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惊秫恐怖 > 总有鬼魂找我破案 > 第483章 【已替换】

正文 第483章 【已替换】

作品:总有鬼魂找我破案 作者:叶藏青 分类:惊秫恐怖 字数:14224 更新时间:2020-01-14 21:16

·

【晋jiang原创·唯一正版】

叶辞当时和她的母亲叶姿所采取的做法其实是必死无疑的做法。她们的生命其实是很脆弱的, 遇到这样重大的变故不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那是不可能的。

是以,苏卷耳当时救了叶辞相当于是在虎口中抢食那般惊险。

她将她救了回来之后也没有立即返回现世, 而是带她回了蓬莱之境, 在那里将她的灵魂涵养好了之后才回到现世, 重塑她的身体机能。

叶辞被断言活不过18岁,虽然她回到现世的时候已经19岁了,然而当时的她和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她的奶奶在18年前将她带回现世的时候, 只是一时保命的方法,真正要救她的命, 要让她活下去, 只能回到最开始的起源之地, 去解决最源头的事情。

而在叶辞18岁的时候他们也回去了, 一切因果循环的地方,也解决了不少事情, 维护虚无之境的稳定。

从这一方面来说他们是成功了的,可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叶辞还是逃不过她先祖的命运, 祁白……注定孤独一生。

然而苏卷耳还是逆转了他们的命运,将叶辞给带了回来, 只是一系列的后遗症也随之而来。

她刚醒来那会儿首先是没有感情, 后来才逐渐恢复了。记忆是一直都没有的, 但是估计最近会逐渐恢复,这也是她让祁白过来这里的原因。

查案是一个重要原因,而让他带叶辞回去也是另外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我想店老板应该对你说过不少虚无之境的谜题了, 你还有哪里不明白的,告诉我,我知道的话,会帮你解答。”

苏卷耳大概将事情对祁白说了一下,叶辞完全是全程懵逼地听着,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

“崔东辉、苏楚他们是死了么?还是还存活着?虚无之境以后都是那样了?阿辞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祁白的问题自然是多得很,无法一一问完。

“崔东辉、苏楚他们都没有死,崔东辉当时到现世来纯粹是要找材料,还有,他要看看叶辞怎么样,只是虚无之境更需要他而已,而事实再次证明,无论虚无之境里轮回多少次,他和阿辞都是有缘无分的。”

“至于阿辞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谁都说不定,这里的案子解决完之后你们就能回去了,我也不打扰了。”苏卷耳显得非常洒脱,让祁白有些意外。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叶辞直至最后真的听不明白了,等他们说完了,她才问道 。

“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跟他回去就行了。”苏卷耳接话。

“……”md让她跟一个陌生男人回去,回哪里啊?脑子秀逗了吧。

叶辞瞬间黑了脸。

“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你还欠着我很多钱,而且还欠了我很多人情,不想再欠下去的话,你就跟他走。他是你丈夫,你们连孩子都有了。”苏卷耳重复。

“……”叶辞简直要石化,然后暴走。

她觉得这些人都不可理喻,偏偏这个男人由始至终都是笑吟吟地对着她,更加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不想再理会他们,她真的站起来就下楼,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祁白见状,也站起来跟在她后面和她一起下楼。

“你跟来干什么?我不会跟你回去的,你们说的事情我一点儿都不明白。”叶辞皱着眉头对身后紧追不放的男人说道。

“不要紧,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好了,改天我将团子也带过来,让她见见你。”祁白觉得她说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她的学业在这里,那么他的事业可以迁移到这里,他觉得完全没问题。

“……”叶辞暗骂一句,转身看向他,“你们说我没有了记忆,如果我永远都不记得了呢?不记得你,不记得我曾经认识的人,不记得之前所有的经历……那你打算怎么办?一辈子守着我吗?”

“对。都经历过一次了,我能承受得住。”祁白神色十分平静,唇边还带有笑容,似乎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叶辞彻底无语了,对着他这样的人,实在是……无法摆脱啊。

但是无论祁白在不在,她都要去看一看马奎坡遗迹出土出来的古物是怎么样,她的工作就是要挖掘和研究被挖掘出来的古物,有必要的话还要做修复。

马奎坡遗迹非常重要,她已经耽误了一个早上了,不能再耽搁了,是以也顾不得祁白跟在她身边,只得去了放古物的实验室。

原本祁白这样的闲杂人等是不能进去实验室的,可偏偏苏卷耳给了他特权,可以让他随意进出。

祁白的特质实在是太过鲜明了,他一出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想要忽略都难。

叶辞面对这样的情况有些头疼,想让他去忙自己的事情,听苏卷耳的意思,她是要让来帮忙查案子的,杵在这里是干什么啊?赶紧去做正事啊!

