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我和上司成情敌 > 41---43

第一卷小人物的官场 41---43

作品:我和上司成情敌 作者:梁上君子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11631 更新时间:2020-01-14 21:14

第41章孩子是亲骨肉

这时,小菊带着阳阳从二楼下来了,阳阳一见罗天运,就扑了过去,一边喊:“爸爸,”一边哭着。

罗天运抱着儿子,这个属于自己真正的儿子,心情此时变得非常地复杂。他尽管幻想着有自己的孩子,尽管他和阳阳还是建立了感情,毕竟有

一年多的时候,毕竟阳阳一直管他喊着爸爸,可真正得知阳阳是自己的亲骨肉时,他此时的情感还是很复杂,很复杂的。

“我要妈妈。”阳阳哭着说了一句。

“阳阳,这才是你的亲妈妈。”罗天运突然指着栾小雪说,马英杰,小菊以及栾小雪全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罗天运此时会这么说。

“她不是我的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阳阳哭得更凶了。

“阳阳乖,阳阳听话。她才是你真正的妈妈,你快叫妈妈。”罗天运一边用手去擦阳阳脸上的泪水,一边说着。

栾小雪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去,她在这个时候,彻底相信罗天运以前并不知道阳阳是她的孩子,是属于她和他共同的孩子。她一

下子原谅了罗天运,望着罗天运说:“孩子还小,你不要逼他了,慢慢来。”

“你不恨我了?”罗天运望着栾小雪问了一句。

马英杰此时的心情也格外复杂,罗天运并没有问关于孩子的事情,而栾小雪原谅了罗天运,这让他倍感意外,他以为栾小雪一时间不会接受这

件事情,也不会原谅他们的。

“不恨了。兰姐估计有她的苦衷吧,我去看了阳阳的房间,她对阳阳是发自内心地关心着,就凭这一点,我也应该原谅她吧。”栾小雪说了一句

“栾小雪,你真好。”马英杰此时接了一句。“兰姐,确实是有苦衷。她,她不能生孩子,所以,所以,才领养了阳阳。”马英杰解释了一句,他

不敢告诉栾小雪,司徒兰其实已经让栾小雪不能再怀孕了,而且司徒兰是精心策划调包孩子的事情。

“现在不说我的事情了,兰姐到底怎么样了?”栾小雪又问了一句,相比司徒兰的事情而言,栾小雪认为她的事情此时显得不再重要了。只要罗

天运承认了这孩子是她和他共同的孩子,而且罗天运还让孩子管她喊妈妈,她就很知足了。

小菊此时很知趣地把阳阳抱走了,客厅里只剩下罗天运,马英杰和栾小雪。

“她的问题很复杂,一时间怕是出不来的。”罗天运叹了一口气。

“书记,我去马大姐家里找找好吗?”马英杰此时望着罗天运问。

“都是我的错,是我对她的关心太少,太少了。怎么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呢?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罗天运抱住了自己的头,朱

天运书记让他不惜代价也要把司徒兰弄出来,可他问了,司徒兰和丁红叶是谋杀杰克先生的凶手,这两个女人是疯了,怎么会突然杀人呢?而

且还是杰克先生,不是说杰克先生回自己的国家了吗?如果不是丁红叶的一批海关走私品被扣,杰克先生是生是死,罗天运至今蒙在鼓里。

“书记,你别自责了。我,我其实有责任。我有次看到兰姐和杰克先生很亲密地在一起,但是我躲开了。我不敢说这件事,也不敢问兰姐这件事

。而且你让我查兰姐和丁红叶的事情,我就是从孙紫娟市长哪里听说不在他们没关系,就没有认真去调查。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兰姐。”马

英杰这个时候是真心自责着,如果他能够及时问问司徒兰和杰克先生的事情,如果他,他不是一再拒绝司徒兰,她和杰克先生会纠缠在一起吗

?只是司徒兰和丁红叶怎么会谋杀杰克先生呢?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马英杰,罗天运也在纳闷着。

丁红叶就算没有谋杀罪,她身上的罪就足够她这辈子没想再出来的。可是司徒兰不一样啊,她并不缺钱,她却偏偏和丁红叶搅在了一起,丁红

叶可是什么事都敢干的人。

罗天运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担心过司徒兰,可是他最终还是忽略了她,还是对她关心不够。他真的很内疚啊,如果司徒兰这一件真的罪大恶极

的话,罗天运怎么好对老爷子交代呢?

