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绝情帝少的头号新宠 > 番外

正文 番外

作品:绝情帝少的头号新宠 作者:陌汐漓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3351 更新时间:2020-01-14 21:19

朦胧稀薄的阳光由窗纱中隐射而入,柔和的微风撩起窗帘的一角。四周静谧,嘟嘟慵懒的窝在自己专属的位置上,懒洋洋的眯着眼睛打瞌睡。

大床上,两个身影紧密相贴。

宋轻暖嘤咛了一声,慢悠悠的睁开双眸。还未从睡梦中完全清醒过来,她微眯着眼睛,脸蛋微皱,有种说不出的孩子气。

过了许久,她才完全清醒过来。环视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侧眸看了身边俊美的容颜,长长的睫毛,在他的俊脸上投下阴影。

嗯,这是她的男人。

睡梦中的江墨琛,总是比醒着的时候少了几分的严厉和冷峻。不知道昨晚梦到了什么,嘴角微微翘起,为那张原本就迷倒众生的俊脸增添了几分柔和。

唔……宋轻暖看着这张熟悉又帅气的脸,脑海中不自觉又回想起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所发生的那些儿童不宜的画面。

这个男人……对于某些方面,似乎永远都这么的精神抖擞。明明长着一张禁欲的脸,可行为却完全颠倒过来。

大色狼。宋轻暖在心里面嘀咕着,脸蛋越发的红润。双眸像是浸了水一般,亮晶晶的,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看久了,她越发的觉得不好意思。身子不过是刚刚一动,他长长的手臂便自动自发的圈了上来,落在她的腰间,让她无法动弹。

宋轻暖滚烫的脸颊,下一瞬间,便贴在了他同样火热的胸口。

“阿暖……”他似乎还没有清醒,只是下意识的做出这样的动作。手臂紧了紧,下巴在她的发顶蹭了蹭,又含糊着睡了过去。

这段时间他忙着公司的事情,常常日夜颠倒。这不,昨晚深夜的时候,才带着一身的霜露从机场匆匆赶回。

看着他越发消瘦的轮廓,宋轻暖的心忍不住轻轻抽痛。她知道他这般的匆忙,不过是因为不放心她,想抽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她。

她微凉的指尖,带着丝丝的愧疚,抚上了他的眉间。

江墨琛因为这轻微的凉意,缩了缩眉头。下一瞬间,便已睁开了双眸。一睁眼,便看见心爱的女人,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他的心一下子就像煮滚的开水,喜悦如那翻滚的水一般,咕咕冒着。

“老婆,Goodmorning。”他拉过宋轻暖微凉的手指,放到唇边,在她手背上落下绅士而充满爱意的一吻。唇角,随着声音绽放出最幸福的笑脸。

“老公,Goodmorning。”宋轻暖被他的情绪感染,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窝在他的怀里,仰头在他的下巴落下轻轻柔柔的一吻。

江墨琛却因为她不经意的一吻,而绷直了身体。

早上,原本就是男人最容易情动的暧昧时间区域之一。

江墨琛也不例外,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这段时间他忙着公事,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她了。更何况,他向来对她的主动,是没有半点的抵抗力。

“老婆,你在勾引我。”江墨琛呼吸有些急促的压抑着身体内凶猛的翻滚着的某些欲望,喉咙间的声线因为刚刚睡醒而显得慵懒低沉。

话音一落,宋轻暖便感觉到那圈在腰间的手臂紧了些,她柔软的身躯,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对于他身上某些明显的变化,表示脸红耳赤。

这一大早的……

宋轻暖也绷直了身体,丝毫不敢乱动。若是换了平时,她倒是不介意逗一下或者真如某人所说,“勾引”一下他。但是想到自己昨天才新鲜拿到的某张报告,她表示,江先生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更难熬。

隐约中,似乎已经能够看到江先生那张黑成碳一般的脸。于是,江太太很不厚道的轻轻笑了起来。

“喂!”江墨琛虽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是,在这种状态下,他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该死的是,她笑得可真是一点都没有顾忌他的感受。

他虽然很想很想,但是想到这几年,宋轻暖的身体一直很差,便轻易不敢轻举妄动。谁知道怀里的小女人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这不,顿时就恼羞成怒了。听她这么一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那个啥不行呢!软玉在怀,还是自己最爱的女人,竟然没有一点行动,如不是那啥不行,又怎么会……

越想越生气,江先生想,要不还是直接推倒、压倒、扑上去算了?