“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这个?”祁白也做好应有的准备才跟着她进实验室,看到琳琅满目刚刚出土的古董他就有些出神。

“是啊,一旦开始的话就是一天了,你在这里呆着也是无聊。”叶辞委婉让他离开,“所以你可以去做你应该要做的事情。”

“我应该要做的事情?我应该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你啊。”祁白自然是听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恼,对她说道。

“……”

叶辞是彻底无话可说了,只能低头专心致志去做着自己的工作。

她在研究一个鎏金花鸟纹妆奁,由于年代太久了,不敢轻易打开,害怕里面发生眼中腐化。

然而史书上也有过记载,说至这个妆奁里有着名的诗句镌刻在里面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叶辞看着眼前的妆奁看了很久都没有动手,并没有想好下一步应该要怎样做。想要隔空去得知里面到底装有什么倒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就是现在那些仪器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别的地方。

“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吗?”祁白在旁边看到她轻蹙眉头的模样儿禁不住问道。

“嗯……里面的字现在暂时没办法看到……”叶辞不自觉将话给说了出来。

“你想知道?”祁白说着便看向这个陈旧的妆奁,继续问道。

“是啊……有历史研究价值啊……”

“那简单,我告诉你便是了。”祁白说道。

“你告诉我?”叶辞奇了,“你怎样告诉我?”

“直接告诉你啊。”祁白看着她惊奇的模样儿倒是有些好笑,“我有透视的异能,说起来还是你帮我解封的。”

“……”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是说真的,我并没有骗你。”祁白似乎是想起了某些什么,微微肃了语气,那副认真的模样儿让叶辞有些失神。

“里面写着的应该是一首诗,”祁白看了这个妆奁一会儿之后然后告诉她,“看样子好像还是一首情诗……倒是挺着名啊,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他说完之后,目光便落在叶辞身上,毫不掩饰的炽热看得叶辞有些慌。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祁白都陪在她身边,陪她去跑步,陪她去挖掘古物,陪她一起研究,陪她一起吃饭,陪她一起散步……总之,他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她想无视都不行。

只是,自从他来了之后她就没有再发过梦了,平静得不可思议。

一个月后,某天,在研究结束后,他陪她吃了晚饭,便对她说道:“阿辞,我要离开几天。”

“离开几天?”叶辞问道,有些错愕。

“嗯。我要回洛城一趟,有些事情要做。”

“哦。也是。”叶辞点头,“一路平安。”

他不是这里人,在这里一个月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只是陪着她,一个月也是极限了吧。

只是,为什么会有些不舍?

“你不问一下我什么时候回来?”祁白见她的神色明显黯淡下来,禁不住逗她。

“不问,得不到满意答案的话徒增悲伤。”叶辞实话实说。

“至迟可能也就半个月回来,团子在那边病了,哭着闹着要见我,我只能先回去。”祁白也没有隐瞒,直接对她说明理由。

“病了?很严重?”她虽然没有正式和团子见过面,但是好歹是见过祁白和她视频电话的,两父女的感情很好,让她更加好奇。

只是,他从来没在她面前说太多有关于团子的事情,看来是害怕她反感吧。

一个男人,对你关怀备至到这种程度,就算没说过太多的甜言蜜语,也让她心中熨烫,不得不严重思考起他们之间之前的关系。

只是,以她现在的状态,她做不出任何判断。

与其让他担心,她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吧。

“团子应该没事,我今晚的航班,过段时间再见了。”祁白平静地和她道别,只是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隐隐带着期待。

叶辞有些不敢回应他的目光,只胡乱应答一声,“有缘再见。”

“阿辞……”祁白失笑,语气里尽是纵容,但终究是没说什么,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他便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身离开。

叶辞看着他毫不留恋离开的身影,有些不舍,不过转念一想也只是离开半个月,她天天呆实验室里,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害怕一些什么?

在祁白离开之后,苏卷耳让她过去了一趟,给了她一块玉佩,叶辞接过问道:“这是……?”