就在这个时候,罗天运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朱天佑书记的,罗天运更内疚了,他还不如朱天佑书记对司徒兰的关心呢。

“大书记,”罗天运此时声音哽咽着。

“情况怎么样了?”朱天佑书记在手机另一端问着。

“大书记,情况很不好。小兰,小兰她和丁红叶搅在了一起,而且她们是谋杀杰克先生的谋后指使,她有谋杀罪啊。别的事情还要好说一点,可

是这件事,涉及到国际影响,恐怕很难办。”罗天运此时是哀莫大于心死了。

“什么?她怎么参与到杀人的事件之中呢?天运,我确实没想到事件这么复杂,只是老爷子把小兰交给了你和我照顾,我们都失职了啊。现在,

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尽量免除对小兰的终身处罚。这样,你再去找找老爷子的战友,部下,我马上回北京,让我夫人去走走夫人路线,求

求高层,尽量保下小兰的命吧。”朱天佑书记的声音也越来越沉重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司徒兰怎么会参与到谋杀的事件之中呢?这之间必定有隐

情,可是无论有多少的隐情,谋杀罪已定事实。

“谢谢大书记,我这就去办。”罗天运一说完,朱天佑书记就挂了电话。

栾小雪听到了全部的电话,她的后背是一股阴冷的感觉,她没有想到司徒兰会杀人,司徒兰竟然这么大的胆子啊,人都敢杀啊,这么狠的一个

女人,居然对阳阳如此之好,栾小雪真的理解不了司徒兰是一个什么人了。

马英杰此时说:“书记,我也去求马大姐帮忙。”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分头行动。”罗天运说完,吩咐阿姨开饭。虽然这是司徒兰的家,可现在罗天运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当然了,他在和

司徒兰举行婚礼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了。至少在阿姨和警卫们的眼里,罗天运与司徒兰一样,就是一家之主了。

吃饭的时候,阳阳又哭着闹着要妈妈,栾小雪在一旁既尴尬,也无限地难过,自己的儿子却不认得自己,自己的儿子却不需要她这个当妈妈的

,这种心酸让她忍不住又想哭。

罗天运放下碗,把阳阳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哄阳阳说:“阳阳,吃饭好吗?吃完饭,让小菊阿姨还有那位妈妈带你去游乐园好吗?”罗天运又指

着栾小雪,让阳阳认识这位才是他的妈妈。

“她不是妈妈,她不是妈妈,我要妈妈。”阳阳还是哭闹着。罗天运却举起了手,想要往阳阳身上打,栾小雪一下子冲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说:“

他还是孩子,你急什么呢?”

阳阳一见罗天运这个样子,哭得更厉害了,栾小雪便说:“小菊,我们带阳阳去玩吧。”说着,也不看罗天运,径直站了起来。

小菊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听栾小雪的话,栾小雪提高声音说:“走啊。”小菊便清楚,司徒兰不在了,栾小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这

个家的主人,而且很有可能和罗天运会成为一家子,她是不能得罪栾小雪的。

小菊抱起了阳阳,和栾小雪一起往门外走。罗天运没有阻止,马英杰想说什么,见罗天运一脸的沉重,不敢说话。

这顿饭吃得很是沉闷,一吃完,马英杰便说:“书记,我们走吧。”说着,马英杰就站了起来,准备去找司机拿钥匙。

罗天运也沉闷地站了起来,看着马英杰很熟悉地找司机要着钥匙,而且去了车库,把司徒兰的法拉利车开了出来,他才知道,其实他在这个家

一直是缺位的,他对司徒兰也一直是缺位的。

上车后,罗天运说了一句:“我去老爷子的同事家里,在紫竹院附近,你把我丢在紫竹院门口就行,回家时,我自己打车回去。你开着车去找找

马大姐,看看她怎么说。”

