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武侠 > 沧神诀 > 第282章 一波三折

第282章 一波三折

作品:沧神诀 作者:萧梨花 分类:仙侠武侠 字数:4198 更新时间:2020-10-22 21:2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沧神诀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呲呲呲呲——”霎时间,如同电光火石交错其中,杨安的寒刀呲杀利响,带着傲灭一切的威慑,径直斩刀正压对手二人之上。

弟子二人倒是有点喘不过气来,他们不会想到,自己合力剑法的夹击,竟会被对手以刀芒强攻正面硬冲,反倒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犹豫的一瞬,正是破绽暴露的时机——杨安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飞起一脚,正朝二人腹下踢去。

“额——”“啊……”二人顿时一阵腹痛,惨叫一声,被杨安一脚踢飞,沿着山坡滚落下去……

“切,没用的东西……”领头弟子见着自己的师弟如此无能,低声忿忿一句,随后持剑惊悚 道,“臭小子有点能耐哈,让我亲自来收拾你——”

说完,领头弟子剑光夺命而去,一发神束寒芒如空啸惊魂,正朝杨安袭来。

杨安没有害怕,所见“折光”飞杀而至,举刀凌袭而出——

“影灵刀法”之“凌灭之刃”,赤焰绝红的刀芒,划破阴云尘雾,集散天火杀至。神芒幻化的“虹光”由散凝聚,正突对手剑锋一式,交错惊响间骤烈神发,并冲集袭而来。

山坡断崖下,寒空凌光交错,四慑惊魂突落间,冥雪飞舞烟尘。二人彼此聚招相杀,但杨安的刀法似乎更胜一筹,领头弟子确实小看了杨安的实力,不想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竟有如此惊威的刀法,其术简直能与易天寒轩辕凌风之辈相提并论……

领头弟子愈加抗耐不住,他很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对招下,始终占据下风。然而迫于面子上过不去,刚才口出狂言要亲手杀了对方,如果这个时候败退认输,岂不是颜面全无?一想到这里,领头弟子就是硬着头皮也要强顶而上。

杨安当然来者不拒,在自己看来,似乎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之前的挑衅完全不过是对方口出狂言,真要露出真本事,对方根本完全不够看。

不过杨安也不想跟对方继续耗下去,极度愤怒之下,自己惊刀挥斩强绝一式,“凌灭之刃”更添几分威慑,仿佛烈焰幻化的“神魔”,吞噬对手剑锋而去。

领头弟子感觉到窒息的压力越来越强,如果这个时候再不避退,甚至有可能被对手的刀芒侵吞,面临生命危险。踌躇间,领头弟子竟会犹豫要不要收手,眼前的“杀刀”锋芒即至,自己即将命悬一念……

然而,矛盾迟疑的一刻,一道冷芒寒束直刺弟子心口而来。

“啊!——”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领头弟子被莫名一道冰冷的寒芒袭中,心口被径直穿膛,瞬间毙命而亡……

杨安都不禁吓了一跳,自己虽然断使绝力,但还没有杀人的念头,刀法的力道控制集中,最多不过致其重伤,也不会夺其性命。

望着眼前突如其来的一幕,杨安顿时收手,想瞧见到底怎么回事。这时慕秋雪在一旁拍住了自己,冷定说道:“弟弟,看他们后面——”

“嗯?”杨安随即瞟去,眼前的一幕却让自己略吃一惊……

“师兄——”“师兄……”见自己的师兄突然毙命,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众人纷纷上前观察情况。然而还不等上前临近,背后突然几阵芒刺袭来,仿佛夺命锁魂的“魔链”一般,几乎瞬间穿心而过。

“啊——”“啊……”紧接着便是几声窒息的惨叫,这些弟子门生也全部惨死在他人手中——原来,是有其他‘到访者’爬到了山(www.biquts.com) 顶,听到这里有非常激烈的声响,其他武林弟子也察觉到宝藏多半藏在这里,索性上来一看,趁着“鹬蚌相争”之际,从后暗中偷袭,甚至不惜杀死对方……