“给你的,从今天开始戴在身上,不要远离身上。”苏卷耳嘱咐她,却是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说明。

“这玉佩有什么用?”叶辞看着手中的玉佩,问道。

“秘密哦。”苏卷耳说着便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叶辞只能将玉佩接过放好,然后转身便离开。

接连下来的十多天,叶辞都按照苏卷耳的意思,将玉佩形影不离地带在身边,然后,每天醒来,她都发现自己好像做了特别清晰的梦。

那些事情全都真实发生过的,真实到她每天早上醒来都累。

太多记忆涌入脑海里,叶辞脑壳仁痛,但是又忍不住去联想,可是那些梦只在晚上发,早上是无法发的。

这让叶辞非常头痛,想要知道更多却是无法知道,只能顶着一半记忆继续去上课和做研究。

不过,不论怎样说,祁白的出现次数在她梦中出现的比重逐渐增多,让她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她不止一次去低头端详苏卷耳给她的那块玉佩,想要从这块玉佩里看出一些什么来,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她猜想这块玉佩里存放有她的记忆。

现在她将她的记忆完璧归赵。

叶辞整个人逐渐觉得踏实起来。

也是期待着祁白再次来姑苏城。

只是,在过去的半个月里,他一条信息都没有发过给她,这是非常不正常的。

之前,就算两人都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都雷打不动给她发三条信息,可是现在,杳无音信。

她开始担心他出了什么问题,也担心团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等到20天的时候,她终于等不及了,启程出发打算去洛城找他们。

靳景知道她要离开,本想让她不要这么急,然而苏卷耳却是示意他不要作声,任由叶辞回洛城。

“……你又在打什么馊主意?”靳景看着苏卷耳不怀好意的笑意,禁不住有些头痛。

“让她着紧一下。”苏卷耳笑道。

“……”靳景无语,这对已经够奔波的了,还要再来一趟那岂不是坑爹吗?

叶辞一大早就赶去了机场,她自从醒来之后2年间没单独一个人坐过飞机,这会儿一个人出发到了机场才后知后觉有些紧张。想想,的确是没独自一人出过远门。

然而去到机场才被告知因为大雪要被滞留在这里,还要不知道等多少时间。

叶辞得闻这样的消息之后有些心塞,只能拿了本书坐下来看,但是怎么样都静不下心来。

一直等了2个小时后,机场才告知他们可以重新出发去坐飞机了,叶辞才松了一口气。

而与此同时,也有另外一班航班的乘客从飞机上下来,祁白和团子正是从这班航班里下来,下了飞机之后与叶辞擦肩而过。

叶辞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些什么,但是回头去看,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能继续往前走。

然而走了没一会儿,叶辞却是遇到一只鬼魂,鬼魂告诉她,让她不要上飞机,这个航班很可能会发生事故。

叶辞心中吓了一跳,倒是没有不相信这只鬼魂,只是她可以不上这个航班,然而还有别人啊,她不能只顾自己不顾别人,是以立即去找安保让这个飞机停飞。

可是根本没有人听她说话,她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哪会听她说?

叶辞急得团团转,离飞机起飞只剩30分钟,如果再找不到方法的话,全航班的人都得等死。

安保试图将叶辞给带走,让她冷静冷静,她这边起了不少动静,祁白和团子并没有立即离开,听到她这边有动静,迅速反应过来。

“爸爸,那个是不是妈妈?”团子眼神很利,虽然没有见过叶辞真人,但还是一下子就认到了她,扯着祁白的脖子让他看过去。

祁白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叶辞被一帮人围在中间,微怔,然而还是带着团子大踏步走过去询问是怎么回事。

他出示了身份证明,叶辞看到祁白来了,手臂上还挂着一个小女孩,也有些呆,还真没想到会在机场这里看到他,心头微微复杂。

“发生了什么事情?”祁白收好证照,问叶辞,语气严肃。

“下一班航班很可能会在路上发生意外,天气这么恶劣谁也说不清会发生什么事情。”叶辞没有对他说明真实原因,时间紧急,她只是简单地提了这么一句。

“这样子?”祁白没有多问,而是直接吩咐安保人员,“按照她的意思去做,让你们的负责人过来,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全力担当。”

“这位先生,就算你是公职人员,但是你也没有这样的特权让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情吧?”安保人员难为道。

“你先让你们的负责人来,我没有这样的特权,不代表别人没有。”祁白不愿意和他多说下去,几句吩咐下去,也打通了靳景的电话,让他来做出指挥。

靳景倒是奇了怪了,坐一趟飞机还能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厉害,“是小叶对你说的?”

“是。我见到她了。”祁白似有唏嘘,怀里的团子也十分好奇地看着叶辞,想要和她说话,但是又不敢说,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她,那模样儿看得人心都要化了。

“那行,是她说的我们也不会说什么,你也不用担心了,先回来吧,今天天气这么冷,不要奔波太久了,团子也跟你回来了对吧?”靳景禁不住多说了几句。

“是啊,你先安排工作吧,稍后再见面。”祁白说着便挂掉了电话,见叶辞还在等着他的答复,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发顶,“等急了?”