“好的,书记。”马英杰一边开车,一边应着罗天运的话。一路上,罗天运没再说话,他的心沉重到了极点,司徒兰的案子是他无法原谅自己的

一个楚痛,而且儿子现在不认栾小雪,也是他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件事。如果儿子一直不肯认栾小雪的话,他毁了两个女人。而且,司徒兰现在

这个样子,他更没办法娶栾小雪的。他很想和马英杰谈谈栾小雪的问题,可是话到了嘴里又不知道如何去谈。

直到车子停在紫竹院门口,罗天运从车子里走下来时对马英杰说了一句:“你多关心一下栾小雪吧。”

“好的,书记。”马英杰应了一句,他其实不明白罗天运此时说这话的意思。

罗天运走了,马英杰把车子开动后,直奔马大姐的家里。一进马大姐的家,马大姐便热情地迎了出来,一边打量马英杰,一边说:“小家伙又成

熟不少,基层很锻炼人吧?”

“是的,马大姐,谢谢您一路以后对我的关心和照顾。”马英杰客气了一下。

###第42章大小姐出事了

马大姐示意马英杰坐下来说话,阿姨送来了茶水,马英杰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这毕竟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而且马大姐和司徒兰之间没有多少的

交情,至少司徒兰从来不愿意见马大姐的。

马大姐一看马英杰的样子,就猜到了他一定有事,而且是很难的事情。不过,她还是问了一句:“有事吧?”

马英杰见马大姐如此问,马上说:“大姐,我有事求您帮忙。”

“说吧。”马大姐平静地说了一句。

“是,是我们书记家里的事情,司徒兰,是司徒兰的事,她,她被公安局带走了,现在情况很不明朗。”马英杰结巴地说着。

“司徒兰?欧阳老爷子家的二女儿是吧?罗天运的爱人?”马大姐问了一句。

“是的。”马英杰一边点头,一边说。

“她不是很有本事的吗?而且不是很会赚钱的吗?怎么突然进去了呢?”马大姐显然认得司徒兰,而且听她的语气,对司徒兰没什么好感。

“听说和丁红叶的案子搅和在一起,她们是指使警卫谋杀杰克先生的主谋。”马英杰简约地把事件说了一下。

“红二代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做的,江山是我们父辈打下来的不错,但是不能证明,我们就可以无恶不作的。丁红叶这个女人我熟悉,没有她不敢

碰的事情,我对丁红叶平时都是绕道而走,司徒兰胆子不小嘛,而且居然敢玩谋杀事件。这件事不好办啊,谋杀事件超过了最基本的底线。你

去看看几个红二代会玩这种事情?大家都可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着,但是大家的底线是不会杀人的。”马大姐望着马英杰如此说着。