“哼,原来都跑这里来了,真是白费我们一番功夫……”迎面走上来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望着地上众人的尸体,不禁冷笑道。

杨安正觉得声音很耳熟,径直向前望去,来者竟是“神影教”的弟子白牧郑青他们……

“你们是……神影教的弟子?”杨安凝神说道。

“哟,我记得你,当初在‘落子口’,和我们交手的那个臭小子……”白牧望见杨安,也立刻回想起来了,冷笑着说道,“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碰面,还真是有缘啊……”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杨安看着对方为了夺宝竟滥杀无辜,不禁振声问道。

“哼,现在赶到‘鬼门崖’这里的武林 门生,全部都是为了陆前辈的宝藏而来,这里就如同一个地狱修罗场一般,一旦踏足此处,就得时刻提防觊觎宝藏的‘同行’……”白牧不屑说道,“你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可是武林中的‘铁则’——”

“你自己不也是一样?为了贪欲不惜害人——”杨安继续忿忿 道,“当初在‘落子口’的时候,尔等觊觎宝藏,不惜绑架崆峒派的弟子,如今更是肆无忌惮,竟然出手夺人性命……”

“你没有资格说教我们,今日出现在这里的武林子弟,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夺宝——”白牧望着杨安,狰狞冷笑道,“包括你也是一样,不要以为知道了宝藏所在,就能居高临下藐视所有人……”

“我跟你们不一样!——”杨安直言忿声道。

“人本来就是很双标的动物,你会这么说,我一点都不意外……”白牧笑了笑,亮出手中的寒刀,正式杨安道,“老规矩,快告诉我宝藏藏在哪里,否则我和我的师弟,可不会放过你——”

说完,白牧身后,郑青等一干“神影教”弟子,皆冲杨安露出寒芒。

“又想找我打,上次在‘落子口’,没有把你打服是吧……”杨安知道,不管自己再怎么费口舌,这些家伙也不会收手,索性做好鏖战的准备,居高临下振振言辞道。

“哼,上次是因为有易天寒那小子,我们大意不敌……”白牧倒一点也看不起杨安,觉得上次自己会输,全在易天寒的能耐,不由轻笑道,“这次那个小白脸不在,我看你怎么应手?”

杨安听完,心里很是气愤,每每听到对方拿自己和易天寒比较,直言自己不如易天寒时,心里就会异常的不爽。而今又是在宝藏藏匿之处,对方于己杀心正重,不甘之余杨 安更是集怒,恨不得亲手斩了对方,以泄心头之恨……

“以多打少算什么本事?……”慕秋雪这次不会再坐视不管,“雪花刀”据手在前,与杨安肩并肩站定说道,“弟弟,这次换我助你一臂之力——有我在,他们别想动你一根汗毛!”

杨安并没有多少反应,好像不管慕秋雪帮不帮自己,一点都不在乎,两眼只顾紧盯着对手,怕是这些不善之徒会有什么阴谋。

“动手!——”白牧寒刀一指,振声喝喊道。

弟子众人纷纷举刀上前,欲图以全面包夹之势,直取杨安性命。杨安寒芒在手凝神以待,“影灵刀法”随时就位,根本无惧任何来者……

“唰唰唰——”几声寒芒骤响,刀光利刃惊斩而下,直扫裂土遍地扬尘,掀起数丈鸣风……

“啊——啊——啊……”紧接着几声惨叫即至,“神影教”弟子纷纷倒落,但并不是杨安和慕秋雪动的手……

杨安也正觉得奇怪,自己还没出招,众敌便已伏倒,待到自己抬头望去,却见对手竟是遭到“外人”偷袭。

“什么人?!——”白牧与郑青所见异状,回首惊问道。

只见几个青衣武林教徒,突然飞身而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刚才被偷袭的“神影教”弟子,就是他们动的手,和之前为寻宝藏前来的武林教派一样,不惜坐看鹬蚌相争,然后抓住时机从背后偷袭。

这些人是“寒燕门”的弟子,听到“绝命坡”崖顶有十分大的动静,和其他门派一样,猜疑宝藏多半藏在此处。赶到这里时趁着眼前这帮人正在火拼,自己则从背后偷袭,欲图将宝物占为己有……