“结果怎么样?”叶辞倒是没避开他的手,甚至是抓住他的手腕顺着放了下来。

“靳景回来指挥,这里不会有人员伤亡的。”祁白的手腕被她握在手里,她却是没有完全放开,只是轻轻握着,不由让他心中微动,重新锐目看向她,“你为什么握住我的手不放?”

“我以后,能不能都握住你的手啊?”叶辞也抬眸看向他,这回是毫不忌讳地将话说出口了。

“你都记得了?”祁白问道。

“记得了。”叶辞点头,更加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总觉得这两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

“记得就好。”祁白也轻笑一声,回握她的手,心中微松一口气。

“爸爸,她是我妈妈吧?是不是啊是不是?”团子一直都被他们冷落,现在听见他们的对话也是半懂半不懂,可还是好奇道。

祁白却是没有作声,而是看向叶辞,眼神温柔,“你要不要抱抱团子?”

当时在虚无之境里将团子生下来的时候,叶辞其实没有对她有过分的关注,他当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可是现在他知道了。

好在,一切都苦尽甘来了。

“我可以抱她吗?”叶辞今年才21岁,实在是……没有准备好去做人妈妈啊。

“团子,你妈妈想抱你。”祁白说着便将女儿放到了叶辞怀里,叶辞只能伸手接住。

2岁的孩子,其实并不沉,而且团子也不是那种特别肥的孩子,抱在怀里手感很好。

她这才有空认真打量怀里的女孩,和一般女孩长得一样,都是胖嘟嘟的脸庞,可爱至极。

她的长相偏向祁白,并不特别像她,都说女儿像父亲,这句话倒是没有错。

“团子?”叶辞叫了她一声。

“妈妈!”团子分明是十分激动,叫着扑进了叶辞的怀里,还在她怀里蹭了蹭自己的脸。

祁白在一旁看着,总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完整了,一切都完整了。

大雪封了整座城,他们很艰难才回到大学里,祁白不让叶辞回宿舍了,反正她的行李都收拾好了,住哪里都一样的,最重要是一家人团聚。

祁白离开这里都将近大半个月了,都蒙上了灰尘,他带叶辞和团子回来之后就主动去打扫房间,叶辞哪里会闲着,让团子自个儿玩着便帮忙打扫了。

“你多点陪团子吧,这2年来她很想念你。”祁白不让她做家务,夺过她手里的布巾赶她回屋。

“祁白,你抱一抱我吧。”叶辞还是觉得眼前的一切非常不真实,她想要去寻找一些真实感,去确定一些什么。

祁白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要求,没有多想,直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紧紧搂住,他害怕他再也弄不见她。

但愿,以后的生活都能像现在这般平静。

“你再亲亲我吧,”叶辞突然又抬起头来说道,目光真挚,“2年没见了。”

“你亲我一下吧。”祁白深深看她一眼,突然低头,将脸凑到她跟前,做出邀请。

叶辞微微红了脸,但还是顺从他的意见亲了上去,很轻的一下,印在他的脸上,她才觉得自己真正活过来了。

“祁白。”

“嗯?”

“能再遇见你真好。”

晚上。

一家三口睡在了一起。

幸亏这是教师宿舍,配备的是双人床,虽然没有家里的床大,但是睡三个人的话还是绰绰有余的。

天气已经很冷了,外面仍旧下着雪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叶辞看着外面不知怎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总觉得非常久远了。

明明也只是3年前的事情,明明……还不远啊。

“在想什么?”祁白从屋里出来给她递了一杯热水,让她暖手,但还是和她保持了一小段距离。

“想起以前……想起你在雪地上背着我走,”叶辞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还是主动伸手握住他的手,“还有一次,你来接我放学,冬天,我直接将手缩你脖颈里取暖了。”

“祁白,这么久了,我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其实,你有后悔吗?”

“阿辞,不论你是谁,你在哪个世界,我都不会后悔遇到你。”祁白回握她的手,将她带入怀里,轻吻她的额头。

“如果……你找不到我了,你会怎么样?”

因为按照当时的情况,她必死无疑。祁白回到了现世,怎么会想着继续去找她?