马英杰的后背此时已经是冷汗淋漓,如果马大姐都难以办到的事情,恐怕司徒兰的问题就真的严重了。

“马英杰,这样吧,我其实对你,对罗天运都很是看好的。既然你们上门来找我,也是信任我。但是这件事真的有些难度,我尽力去为你们说说

话,最终的结果如果,我也不能打什么保票的。”马大姐没有把话说死。

“大姐,太感激你了。只要,只要保住兰姐的一条命就行了,至如她为什么要谋杀杰克先生,目前我和书记都不清楚原因。您能不能让安排书记

去见司徒兰一面呢?”马英杰继续求着马大姐。

“这个应该问题不大,你等等,我问问情况。”马大姐说着,进了她的卧室,至如她和谁打电话,马英杰并不清楚。只时十分钟后,马大姐从卧

室里走出来时,望着马英杰说:“司徒兰的问题很有些严重,她不仅是谋杀罪,而且和丁红叶一起圈地,洗黑钱,到目前为止,往境外转了五十

亿人民币啊,我都震惊了,丁红叶这女人胆子太大了。只是我不清楚,司徒兰不是从国外带回来很多资金吗?她怎么要和丁红叶搅在一起,而

且不仅参与洗黑钱,还帮着丁红叶把钱一笔一笔往境外转,杰克先生就是她们往境外转钱的最大帮手,估计在转钱的过程中,产生了矛盾,或

者是怕杰克先生告发她们,就干脆杀人灭口。”马大姐没有具体回案情,她打电话时,对方也就是随口讲了一下案情,当然答应马大姐的要求,

明天可以让罗天运去面见司徒兰。

马英杰对马大姐千恩万谢之后,怕罗天运担心,就早早地从马大姐家里出来了。当他开车回到司徒兰的家里时,栾小雪和罗天运坐在客厅里,

罗天运一脸的痛苦相,可见情况并不乐观。

栾小雪在一旁安慰罗天运说:“你不要太难过了,她不是小孩子,自己做的事,自己应该负责任的。”

罗天运正要说话,一见马英杰进来了,赶紧问:“怎么样?”

“书记,马大姐说,明天安排你和兰姐见一面。兰姐的案情很复杂,她和丁红叶往境外转了五十亿人民币。”马英杰说了一句。

“什么?”罗天运不大相信地盯住了马英杰。

“她们洗黑钱,通过杰克先生往境外转了五十个亿的资金。”马英杰重复了一句,栾小雪此时也极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们哪里有这么多钱

啊?五十个亿啊,栾小雪真的不敢想象啊。

这天夜里,罗天运一夜都没有睡好,这天夜里,栾小雪也一夜没有睡好。她不知道接下来,她和罗天运该怎么办,孩子该怎么办。如果司徒兰

没有出事,她会和司徒兰摊牌,她会直接告诉司徒兰,她不要再让,不想再等,她要嫁给罗天运,为了她和他的儿子,为了给孩子一个健康的

环境。可现在,司徒兰这个样子了,她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吗?

栾小雪这个夜里,痛苦极子。

第二天,罗天运由马英杰开车送他去了关押司徒兰的地方,马英杰在车子里等着罗天运,他一个人进去了。他见到了司徒兰,司徒兰在一夜之

间,头发竟然白了三分之一,不到四十岁的司徒兰,竟然一夜之间白发猛长,罗天运心酸得想哭,可他忍住了将要落下来的眼泪。

司徒兰一见罗天运,就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她一边哭一边说:“天运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一定要救我,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啊,

我想阳阳了。”

罗天运的眼泪此时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他把司徒兰扶到椅子上面坐下,一边替司徒兰擦眼泪,一边说:“小兰,我对不起你。是我毁了你,也

是我害了你。哪怕倾家荡产,我也要救下你的命。”

“天运哥哥,你不要这么说,你不要这么说。”司徒兰哭得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

“小兰,我已经让阳阳认栾小雪为妈妈了,孩子是栾小雪的对吗?是你调了包对吗?”罗天运问了一句。

司徒兰没想到罗天运会在这个时候问起阳阳的事件,不由得怒目而视,她指着罗天运说:“罗天运,你还是放不下这个野丫头,你还是把这个野

丫头看得比我重要。我苦心为你经营着一切,我苦心想助你一臂之力,可你,可你呢?这么多年来,无论我为你付出什么,无论我如何做,你

就是不看我一眼。

对,阳阳是这个野丫头的孩子,阳阳也是我调了包。但是我给了阳阳最好的生活,我在美国替阳阳置买了三百万的别墅,我准备带阳阳在美国

好好培养,因为他身上流着你的血,你知道吗?罗天运,就因为阳阳身上流着你的血,我不惜一切代价往美国转资金,除了阳阳的成长,就是

渴望有一天,你能够进入政治局里去,江山有你父亲,更有我父亲的功劳,凭什么他们能坐,你就不能坐呢?我不是贪钱的人,可是阳阳需要

好的成长环境,你以后还需要大量的钱。所以,我才和丁红叶走得这么近,所以,我才在吴都圈了那么多的地。可是,我没有想到杰克先生对

纠缠不休,他要我嫁给他,如果我不嫁给他,他就要举报我和丁红叶,再说了,我们很多的资金都是靠着他转入境外的,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

