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卧底的极品人生 > 第五集

番外 第五集

作品:卧底的极品人生 作者:喻然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8861 更新时间:2020-01-14 20:21

第五集

138.三分监区办公室。内。夜。

警报器突然发出警报!

周桂林、张林生、李力三人迅速起身。朝刘小兵监舍跑去。

李力提脚,“啪”的一声,刘小兵监舍的门被踢开。监舍所有的罪犯被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张林生一个飞跃,上前,一个抱臂背摔将那人按在地上。

同犯:打架了!打架了!快报告干部?

张林生:安静,我是张林生。

周桂林迅速打开灯,竟是张进。李力拿出手铐,将其铐住。

周桂林:果真是你。带走!

张林生、李力将张进押出监舍。

周桂林走到刘小兵面前。

周桂林:刘小兵,你没事吧?

刘小兵从上铺下来:周科长,我没事,多亏你们。

周桂林:其他人继续休息。刘小兵你也跟我走。

说着拿起对讲机。

周桂林:所有值班警察立即进监。

对讲机:收到!

139.三分监区办公室。内。夜。

张林生扭过电脑显示屏。

张林生:你自己看看,张进,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力:老实交代吧!

张进:我没有什么可交代的。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李力:张进,你不是结巴吗?你这样处心积虑地伪装,为了什么?

周桂林将刘小兵带了进来。

刘小兵欲上前,被周桂林拉住。

刘小兵:(激愤地)张进,老子和你有仇。

张林生:刘小兵,坐下。

刘小兵无力的坐下。

李力:张进,这么快就查出你,你没想到吧?

张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周桂林坐下,点起一支烟:是吗?(转向刘小兵)你妹妹现在在医院,一切平安,你很快就可以见到她。

刘小兵:(惊讶)妹妹?他没有在谢剑手里?她还活着,她真的还活着?(眼泪直下)

周桂林:对,她还活着,歹徒多次想杀害她。你为什么认为你妹妹在谢剑手里?

刘小兵:(起立)周科长,张大,李指导,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擦眼泪)。洪股长为了我牺牲了,现在你们又极力保护我的妹妹,你们的大恩大德....

周桂林:保护你,保护你妹妹是我们的天职,只是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上次接见完后,你的态度大逆转,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刘小兵:我告诉你们,是这样。

【闪回】

刘小兵泪如雨下,端起饭碗,一大口大口的往嘴巴里塞。

突然,刘小兵蹬在地上,将嘴里的饭菜吐了出来,用手指在扒开饭菜,出现一张纸条。

他迅速的打开纸条:“你妹妹在老大手里,你若透底,你妹妹必死无疑”

刘小兵双手颤抖,摊坐在地上。

【返回】

张林生:张进,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进: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桂林:别执迷不悟了,你是刘小兵的夹控,饭是你送的,老实交代吧!

张进:(突然狂妄的大笑)哈....哈.....哈,别费劲了....

140.监区谈话室。内。夜。

周桂林、张林生在询问刘小兵,李力记录。

周桂林:你说说你们三个人的关系吧。

刘小兵起立,深深的弯下腰,向三位警察鞠躬。坐下。

刘小兵:经历这么多,我现在才明白洪股长常说的“感恩之心”。 这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在去A市找妹妹的过程中认识了邓军,很快我们两成为了朋友,他带我认识了谢剑,拜他为大哥,为他充当打手。

周桂林:谢剑是干什么的?

刘小兵:听说原来就是市里的一个无业游民,具体干什么的我不清楚,也不敢打听,只知道那些马仔都叫他谢总,外面一些老板也叫他谢总。

张林生:他做生意?

刘小兵:是的,中和公司,对了,就是那家被炸了的公司,就是他的老板。

周桂林:公司的注册人不是邓军吗?

刘小兵:表面上是邓军,但一直都由谢剑控制。

周桂林:公司经营些什么?

刘小兵:表面上经营钢材水泥什么的,实际上还贩卖毒品,市里一些娱乐场所的毒品都是从中和流出去的。谢剑也知道自己罪恶深重,担心他和他的手下出事,所以前方百计想办法笼络手下。我们被捕前,他向我们承诺,如果哪天出了事情,只要我和邓军将公司所有的事全部担起来,他就将中和公司一半的股份给我和邓军。

张林生:你们同意了?