“现世找不到,就再回去虚无之境里找,虚无之境没有的话,就去轮回之境……总之,找到能找到你为止。”

事实上,如果叶辞再不出现的话,他都要再进去一次轮回之境了,与其这样一直等着,倒不如早点出发去找她吧。

幸而,她回来了。谢天谢地。

“傻瓜啊。”叶辞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搂紧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祁白,我以后不会再离开你们的了。”

“好。”祁白笑了笑,也回搂住她,在她发顶亲了亲。

晚上,到了睡觉的时候,一家三口都睡在同一张床上,叶辞睡左边,祁白睡右边,小团子睡中间。

团子和叶辞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可能是母女连心,团子可谓是一点儿都不害怕她,也没有太多陌生的感觉,还非常亲近她。

这让叶辞有些无措,但又有些惊喜。

“妈妈,你能给我讲故事吗?我要听着故事才能入睡。”团子今年两岁半快三岁了,说话非常流利,或许是两人的基因好,团子非常聪明。

“那你想听什么故事?”叶辞睡在她身旁,顺着她柔软的头发。

“听你和爸爸相遇的故事好吗?还有捉小鬼的故事,上次爸爸说到一半就来找你了。”语气听起来还有些失落。

叶辞:“……”

她看向祁白,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用眼神向他示意:祁先生,是这样吗?

祁白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团子不喜欢听童话故事,她想你,就让我说我们以前的事情给她听。”

“……那也不是说那些血腥的案件的。”叶辞噘了噘嘴,表示不赞同。

“妈妈,不血腥,一点儿都不血腥,我就想听你和爸爸的爱情故事。”团子说道。

“……”叶辞又头疼地看着祁白了,让祁白忍不住大笑出声。

到最后好不容易将团子哄睡了,祁白才小心翼翼睡到叶辞身边,将她搂紧在怀里。

时隔2年,他再次和她同榻而眠。

心头总算踏实了不少。

“祁白,我们先会洛城?”叶辞问道,其实她也有些累了,但是精神兴奋,她睡不着觉。

“这几天大雪,现在姑苏城玩一玩吧,我晚上已经规划好了路线,明天我们一起去玩一玩。”

“去哪里?”叶辞从他怀里抬头看他,黑夜之中,眼睛明亮。

“明天你就知道了。”祁白卖了个关子,低头看着她的唇,靠近,攫取住久违的甘甜,让叶辞根本无法阻止。

事实上,她也不想阻止。

她想要他,他们太久没见了,就是在团子旁边做这种事情好像不太好,所以还是有所克制。

“阿辞,你太犯规了。”祁白轻喘着气在她耳畔说道。

“哪有?是你先亲我的。”叶辞将脸蒙在他怀里闷笑,总觉得不可思议,兜兜转转到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

“是我先亲你,但是却是你撩起我的火,你应该负责灭火。”

祁白低头看她,手已经从她的衣摆处伸进去了,他的手热,像个小火炉那般熨烫着她的肌肤,她怕痒,又不敢笑得太大声,只能伸手打他。

然而这般欲拒还迎的动作更加加深了他的欲念,让他的呼吸更加沉重起来。

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紧紧抱住了她。

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的生命再次完整。

“阿辞。我永远爱你。”

“祁白。我也是。”

第二天。三人都睡到差不多中午才起来,团子吵着要喝牛奶,叶辞去冲给她喝,冲调的过程中,和团子聊天。

“团子昨晚睡得好吗?”叶辞问她。

“很好啊,团子好像还发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上了海盗船,船摇来摇去的,让我睡得很舒服。”

“……”叶辞觉得她昨晚和祁白的一番举动好像让团子发到了一些不应该发的梦。

“是吗?昨晚爸爸和妈妈也做了类似在船上的梦,也睡得很舒服。”祁白在附带的小厨房里煮早餐,听到团子这样说,禁不住插了一嘴,眼睛却是看向叶辞的。

“祁白,你教坏小孩了!”叶辞理所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禁不住跺了跺脚说道。

“哈哈——”祁白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儿笑出声来,对团子说道:“哄哄妈妈让她别生气。”

“妈妈,你别生爸爸气,爸爸很不容易哒。”团子眨着眼睛无辜地对她说道。

“……”好,很好,现在都会利用孩子了。叶辞压根发不出火,其实也没有生气,就只是觉得他没羞没躁的,昨晚那么尴尬还要在孩子面前说。

“怎么了?还生气吗?”