一个男人而毁掉我们的大事业,所以,我和丁红叶一合计,让警卫在杰克先生的车上做了手脚,制造了车毁人亡的交通事故,我们满以为做得

天衣无缝,可是丁红叶,丁红叶她,她竟然全召供了。”

司徒兰说得极有道理一样,仿佛她这么做,全是为了罗天运,为了阳阳。

罗天运听着司徒兰的话,此时,他不仅仅是痛,而是一股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一种复杂悲怆,他能对司徒兰再说什么呢?她从来都那么有自主,

而且她从来都好么自作主张,还有她的野心太大,他进不进政治局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要用这样的代价,他就算进去了,他就算如司徒兰所愿

,一切都会变得极为不光彩的。

“小兰,我一切对你关心不够,我很内疚,很内疚。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实实在在没有想到,你怎么会和丁红叶搅在一起呢?她什么事都能干,

敢干,会干,因为她不存在失去,因为她以前一无所有。可是你不一样啊,是的,江山是我们父辈们打下来的,我们现在不是比很多人幸运吗

?你不是也比很多人在享受这种打下江山的成果吗?可你为什么还不能满足呢?我们和丁红叶不一样,不是一类人,我们如果失去的就是几代

人的失去。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小兰,我确实对你关心不够,确实不应该让你对我心存幻想。我就不应该答应娶你,你明明知道我不会爱你,你也明明知道我爱的人是栾小雪

,最想娶的人也是她。可是我们,我们为了一种目的,都在干着最蠢的傻事。

小兰,无论如何,是我先对不起你。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保下你一条命的。还有,天运书记也回北京了,他也在为你的事奔波着,所以,还

有马英杰,他昨晚求了马大姐,见你是马大姐安排的。我昨晚也找了爸爸的老战友,他们都在为你奔波着,所以,小兰,你一定要坚强,而且

不要做傻事,该我们退还的钱物,我们退还。北京的房子,车子都可以买掉,只要能够留下你的命,只要能够保你出来,怎么做,我都会愿意

的。”

###第43章有情人终成眷属

罗天运此时说得相当沉重,五十亿啊,不是小数目。

“天运哥哥,”司徒兰突然又哭了起来,“谢谢你。”司徒兰哽咽地说了一句。

“小兰,你一定要保重,好好吃饭,睡觉。相信我,相信天运书记,还有马英杰,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罗天运站了起来,他还要为司徒兰

的事件去奔走着。

司徒兰见罗天运要走,又一次扑进了他的怀里,这一次她没有哭,而是对罗天运说:“天运哥哥,抱抱我。”

罗天运倒是想哭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司徒兰,此时无助得如同孩子。他重重地把司徒兰抱进了自己的怀抱,拍着她的后背说:“小兰,别怕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的,而且我会等你出来的。”

罗天运的话一落,司徒兰竟然用力推开了罗天运,罗天运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说错了,惊异地盯住了司徒兰,司徒兰却一脸严肃,对着罗天运

说:“我不要你同情我,不要你等我。我会和你离婚的,你娶栾小雪吧,这样,你们一家人可以团聚了,也有利于阳阳的成长。”