刘小兵:不同意不行,谢剑心狠手毒。邓军答应了,谢剑就将公司注册到了他的名下,而实际上依旧是自己掌管,邓军不过是个摆设。后来我们发现中和公司洗黑钱,但是想想只要有钱分,管他干什么呢。

周桂林:怎么会来个爆炸案?

刘小兵:我与邓军那段时间鞍前马后,坑蒙拐骗帮他挣了不少钱,谁想我们被抓后,谢剑不仅不履行诺言,没有给我们分红,也不给我们家人一分钱抚养费,并且把我们的股权全部占有。怕我们在监狱说出去,他又拿我们的家人做威胁。邓军释放后找过他,他表面上客客气气,暗地让马仔把邓军狠打了一顿,并实际控制了邓军。邓军知道后想报警,被谢剑的手下发现了,这才有了中和爆炸案的假象,迷惑警方。

周桂林:那谢剑为什么不采取其他手段害邓军,而要制造爆炸案?

刘小兵:邓军和我说过,谢剑不敢轻易害他,因为邓军名义上是中和公司的老板,商界很多人知道他,也知道谢剑的为人,谢剑怕引火上身。

周桂林:夜深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你还要去见你妹妹。

刘小兵激动的站起:明天,是真的?

大家笑了。

周桂林:我们和你说的,哪一次不是真的?

刘小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周桂林:你回去后好好想一想,关于谢剑一伙,还有哪些重要的要说。

刘小兵点头:我会的!

周桂林:另外,我必须告诉你,你要有个思想准备,你妹妹记忆正在恢复中,明天你们见面,一开始她可能不记得你,你要想办法帮她恢复记忆。

刘小兵着急地:怎么会这样?

张林生:一言难尽,相信今后你妹妹会告诉你的。

刘小兵:是不是谢剑那帮人害的?

周桂林点点头。

刘小兵恨着说道:谢剑,老子与你不共戴天。

141.A市汽车站。内。日。

两辆司法警车驶进A市汽车站。

汽车站内外站满了便衣警察。

接着一辆救护车驶进A市汽车站。

叶淼扶了扶耳麦。

叶淼:周科长,一切准备就绪,可以行动了。

142.警车。内。日。

周桂林:好的。

张林生:你妹妹在爆炸中受了重创,出现了失忆,目前情况好转,等下你要尽量营造你们最后一次分手的场景。

刘小兵:(点头)知道了,张大,谢谢你们。

李力:下车吧!(说着解开刘小兵的手铐)

周桂林:叶队,行动开始。

三人下车。

143.A市汽车站。内。

刘小兵远远的看到刘丽,激动的走上前。

医生:(走上前拦住刘小兵)你保持平静!

刘小兵点头。刘丽空洞的看着汽车站穿流的人和车。

刘小兵:妹!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刘小兵。

刘丽:刘...小...兵!刘小兵!你是谁?

医生:你叫什么名字?

刘丽摇头。

刘小兵:你是刘丽啊,我叫刘小兵,我是哥哥啊!

刘丽:我叫刘丽,刘...丽?我还有个哥哥?我怎么都没有见过?

刘小兵:(焦急地)对!对!我就是你哥!

医生拉过刘小兵。

医生:你们最后一次分手的时候都说了什么?你想想。

刘小兵:好,我试试!

这时一辆中巴车鸣着喇叭开来。

售票员(蒋丽娟):车子马上要走了,旅客朋友们赶快上车。

刘丽愣愣的看着车子。

医生示意刘小兵上前,刘小兵走到刘丽身边,拉起刘丽的手。

刘小兵:妹,哥不读了。

刘丽依旧愣愣的看着车子。

刘小兵:哪里有妹妹供哥哥读书的,哥不读了。

车子启动,刘丽看了看刘小兵,又看了看车子,突然快速的往车子跑去。

刘丽:(边跑边喊)等...等!

汽车停下,刘丽慌忙的上车。刘小兵泪流满面。

车子开动。刘小兵大声的喊道:“妹,记得写信。”

刘丽将头伸出窗户。挥着手。

刘丽:哥......!

车子停下,刘小兵朝汽车的跑去。车上,刘丽两人喜极而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刘丽:哥,哥,我想你想得好苦......(眼泪流出)

刘小兵:丽丽,哥找你找得好苦啊。

刘丽:....哥!

144.监区管教股。内。日。

蒋丽娟正在埋头办公。一位邮递员抱着一叠报纸与信走了进来。

蒋丽娟起身:王师傅,辛苦!