吃完早餐之后,祁白收拾东西,见她还对自己爱理不理的,逗她。

“哼,当然生气了,你说话都不分场合的,团子还那么小。”叶辞噘了噘嘴道。

“她这么小听不懂。”祁白说道,搂了搂她的肩,“好了啦,收拾收拾,我们待会儿出去玩儿一天再回来。”

“去哪里?”事实上,叶辞还有课,只是她没有提而已。

“今天占用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放你去上课。”祁白卖了个关子,让她去梳妆打扮一下。

他借了靳景的车带她们出行,今天的路况其实好了不少了,选了几个姑苏城不错的地方带团子玩了半天,中午吃完饭之后又去了别的地方,正是温泉山庄。

叶辞看到温泉山庄有些傻眼了,“为什么来这里?”

“泳衣,我带了第三套来。”祁白指了指背包,笑说道。

“……”叶辞无语一瞬,“你怎么总心心念念着那三套泳衣的。”

“阿辞,我总觉得不可思议,当时买泳衣的时候我们刚确定关系没多久,再后来,我们离别了一次,我找到了你,再再后来……”他说着便低下了头,浅笑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你长大了,这套泳衣应该穿得更好看了。”

“……”叶辞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了。

一家三口进了温泉山庄换衣服浸温泉,祁白和团子早就换好了衣服在外面等叶辞了,但是叶辞迟迟都没有出来,让祁白禁不住有些担心。

将团子放到了客厅里,他来之前是订了套间的,让团子在客厅里玩一会儿应该没太大关系。

叶辞其实已经换好了那套泳衣了,就是觉得太不好意思了,迟迟没有出来。没想到这么一磨蹭,祁白便敲门进来了,吓了叶辞一跳,“你怎么进来了?”

“怕你不穿泳衣就出来了,进来看看。”祁白看着她已经穿上了外套,但是两条纤腿还是暴露在空气中,让他唇边多了点笑容。

“你实在太讨厌了。”叶辞都要被他气死了,他当时给她选的第三套泳衣是非常性感的比基尼,还要是黑色的,穿上去简直是惹人犯罪,她想起了昨晚,觉得身体都在隐隐作痛,实在是不想再承受一遍。

“穿得不好看吗?还是不合身了?”祁白缓步走近她,问道。

“……我不泡了,你和团子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叶辞耍小脾气了。

“温泉里今天只会有我们一家三口,你不用太担心。”祁白搂住她的肩将她往外带,怎么样都不让她独自一人留下。

叶辞无法,只能跟着他一起出去,团子在外面等久了,看到叶辞出来了立即迎了上去。

到最后,叶辞还是跟着祁白带着团子一起去泡温泉,始终是逃不过这第三次。

不过吧,再怎么说,叶辞都没有说太过抗拒,因为祁白和团子都在她身边啊。

经历了这么多风风雨雨,走过了那么多的地方,到最后还是能在一起,她已经非常满足了。

“祁白,你以后还查案吗?”叶辞问道。

“查。还没有到失业陪你去环游世界的地步。”祁白答道,捏住她的手,“会失望吗?”

“不会,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而且我们还有团子啊。”

“妈妈,爸爸,团子永远要和你们在一起!”

苏楚(苏途)番外

苏醒记忆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前面28年我浑浑噩噩地活着,找不到人生的意义在哪里,只觉得最轻松的时刻是在路上,看遍天下风景,尝遍最好吃的美食,然后,枕着大漠,看漫天星子低垂。

那种感觉很好。

是什么时候我开始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呢?是从他们寻到我开始。

我活得太空虚了,他们解救了我,教我应该要怎样做。

我的命本来就是借来的,在那之后我才知道苏家的事情,以及虚无之境的事情。苏楚,也就是我的叔叔,为了让我活下去,借了一缕灵魂给我,让我保住了命。

然而至邪之地在我们返回现世的时候早已经遗失了,连同里面的秘密一同遗失在现世,没有人找到他。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弱了,我不得不靠吃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来维持生命。如果我想活下去,只能找到至邪之地,解开封印,重新回到虚无之境,或者是毁掉虚无之境。

我有苏楚的部分记忆。

或者是说他的人生之中最深刻的那部分记忆 。

苏家离悲鸣墙就在苏家本家附近。

世世代代苏家人都会听见悲鸣墙上方的哭泣,有当初壮烈牺牲的战士的,也有被镇压在里面的恶灵,日日夜夜经久不息。

或许,他们都不知道原来他们这么悲伤,作为一种连物体都不如的存在,一直存活了很多年。不得解脱。

听得人心碎。

虚无之境就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说是可以给心愿未了的灵魂得到一个了却心愿的机会,可是除却这一点之外,这里又有哪里是合理存在的?

