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花都特种狂龙 > 第888章 新的开始

正文 第888章 新的开始

作品:花都特种狂龙 作者:路盐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298 更新时间:2020-01-14 22:46

半个月以后,华国首都的异能者组织地下基地。

组织负责人龙傲天神色恭敬的站在一旁,手里端着一杯香茶,不住解释着什么。坐在椅子上气哼哼的一个老人家却始终不肯接过龙傲天手中的茶杯,拍着桌子吼道:“龙傲天你个王霸蛋,我把孙子借给你们去执行任务,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说是出过这趟任务以后,便让我孙子进入司法系统做一名普通的户籍民警,从此再不用问异能江湖上的事情。现在怎么样?我孙子呢?”

气咻咻的老者正是凌阳的爷爷凌顶天。

凌顶天听闻孙子在寻找黄金卡车的任务途中人间蒸发,迫不及待的从南方山区赶到首都,劈头盖脸便将龙傲天一通痛骂。

龙傲天面对凌顶天这等国内硕果仅存的老牌异能者,虽然被骂得狗血淋头,却不得不一个劲儿的赔不是:“晚辈已经尽起手下异能者,在南朝境地内全力搜索凌阳的下落。老爷子您不用担心,估计这几天也该有消息传回来了。”

“简直是放屁!”凌顶天一掌拍碎了桌子:“异能组织自从百年前成立存在,每一代领袖都是惊采绝艳的英雄豪杰,传到你手里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还不是分成四方诸侯,各自为战?这次要不是你手下的那个佟豪从中作梗,我孙子能出事吗?你个老不死的用人用出了差错,我不找你找谁?”

龙傲天也知道佟豪在暗地里耍的那些小手段,不过佟豪只是为了争功,龙傲天乐得手下人保持锐意进取,对于手下三个得力干将之间的争风吃醋,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佟豪这次做得过了火,不小心将凌阳至于险地。

佟豪虽然为人心机阴沉,毕竟是龙傲天手下头一号得用的人,龙傲天见凌顶天动了真怒,唯恐凌顶天找佟豪撒气,只好把罪过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凌顶天却始终不为所动:“秦璐差点做了我的孙媳妇,自然百般维护我的孙子。许坤虽然也有插手这件事,毕竟念在他女儿曾经同我孙子有过一段姻缘,及时收手,也算是为时不晚。只是那个佟豪,哼哼。老龙,我看你还是另外培养一个手下接替他的位置吧。”

龙傲天闻言大惊:“您对佟豪下手了?”

凌顶天长身而起,拂袖而去,冰冷的声音传进龙傲天耳中:“那样一条小杂鱼也值得我老人家亲自动手?杀了他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而已,我再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如果还是找不到我孙子的下落,我便会聚拢我曾经的一干老兄弟,血洗你们整个异能组织,除了许坤和秦丫头以外,全都下去给我孙子陪葬!”

龙傲天眼睁睁看着暴怒的凌顶天离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哆哆嗦嗦摸出手机给佟豪打电话,电话却始终传来一阵盲音。

十分钟以前,佟豪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悠闲的品味一杯雾顶红茶,一面翻看着今日的内参要闻,浏览国内外最新的新闻消息。一阵强悍的异能波动出现在佟豪身后,佟豪骇然回头,看见楚婉仪正冷冷盯着自己,不由得惊叫道:“你怎么进来的?”

楚婉仪也不说话,只是端起桌上的一个茶杯,捏起一点茶叶放进杯子里,用滚水冲开,浅浅啜了一口:“茶不错,你可以去死了。”

佟豪还没有反应过来,背心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甜宝用一柄匕首刺进了佟豪的背心,指尖离开颤动不休的刀柄,朝佟豪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冲进楚婉仪怀里:“老妈,下一个杀谁?”

楚婉仪抱起甜宝,柔声道:“我们先回去安顿小东,然后去荆阳市干掉恒远集团的所有人。”

楚婉仪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大哥那边应该也已经得手了,咱们走吧。”

与此同时,汤圆县城已经乱做了一团,靳凯带领数百名江湖豪汉,趁夜冲进了浦东公司的大本营,将浦东公司的幕后黑手杀戮殆尽。不离、圆通和达莎等人仗着身手负隅顽抗,终究抵不住李红袖手下异能者的围攻,留下一地的尸体落荒而逃。

待得李红袖和靳凯等人撤退后,秦璐从浦东公司对面的街道暗影中走出来,脸上满是泪痕:“凌阳,我为你报了仇了。”

秦璐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泪流满面。身后的影子柔声劝慰道:“组长,我们对佟豪的人下此辣手,万一被龙老爷子知道的话……”

秦璐嘶声道:“凌阳每一次遇险,都会在事发地留下隐隐的异能波动,毕竟有迹可循。不过这次却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十有八九已经……我不管,无论是谁,只要曾经伤害过凌阳,我便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月朗星稀,远在千里之外的南朝,罗图和老炮兄弟带领鳄鱼手下的雇佣兵血洗了柳京李家,罗图手中提着李家家主的头颅,遥遥对月一叹,虎目含泪:“凌队,你到底在哪儿?”

仿佛感应到伙伴们的召唤,凌阳微微张开眼睛,只觉得浑身骨痛欲裂。首先映入凌阳眼帘的,是一名身着明光铠甲的将军,一手扶在腰间剑鞘上,怒瞪着凌阳道:“你便是西凉胡人派来的探子?”

凌阳百般挣扎,身体却已经被牛筋捆得死死的,不能有丝毫动弹,只好四下里望了望,勉强笑道:“别开这种玩笑,哎我说你们是不是拍电视剧呢?这里是哪儿?是不是横店影视城啊?”

那名将军闻言诧异道:“此子说话晦涩难懂,而且身上衣物不似我大唐之人,铁定是西凉军的暗探无疑。来呀,给我大刑伺候!”

“别别别!”凌阳感受到将军身上散发出的杀意,行动间一股铁血之气,根本不像是演员的演技所能达到的,忙不迭告饶道:“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份对于倾诉聆听的耐心,一个拥抱虽然简单,却可以成为最温暖的依靠,理解是心的认同,感知是心的沟通,我特么就想问一句,我现在到底是在哪儿?”

那名将军见凌阳满嘴胡话,大怒之下命亲兵将凌阳提上了城墙,想要将凌阳推下去摔死。凌阳见城墙下血流成河,无数尸体被马匹践踏成肉泥,剩下的胡服士兵却依旧不断冒死冲击城墙,不由得崩溃道:“马勒戈壁的,真不是拍电影啊。你刚才说这里是大唐边境,老子这不是活活穿越了吗?”

城墙下攻受双方激战正酣,猛然被一声凄厉的惨嚎震慑得齐齐哆嗦了一下:“老子不要留在唐朝,老子要回家!”

容转码用时:0.0334秒,程序执行:0.0752秒,全部用时:0.1086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