“小兰,别说傻话了。我会等你出来的,我准备让马英杰娶了栾小雪,我回北京来陪你,等你出来。”罗天运满脸关怀地看着司徒兰。

“天运哥哥,”司徒兰叫了一句,泪水,再一次不听话地流了一脸。

“傻瓜,别哭了。”罗天运走近了司徒兰,伸手擦掉了司徒兰脸上的泪水。

司徒兰没有动,她此时多希望这一幕静止不动啊,她做梦都想要的一幕,她幻想过无数次的一幕,竟然在这个地方实现着,这个她用心一直在

爱着男人,竟然是在这样的地方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她想象中的爱啊。

还有哪一种心酸比这一刻更强大的呢?还有哪一种无奈一如此时呢?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刻,打死司徒兰,她也不会和丁红叶搅和在一起,她

多想用巨大无比的经济实力助罗天运一臂之力,她多想彻彻底底地赢得他的心。可是,这一刻的到来,竟然是在这里,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司徒兰真的悲痛了,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悲痛,这种痛远比失去父亲的时候来得彻底,来得真切,甚至来得强大。

罗天运走的时候,司徒兰突然在他的身后说了一句:“我想见见天运哥哥。”

罗天运不得不回头看了司徒兰一眼,缓慢地点了点头。

从局子里出来的罗天运,伤感到了极点。马英杰一看罗天运走了出来,便迎了上去,罗天运说了一句:“走吧。”

马英杰替罗天运把车门打开了,罗天运钻进车子后,拨通了朱天佑书记的电话,电话一通,朱天佑书记先说话了:“天运,小兰的问题很严重。

“是的,大书记。我也有错,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身边一位领导干部,竟然半点也没有察觉,所以,我决定辞职,只求保住小兰的命,而且

能够保外就医。”罗天运在手机中如此说着,马英杰听得清清楚楚,他开车的手一颤,车子扭了几下,罗天运意识到了,瞪了一眼马英杰,马英

杰赶紧认真开车。

“小兰是小兰,不过一切要等组织调查清楚,才能决定你有没有问题。”朱天佑书记在手机里说了一句。

“大书记,我本人绝对经得起组织调查,但是小兰的事情,我是真心内疚了。所以,我会尽快递交辞职申请,请大书记成全。另外,小兰说想见

您一面,您能去见见她吗?”罗天运询问地说了一句。

“好的。我抽空去见见司徒兰,至如你的事情,目前肯定会停职接受调查的。”朱天佑书记说了一句。

“我知道的。”罗天运反正心态平和下来了。

“你也别太内疚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好过。我夫人已经去找相关领导夫人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的。”朱天佑书记安慰着罗天运。

“谢谢大书记。”罗天运客气了一番,朱天佑书记便挂了电话。

马英杰一直在安静听着罗天运的电话,直到他挂掉电话,马英杰的心情也跟着揪了起来,他肯定不希望罗天运辞职啊,可是他又不得不为罗天

运此时的举措而感动。

司徒兰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马英杰很清楚与罗天运并没有多少的关系。就在马英杰如此想的时候,罗天运说话了,他对马英杰说:“马英杰,

栾小雪交给你了,阳阳,我自己带着。”

罗天运的话一落,马英杰接了一句:“栾小雪这次不会放手阳阳的。”

“她还年轻,你们今后还可以有属于你们的孩子,可我,我和小兰只剩下阳阳了,所以,你要做做栾小雪的工作,你们这一次是真正意义地结婚

,尽快生一个属于你们的孩子,栾小雪就不会想阳阳了。”罗天运如此说着,马英杰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老板是要他娶栾小雪为妻,这一

次是要栾小雪变成自己真正的妻子。

马英杰想说点什么,罗天运打断了他,继续说:“马英杰,栾小雪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你们相处了这么久,相信她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我

对不起栾小雪,可是我不能丢下小兰不管。特别是这个时候,我更不能离开小兰的。相信你能够理解我的决定,也相信你能够好好待着栾小雪

。”罗天运这个时候已经平静下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决定,要等司徒兰出来。

“书记,”马英杰很激动地叫了一声,他没想到罗天运要为司徒兰作出如此大的牺牲。

“什么都别说了,好好待着栾小雪吧。”罗天运说了一句。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直到车子驶进司徒兰的家里,马英杰和罗天运都没再说一句话。