给予恶灵虚无缥缈的机会,让他们以为他们努力消减罪孽就能留下来,得到一个投胎的机会,然而能留下来的恶灵少之又少,大部分的恶灵只能在海枯源那里被消耗掉。

他们的存在,他们的最后价值都被彻底剥夺掉。

虚无之境,罪恶之城。

存在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要被毁灭了。

苏家、谢家早前早已经达成了共识,一有机会就会采取行动。

五大家族之中,一直都是叶家统率他们,叶家也藏有不少的龌龊事,仗着自己异能不少,也仗着自己的领导才能能力,在虚无之境做下了许多让人难以置信的布置。

甚至是,为了维持所谓的和平,在关键时刻,连自己的性命都能丢弃。

叶家的人短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真不知道说他们是愚忠,还是自私。

在捊清一切前因后果之后,我才逐渐采取了一系列的做法,我找到了我的同盟,开始逐步施行我的计划。

至邪之地是一定要找到的,而且进行这个计划我需要大量的金钱,当然了,也为了维持的身体机能,我只能将曼陀罗佛学院给纳入旗下。

我做了很多很多疯狂的事情,然而到了最后还是敌不过叶家和祁家联手,虚无之境还是被保存了下来,而苏楚,我的叔叔彻底死去。

我苟延残喘,但是也命不久矣了。

我也跟着逃回了现世,肉身已经开始腐烂,再次枕着大漠看星子,夜风袭来,风沙磨砺得人的身体生痛,空旷无人的沙漠,恍然间,居然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在明信片写过的一句话:世界值得你温柔以待。

是啊,生命太过美好了啊,但是他快要死了。

一切都结束了。

再见了,我爱的人。我所在乎的人。

黑斗篷番外

在现世再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七星楼。

和印象中的一样,还是那般朝气蓬勃,但是看起来不近人情。

虚无之境的结界出了巨大漏洞,他无法,只能来现世寻找材料回去补漏。

没有人知道的是,补漏的最好材料是各种冤魂,包括小鬼的魂魄。死得越惨的鬼魂效果越好,虚无之境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存在,什么看似不可能的都可能会成为可能。

我看见了她,果不出所料,还是和他相遇了,世事就是这么奇怪。

缘分这种东西真是无法阻挡。

我理所当然和她站到了对立面。

在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一个结果之前,没有人可以在她面前将真相说出,以免未来改变。

看见她长大成人心中还是十分安慰。

其实想来,我和她的相认毫无必要。

一是她不记得我了,不认识我了,她有全新的人生,更何况,现世的她和虚无之境里的她不能算作同一个人。

每个世界的她都是不一样的。

二是,我失去了去感受万物的权利。

我将自己抵押在虚无之境,永生永世都会为虚无之境效劳,我虽然可以短暂离开那里,获取一定的自由,然而一旦发生什么事故,我还是要及时返回虚无之境的。

这是既定的事实,既然这样,无所谓与她坦明一切。

但是她在虚无之境的时候,我还是孤注一掷,想要看看她会不会接受我。

祁白为她付出这么多,我为她付出的也不少,虽然也没有说一定要报酬,然而现在有机会,我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

只可惜,她对我毫无意思。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对祁白芳心暗许。

悲鸣墙的事情,我能做的太少了,我在“临死”的时候告诉了她部分真相,是关于苏途的,然后我们联手制定计划,保住了虚无之境的安宁。

只是,我们胜也只是惨胜。

她还是身死血雾森林里,如果不是苏卷耳,她到现在都不一定能活过来。

但是,不论怎样说,她活着就好。

虚无之境……她就别再回来了,永远留在现世吧。

他们也不要再见面了。

在虚无之境呆得久了总是寂寞的,有一天我还是忍不住前往现世看她一眼,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去了游乐场游玩,当年的小团子也长大了,眉眼酷似她的,岁月啊,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但愿,他们永远平安快乐。

蒋冶番外

我沉睡了不知道多久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窗明几净,白色窗帘随风飘扬,浑身酸痛但又好像毫无知觉。我独自一人想了很久意识才逐渐回笼。

是了,我在丽江的时候突然昏迷,一直到现在。

我找到了江霏,她认出我了,南芝当时也在,我是在一场生死搏斗中昏死了过去的。

昏死过去之前我脑海中还想着一个问题,这次江霏肯定要再怪我了,我又将她抛下了。

当时留给我的问题是,我应该选谁?

其实,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选择谁?仅仅是因为她们两人都喜欢我,所以我才能这般肆无忌惮吗?

然而不是的。爱情当中没有公平的。

我最爱的,还是江霏。

南芝,我只是欣赏她,也感谢她,可是我真正在意的人还是江霏。

那个在飘摇丽江里开着客栈等他的女人。

“蒋冶,你醒了?”