邮递员:蒋警官,在忙呐!

蒋丽娟:呵呵,您可真准时。(说着起身泡茶)

邮递员:您别泡了,我还得抓紧把这些送完。说着往外走。

蒋丽娟:那您好走!

145.监区管教股。内。日。

一封署名为邓军的信出现在一大叠信里。蒋丽娟迅速拿起信,仔细的端详,走出办公室。

146.副监区长办公室。内。日。

张林生正在和李力说着什么,蒋丽娟走进来。

蒋丽娟:张大,你看,这封信好奇怪?

张林生站起来,接过信:邓军寄的?

李力:什么,邓军寄来的?他不是死了吗?

说着起身走到张林生面前。

张林生:对,是他写来的,你们看。

三人仔细盯着信。

张林生指了指邮戳:邮戳时间是2013年4月15日8点11分。就是爆炸案发生的当天寄的。怎么才收到呢?

说着张林生将信撕开。打开,阅读。

张林生把信丢在办公桌上:李力,快与我立即赶往A市教堂。蒋大姐,你把信收好,再和监区长说一声。

在蒋丽娟惊愕之时,两人快步往外走。

蒋丽娟莫名其妙看着他们走,这才想到去看信。

147.A市教堂。日。

一辆警车在A市教堂停下。张林生、李力下车,快步走进教堂。

教堂很安静,只有两人鞋跟碰撞地板的声音。整齐的座椅一尘不染,大厅里立着耶稣的雕塑。紫色的玻璃窗透着奇异的光。

画外音:(邓军的声音)A市教堂,后排第二坐有重要物品。

李力走到后二排,弯腰朝椅子底下观望。一个黄色的信封夹在座椅的夹缝里。

148.A市人民医院。内。日。

医生和叶淼站在刘丽的病床边。

叶淼:刘丽,你现在能回忆起你是怎么去中和公司的吗?

刘丽:我在A市找了一个男朋友,叫张进,开始他对我很好....有一天张进说要带我去见他奶奶...

【闪回】

张进挽着刘丽走进一条小巷。

张进:见了奶奶后,你要乖巧点。我奶奶喜欢有礼貌的女孩子。

刘丽幸福的望着张进,连声“嗯!嗯!”

突然小巷里蹦出一条大黑狗,刘丽被突如其来的黑狗吓懵了。张进突然转身就跑。刘丽跟着往回跑。突然一双大手扇了过来,捂着她的嘴巴,直往旁边的小屋子里拖。

刘丽惊慌的大喊却喊不出声音。

【返回】

刘丽失声痛哭。

叶淼:后来发生了什么?

刘丽:他...们...侮辱...了我。

叶淼:(吸了口气)后来就把你控制了,是吗?

刘丽点着头。

叶淼:你认识邓军吗?

将邓军的照片正放在刘丽的眼前。抽出床头柜的纸巾递给刘丽。刘丽擦了擦眼泪。

刘丽:认识,他是来救我的。

【闪回】

(矮小的房子里)屋内堆满看各种杂物。刘丽衣衫不整被粗大的绳将其捆在一把椅子上。嘴巴被蒙住。门外一把大链条锁将门锁住。

(门外)邓军走过屋子,好奇的透过门缝看了看。见有人来,刘丽使劲的挪动凳子。邓军望了望四周,使劲的推动木门。铁锁链张开,李丽刚好看到邓军的脸。邓军凝视着刘丽,指了指链条锁。

画外音

谢剑:邓军,走啦,上个厕所他妈的,怎么这么磨蹭。

邓军惊慌的拉上门。

149.监区谈话室。内。日。

张林生问话,李力记录。周桂林坐着。

李力上前,递给刘小兵一封信。

张林生:刘小兵,这是邓军生前留给你的书信。你看看吧!

刘小兵接过信。打开。

旁白:

兄弟,有一件事在我心里藏了很久,还不告诉你,我怕我会死不瞑目。在谢剑的窝点,我见到过你妹妹,她被锁在杂物间,我没敢救她,也不敢告诉你。这些年坐牢,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像我这种人,朋友不多,不能一错再错,我准备去找谢剑,不管什么条件,只要能将你妹妹换出来都行,这杂碎一直想杀我们两灭口,不过没关系,我手里有他的把柄。我这一去,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不管怎么样,只要你能记得我这个兄弟,我就满足了。还有,一个叫张进的人你要提防,他是谢剑的杀手。

刘小兵看着信,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信纸上。

刘小兵:(折好信双手递给张林生)张大,办完这个案子,能不能将信还给我。

张林生:行!在A市歹徒追杀你的时候,那些人你认识吗?