回家后,罗天运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里,马英杰感觉罗天运一直在打电话,而他要等栾小雪,栾小雪,小菊还有阳阳去玩去了。

栾小雪们终于回来了,马英杰一见栾小雪,就对栾小雪说了一句:“栾小雪,我找你有事。”说着就往外走,栾小雪便跟了出去。

在院子外面,马英杰把罗天运的决定告诉了栾小雪,栾小雪惊得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马英杰说的话是真的。

“不,我不能接受。我要去找他。”栾小雪说着,就要进屋找罗天运,马英杰一把拉住了栾小雪,他望着栾小雪说:“兰姐这次犯的事情太大,这

房子,还有车子等等东西很有可能要为兰姐抵债的,而且老板已经决定辞职了,只有这样,才能够保住兰姐的命,而且求得从轻判决。”

马英杰的话一落,栾小雪整个人软在地方,她的眼泪如雨点般地往下落着,她没办法接受这一切,她也不能相信她和他会以这样的结局而告终

,她接受不了。

“栾小雪,我会好好待你的。”马英杰压低声音安慰着栾小雪。

“马英杰,我不能嫁给你,特别是在这样的时候。我不能,我要等他,我愿意等他,我会把我赚的钱全部拿出来,我不能让他没有地方安家的,

我不能,做不到。”栾小雪哭了,她哭得特别特别地伤心,难过。此时,她是为他而哭,为他如此付出而哭。

栾小雪的话,罗天运全听到了,他的眼睛潮湿了一下,只要有栾小雪的这句话,他就心满意足了,他没有白白地痛爱这个丫头一场。

第二天,朱天佑书记去见了司徒兰,司徒兰同样哭了,哭得朱天佑书记也是一阵发酸。朱天佑书记对司徒兰说:“小兰,你别太难过了,转到境

外的资金已经追回了很多。天运说把房子和车子全部卖掉,还有,他已经决定辞职,回北京等你出来,所以,你一定要坚强一些,你还有我,

有天运。我们都是你的亲人,明白吗?”

司徒兰一边哭,一边摇头。朱天佑急了,望着司徒兰说:“小兰,你还年轻,相信我们,我们会想办法的。”

“天运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不起你们,但是错是我自己造成的,与天运哥哥真的没有半点关系,我不要他辞职,我会好好配合组织,交

待自己的问题。但是,天运哥哥,我要请你一个忙好吗?”司徒兰此时平静了许多,一脸期待地看着朱天佑。

“说吧。”朱天佑书记看着司徒兰说。

“我和天运哥哥的结婚是假的,他从来没有碰过我。他只是为了让我爸安心,才答应和我假结婚的。他其实有一个爱人,一个叫栾小雪的小姑娘

,他们现在有一个孩子,就是阳阳。是我抢了栾小雪的孩子,强行拆散了他们。听说栾小雪目前的厂子办得不错,阳阳以后跟着他的亲妈和亲

爸,有一个健康的家庭,对他的成长极为有利。所以,天运哥哥,你帮我成全他们好吗?你不要怪他们,他们是在我姐姐出事之后好上的,是

我强行拆散了他们。而且天运哥哥除了这个小姑娘外,没有任何女人,他确实是一个好男人,在其他的问题上,他也是经得起组织调查的。除

了这个小姑娘外,天运哥哥真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司徒兰望着朱天佑把她想说的话全说了出来,她昨天对罗天运的所言所行,很感动。

这个时候,只有她亲自告诉朱天佑书记,关于罗天运和栾小雪之间的故事,罗天运才不会受到指责和牵连。

司徒兰不仅这么说了,而且还把一份离婚协议书交给了朱天佑,她希望和罗天运正式离婚。

朱天佑书记尽管知道罗天运和司徒兰之间有些问题,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至今居然只有夫妻名份,却没有夫妻之实,他也万万没想