“可恶,竟敢偷袭我们!——”白牧眼见自家门生遭遇刺袭的第一反应不是关心同门安危,反倒是斥责寒燕门的人手段卑鄙,甚至心里一直惦记着陆清风的宝藏,和其在开封城顾识大局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陆前辈的宝藏先到先得,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寒燕门这里,头号弟子张默云冷笑着说道,“不过手段是黑是白就没人理会了,毕竟只要最后能成功,不会有人在意手段的黑暗……”

“哼,所以你们才在一旁故意看戏?”白牧继续道。

“对,就等你们先现身,我们才好再下手……”张默云继续冷笑道,“现在尔等已成瓮中之犬,这陆前辈的宝藏,可就是我们的了……”

“那可不一定——”然而,还没等张默云说完,燕花门背后,又有三三两两的武林弟子逡巡赶到——一时间满目望去,山坡下聚集越来越多的武林弟子,看来不只是“神影教”和“寒燕门”,一同赶到这里来的武林门派,听到了这里的动静,皆朝这个地方聚集,就在众人都以为的宝藏藏匿之处,火药味顿时浓烈……

“切,所有人都来了是吗……”白牧望着眼前的场景,不屑一声道。

“可恶,这帮家伙也和我们一样……”张默云的心态也不妨多让,本以为自己会是得利的渔翁,却不想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送死的“先队”。

人一多,杨安和慕秋雪反而更安全了,因为不同的武林教派在场,各自为了宝藏互相敌视,谁都不敢先轻易动手,场面一时很容易僵住;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杨安本来已经想好了,宝藏可能藏匿的位置,自己想要独身前往一探究竟,可所有武林门派在此,在众人眼皮底下行事显然不太现实……

“弟弟,该怎么办?”慕秋雪有些拿不定主意,凑到杨安身边问道。

“不急,先走一步看一步……”杨安口中这么说,自己的步伐却是一步步往后退——但是后面却是悬崖的方向,如果稍不注意,甚至有可能失足跌落下去……

“哼,平日里都是些衣冠堂堂的武林门生,一涉及宝藏之事,本性全部暴露出来了……”“你们还不是一样?想要眼睁睁看着我等自相残杀,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小人之心,自己没有点数吗……”“是汉子的话,有本事光明正大地较量一番,谁赢了,宝藏就是谁的——”“光明正大?说得好听,刚才怎么不见你们主动站出来啊……”

人一多,场面顿时吵吵起来,甚至有要动手的迹象——如果说在开封陆府的时候不便行事,那来到城外“鬼门崖”这里,没有官府管制,这些江湖门徒杀人见血都是家常便饭,很有可能遭遇“万首伏尸”的场面……

“不行啊,如果他们在这里打起来,我们也会被牵连进去……”慕秋雪凑到杨安耳边,悄声说道,“本来我们就无意与他们动手,可这些武林弟子,非得主动找我们麻烦……”(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我已经知道宝藏藏在哪儿了——”然而,杨安像是知道了一些真相似的,悄声镇定道。

“你说什么?”慕秋雪听到眼前一亮,不禁追问道。

“我说我知道宝藏藏匿的位置……”杨安在慕秋雪耳边轻声说道,“刚才那两座墓碑上面,其实有暗示宝藏位置的所在……”

“你是说,赵将军和他妻子的坟墓?”慕秋雪续问道。

“苏佳前辈是陆前辈的徒弟,如果陆前辈想要将宝藏告知爱徒,自然会以暗号述之……”杨安耐心说道,“赵将军的坟冢在这里,那么身为战友的苏阿姨她们自然每年都会来祭拜,想要告知暗号信息,必须要将暗号提示在她们来这儿一定会看得见的地方——”

“你是指……墓碑上面?”慕秋雪仿佛明白了什么,继续问道。

“没错——”杨安点头肯定道,“我刚才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在墓碑上找寻线索……终于让我看到了,那个墓碑上,有和顾大哥给我的宝藏地图类似的暗号标记——”

“暗号……标记?”慕秋雪不由神情一愣……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