其实,也只是想想而已。

当年那场爆炸还历历在目,江墨琛至今回想依旧胆战心惊。当时他就像疯了一样,要不是方愚拉着他,他就直接冲进去了。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医院了。什么叫生无可恋,那个时候他才算深刻体会到了。好在后来是有惊无险。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江昀。很久很久之后,宋轻暖却突然收到了江昀的来信。

信是先到了江墨琛的手里,他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将决定权还给宋轻暖。发生爆炸的时候,是江昀救了宋轻暖。

江昀虽然不爱姜沛若,但是他一向派人盯着她,即便她参与绑架宋轻暖这件事情做得再隐秘,终究是被他知道。

可是他终究还是去得迟了些,虽然救出了宋轻暖,但两人都受了重伤。伤得最重的,无疑是他。发生爆炸的那一瞬间,宋轻暖被他护在怀里,直到爆炸的冲击力将他们分开。

宋轻暖昏迷了三个月,而江昀……双脚却受到了重创。

江墨琛很感激江昀,假如不是他救了宋轻暖,他大概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同时,他又害怕江昀会用他的双脚来让宋轻暖觉得亏欠于他。

江墨琛并没有告诉宋轻暖,是江昀救了她。

信,是宋轻暖当着他的面一起看的。里面的内容,无外乎是简单的问候。心里面,江昀还为自己找了借口,不出现在她的面前,是因为自己放弃了,但却依旧不敢面对她窝在别的男人怀中,那么幸福的笑着。所以,选择了离开。美曰其名是到国外进修,其实是冲着国外的金发美女去的。后面都是一些琐碎的事情,没有提及是他救了宋轻暖,更没有提到自己受伤的事情。

江墨琛抿着薄唇,眼眸深邃。也没有主动告诉宋轻暖,就这样云淡风轻的将事情揭了过去。私底下却是吩咐陆銘多关注江昀的恢复状况,并为他找到了国外最权威的医生治疗他的双腿。

宋轻暖是躺在江墨琛的怀里,看完那封信的。嘴角带着微扬的笑意,那么幸福,那么淡然。

江墨琛知道,她的心里,已经完全放下江昀了。

他的思绪回归,看着怀里依旧瘦瘦弱弱的宋轻暖,眼眸不禁暗了暗。两次受伤,终究让她的身体亏损了很多。想到这里,他的手臂又紧了些。

宋轻暖不舒服地动了动,却不小心蹭到江先生的某个位置。感觉他的身体越发的绷紧,空气中有种一触即发的错觉。

薄唇,已经凌乱的压了下来。

宋轻暖闪躲不及,无力地承受着。察觉到江先生的动作越发的肆意,她一把按住了他乱动的手。

“嗯?”江墨琛微侧着头,用不解的目光询问着她的意思。

宋轻暖眼神有些闪躲,原本略微苍白的脸蛋,挣扎中多了几分红润。眸光中带着水润,看得江墨琛蠢蠢欲动。

“不行。”她喘息着拒绝。

然后,在江墨琛不解又错愕的眼神中,宋轻暖拉着他宽厚结实又温暖的大手,小心翼翼的放到她的小腹上,轻声地对那个僵直着手掌,根本就不敢动弹的江先生道:“爸爸,你好。”

江墨琛原本就绷直的身体,此刻多了几分的僵硬。他似乎不敢置信地看着宋轻暖,垂眸看着自己覆在她小腹上的手,又傻乎乎地抬眸,看了她许久。

“我怀孕了。”宋轻暖轻声的,肯定地回答。

得到准确的答案,江墨琛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避开她的小腹,俊脸埋在她的颈侧,许久许久。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就像迷途归来的孩子一般,无措,却又胆怯。

滚烫的液体,顺着光洁白皙的颈侧滑落,落在了宋轻暖的心里。

她的双臂,慢慢的,慢慢的回拥着他。她知道,他喜欢孩子。非常非常的喜欢,她与他的孩子。

“阿暖,我是要做爸爸了吗?”江墨琛埋在她颈侧的姿势,没有丝毫的改变。小声地询问着,似乎生怕惊吓到什么。

“江先生,我们要做爸爸妈妈了。”宋轻暖轻吻着他的脸颊。

江墨琛从她的颈侧,慢慢地抬起头来。双眸,带了几分的水润。小心翼翼的,将手心轻轻地触摸着她的小腹。那里,孕育着她和他的宝宝。

他的手心,忽然轻轻的像转圈一般的动了动,宋轻暖觉得有点痒,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洋溢在胸口,几乎破蛹而出。

她的眼眶,忍不住湿润。

只见那个丰神俊朗、风采斐然的男人,一脸笑意的在她的小腹上,落下虔诚的一吻:“宝宝,你好,我是爸爸。”

相扣的十指上的戒指,熠熠生辉。

窗外的阳光,绚烂夺目。而幸福,从这一刻蔓延。

岁月静好,只愿我们能在彼此的相视中慢慢变老。也许那个时候的我们,都已经白发苍苍,哪也去不了,但依然十指紧扣,亲吻着脸颊说着最简单的情话——

我爱你。

容转码用时:0.0275秒,程序执行:0.026秒,全部用时:0.053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