到,司徒兰领带的孩子,其实就是罗天运的亲生儿子。这些事超出了朱天佑书记的想象范围,但是司徒兰此时绝对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而且

绝对是真心希望他帮助罗天运和栾小雪在一起。

从司徒兰这里出来后,朱天佑书记给罗天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通,朱天佑书记便说:“我见了小兰。”

“大书记,小兰的情绪还好吧?”罗天运问了一句。

“天运,你和她的事情我全知道了,你和栾小雪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朱天佑书记在手机另一端如此说了一句。

罗天运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司徒兰会对朱天佑书记讲栾小雪,他此时很有些尴尬,不由说:“大书记,是我对不起小兰,我愿意接受组织上的处

罚。”

朱天佑书记却长叹了一声,接着说:“你们两个此时都很让我感动,小兰说,她的错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她会主动对组织上交待清楚问题,只是

希望你不要辞职。另外,她让我成全你和栾小雪,是她强行拆散了你们,阳阳是你和栾小雪的孩子,她希望你们结婚,希望给阳阳一个完完全

全的家庭。”

朱天佑的话一落,罗天运又有想哭的冲动,那个霸道的司徒兰,居然会主动地凑和他和栾小雪之间的事情,可是这个时候,他能娶栾小雪吗?

“大书记,我已经让马英杰娶栾小雪为妻,我会等小兰出来的。”罗天运回了一句。

“天运,你们这些事乱七八糟的,我都被绕糊涂了。但是如果你真和栾小雪相爱,就娶了人家吧,再说了,你们还有孩子,总是为孩子想一想吧

。另外,小兰把你们的离婚协议书交给了你,既然是她的意思,你们就顺了她吧,以后经常去看看她,善待她就行了。暂时先让她在里面呆着

,她转走的资金尽快填补好,过了这个风头,我再来想办法,让她保外就医。”朱天佑书记如此说着。

罗天运很是感慨,既为司徒兰的大度,又为朱天佑书记真心真意的帮助。

“谢谢书记。”罗天运感激地说了一句。

“不过,天运,你暂时是不能重用的,过了这个风头再说,对你,对小兰都有好处,我会找组织上说清楚的。”朱天佑书记又补充了一句。

“我一切听大书记安排。”罗天运说着,朱天佑书记“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在罗天运和马英杰的共同努力下,司徒兰的房子,车子全部卖掉了,填补了司徒兰造成的经济损失,最后,司徒兰因为认罪态度很好,而且积

极退赔了经济损失,判了十年。当然,朱天佑书记已经对罗天运有所交待,一年后会想办法让司徒兰保外就医。

栾小雪一直在北京帮着罗天运和马英杰处理这些事情,当这些事处理完后,栾小雪才送小菊去了美国,而她在这个时候执意要嫁给罗天运,可

罗天运已经被停职了,虽然司徒兰有意成全他和栾小雪,可此时的他,反而觉得会拖累栾小雪,他找到栾小雪,对栾小雪说:“丫头,你还是嫁

给马英杰吧。马英杰的前途无限,肯定比我走得远,走得好。”

栾小雪望着罗天运,果断地摇着头说:“我栾小雪不是那种贪图富贵的人,越是这样的时候,我越不能放下你。再说了,我们还有阳阳,就算你

不为官,我现在也有能力养活你,养活阳阳。我们好不容易一家人才团聚,我不要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也不允许你再说这样的话。而且,我爱

你,我是真心真意爱你的。”说完,栾小雪第一次那么主动地抱住了罗天运,这也是栾小雪第一次如此大胆地对罗天运说着“爱”字。

阳阳这一段一直和栾小雪睡在一起,他逐渐接受了栾小雪就是他的妈妈。此时,他站在一边,笑着看着这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全文完)

容转码用时:0.0346秒,程序执行:0.061秒,全部用时:0.0956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