许是我的眼神过于炽烈,她趴在我身边休息都感受到我炽烈的视线了,我全身还是不难动弹,靠生命仪器维持了最基本的机能,可我还是看清楚了她的样子,憔悴了很多。

“霏……”

“先不要说话,我让医生来!”

她分明是保持了镇定,巨大的喜悦淹没了她,我又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总觉得很对不起她。

我昏迷了多久她应该就守在这里多久了吧?

她不是一个怕等待的人。

虽然我印象中她是一个特别容易不耐烦的人,然而和我在一起之后她为了适应我,她逐渐变得喜欢等待了。

这真不是一个好习惯。

医生来了,她在一旁守着,南芝也来了,看到我醒了,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我对她笑了笑,却是看到江霏面色微变,眼泪也唰地流下来,大概是我的笑容……让她误会了?

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开始做复健。

我问医生我昏迷了多久,他说有大半年之久,这段时间都是江霏全心全意照顾我,南芝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她是一个调查记者,她无法留下来一直照顾我。

只有她。

我无意拿她们之间比较,我没有这样的资格。

可我真是想拥抱一下她,亲一亲她的额角。

我实在是太久没有这样做了。

我想念她。

然而,我等了很久还是没有见到她。

南芝留了下来,也是感慨万千。

我看到了她眼中的爱意,对她说道:“南芝,谢谢你。当初我有什么举动让你误会了,我在这里对你作出郑重道歉。对不起。”

“道歉什么啊?”南芝一怔,已经听明白了我的意思,继而笑了起来,“江霏姐这段时间特别辛苦,每天都在照顾你,为了不让你的身体和器官萎缩,每天都为你按摩,每天都照顾到你至深夜。我啊,自认比不上她的。”

“你们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什么比上比不上的。”我笑了笑,觉得心头松了一口气。

等到傍晚她终于回来了,脸上哭过的痕迹都不见了,她恢复了平静。

可我看在眼里还是心痛。

“霏,我想抱一抱你。”我对她说道,我还是不能动弹。

“……好。”她似乎不可置信,但还是走了过来,在我面前站定,拥抱了我一下。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傻瓜啊。”

良久,我才从她口中听到这句话。

——爱情里面,哪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啊,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本文到这里,真的要完结了。一年半,153万字。还是悬疑文,感慨啊。

写这个文文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困难,一开始也没想到自己能写这么长,本来说20万完结,可是一咬牙写到了153万,期间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

遇到了一些小天使,又有一些小天使离开。

最后留下来还订阅了正版的都是真爱。

没有订阅正版的童鞋就没有坚持冷频的作者,这是真话,哈哈。真的非常感谢。

本文很可能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类似的文文近期先不写了,每个案件都很烧脑,哈哈,肚子里的干货没多少了。

但是,还是暂定了几个悬疑的坑的,在不久的将来会开始更新,大家有兴趣的话给我藏一个让我涨涨预收吧,点开作者专栏就能看到啦~~不介意也给我的作者专栏收一个吧,争取早日达到1000作收哈哈哈。鞠躬~

·《妖怪杂货店》与本文是同系列文。

·《明明对我动了心》,校园言情,这本我写了试读章节,个人感觉会非常精彩!!!很挑战

·《纪法医宠妻日志》原名《女主她有预言术》,这本,我半年多前就在构思了,思路逐渐成熟,但预收太少了不敢轻易开~

·《小叔叔》,估计会写卧底,这本也很带感,哈哈哈。

嗯,大概是这样,广告。

然后有些不知道该怎样说了,心情复杂。

我写到最后一个案件,《马革裹尸》的时候其实很担心自己圆不回来,这个文,我没有大纲,只有在写新案件的时候才会写一条主线,即使本文结局在我刚开文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然而,要将120万字圆回来……那是多么困难。

一个很可怕的工程。

我一度不敢去想这个文会变成怎么样,只能尽力去想脑洞,去构思剧情,然后,给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最后,我做到了。

松了一口气。

文文到了11月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留言了,我又是在冷频,自己写得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最喜欢的还是狼人杀的案件,写得我畅快淋漓,也不知道你们对本书的观感如何。

唯一觉得可惜的是,连载了一年多,连2000条评论都没有。

别这么佛好不好qaq致冷系作者需要你们的关怀啊!!给我留言吧!!!

过几天会标注完结。

希望我们,下本能再见。

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

好吧。最后一次在这里说话了。

真的有些不舍。

大家,晚安。阅读愉快。

容转码用时:0.0477秒,程序执行:0.0586秒,全部用时:0.106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