伪神器可不多,带防御性质的内甲的就更少。根据记载,在这个世界,除非是散仙的修为,不然根本不可能打破伪神器的防御。】十一也是万分惊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伪神器的自主防御,只有认主以后才能使用。】

【是的,宿主。】

【所以她是怎么被杀死的?】姜如眯了眯眼。

就算是杀妻证道,那人最多也就是渡劫期的修为。

如果已经成为散仙,就不存在着证道之说。

而渡劫期的修为,再怎样也无法完全杀死洛明心。

只要无法直接杀死洛明心,洛明心就不可能死去。

她身上还有原主留下的一些救命的手段。

除了原主,原主的亲爹洛天河还有大师兄闻道都在洛明心身上留了保命的手段。

这种情况下,想要杀死洛明心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会不会是任务目标主动寻死 ?】

【有这个可能。】姜如蹙眉道。

如果是被人杀,她还有办法阻止,可是如果是洛明心自己自杀的,那就麻烦了。

而且按照天道的尿性,千方百计也要让洛明心和这个小寒相遇,不知道究竟是在卖什么关子。

洛明心看到药师对她无从下手,她顿时就变得得瑟起来。

只见她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望着外面。

“你们快点!不要磨磨唧唧,慢慢吞吞的!我在里面等着都等得不耐烦了!”

在场的几人顿时脸色难看。

几人对视一眼,幻灵问道:“老大,现在怎么办?”

药童蹙眉,“药师和憨子,你们两人再试一试,实在不行,就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

“好的,老大。”尽管失血过多,药师却不敢反驳,再次挤出两滴精血,飞向红底黑纹虫。

憨子也只好拿出一枚黄色符咒,继续施法。

毫无意外,他们再次失败了。

洛明心坐在防护罩之中,对着她们大加嘲讽。

“你们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呀!我等的肚子都饿了。

你们也太没用了吧?竟然连防护罩都打不开。

刚刚不是还说要把我装起来吗?怎么不动呢?

再不来,我娘可就要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药师吐出一口赤红的鲜血,“老大,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了。”

那老大点了点头,“药师,你去准备车马,就用最原始的办法。”

“好的,老大。”药师擦掉嘴角的血,将小花收进瓶子里。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掏出一个瓷瓶子,从里面倒出 一枚红色的丹药。

丹药吞服下去,他的脸上顿时浮现红晕,脸色变得好了许多。

憨子疑惑,“最原始的办法是什么办法?我怎么不知道?”

洛明心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安。

不会吧,他们真的有办法?

我身上这个可是伪神器啊!

只见那药童,也就是那个身材矮小的老大一挥手,屋里边出现一个巨大的木箱子。

“原本还想让你舒舒服服的,既然你不配合,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着,老大用劲拍了拍木箱子。

木箱子顿时飞了起来,在他的控制之下,盖住了洛明心的身周。

洛明心大惊失色,连忙大叫:“你们想要做什么?”

“哈哈!自然是抓你回去!”憨子见她终于慌了,顿时开怀大笑。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