刘小兵:那些人虽然见的少,但是我认得出来,是谢剑的人。

李力上前,拿出两张照片。

李力:这两个人你认识吗?

刘小兵:认识,他们两都是谢剑的打手,一个叫阿雄,一个叫疯狗。

李力:他们就是潜入医院你妹妹病房的那两个人。

刘小兵:这是谢剑的一贯的作风,他们想抢走我妹妹,就是为了威胁我,要我不配合你们。

张林生:那他加害你母亲是为了什么?你母亲知道你们之间的事?

刘小兵摇了摇头。

刘小兵:我妈妈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我想,他害我妈妈只是引我出来,趁机将我灭口。

150.副监区长办公室。内。日。

周桂林手机通话:黄局,刘小兵今天说的就是这些,我觉得对4.15爆炸案彻底侦破会有帮助...你也这样认为,那就好...目前情况就是这样,有什么情况再向你通报...好的,好的。

151.监区反省室。内。日。

张进使劲的捶打着铁窗户。

张进:(大声)报告!报......告!我有情况要反映!

152.A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日。

宽大的桌子上一张谢剑的通缉令,上面印着谢剑的照片。

黄滨拿起电话:叶淼,立即发布通缉令,全方位缉拿谢剑团伙。

黄滨挂上电话,大步走出办公室。

153.监区管教股。内。日。

蒋丽娟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一封书信,用铅笔在另一张白纸上比划着。

154.副监区长办公室。内。日。

张林生在办公室看罪犯档案。

蒋丽娟拿着一沓信走进张林生办公室。

蒋丽娟:重大发现,重大发现!

李力:什么重大发现?这么兴奋?

蒋丽娟:你来看!

蒋丽娟将信放在张林生的办公桌上。

蒋丽娟:你看,张进一直与这个人通信,管这个人叫“小妮”,而这个人其实就是谢剑

蒋丽娟一张一张的铺开信纸。

蒋丽娟:谢剑为什么知道刘小兵会去医院,你们看,蹊跷就在这里。(念道)“昨天扫地的时候,突然蹦出一条蛇来,吓了我一大跳,呵呵,看来蛇也要出洞了”这,其实就是他们的暗语。

张林生:(将信将疑)还有?

蒋丽娟:你看,这个,每一行的最后一个字组合起来就是“收信当日除之。”这封信是今天收到的。

张林生:我们抢先了一步,张进提前露出了尾巴啊。

周桂林走进来。

张林生起身:周科长,又有重大发现。

周桂林:是吗,那好呀!怎么发现的?

张林生用手一指蒋丽娟。

蒋丽娟不好意思的:那有什么。赶紧给周桂林泡茶。

张林生:消息果然是张进传出去的,他在信中使用的暗语,那个关小妮其实就是谢剑。

周桂林:好,我的意见,再次提审张进。

张林生:张进说要交代。

周桂林:那去吧!

155.监区谈话室。内。日。

张林生提审张进,李力记录。周桂林一旁坐着。

张林生:张进,我们一贯的政策是坦白从宽,你利用刘丽对你的感情,欺骗她,期间谢剑还奸污了她。为了给谢剑通风报信,你在书信中使用暗语。是吗?

张进:你们怎么知道的?

张林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张进:证据,法律讲究证据,你们总的拿出证据。

张林生: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李指导,你拿给他看。

李力起身,随手拿出阿雄与疯狗的照片,放到张进的眼前,张进随即脸色大变。

张林生:你以为你不说,别人也不说?

张进身子开始发抖,不久扑腾一声,跪倒在地。

张进: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们给我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张林生:起来,给你机会?怎么给你机会?

张进站起来:我可以..可以帮你们抓住谢剑。

黄滨:抓住谢剑?凭什么相信你?

张进:我...我...

突然跳起抓起办公桌上的笔往自己的腿上猛扎去。鲜血随即湿了裤腿。

张林生、李力迅速将张进拉住。

周桂林:(大声喝道)张进!你想干嘛!

张进:请你们最后相信我一次,我可以假装逃出去了,去找到谢剑。

张林生:李指导,快去找医生处理伤口。张进!你只需要老老实实地将谢剑的窝点告诉我们!

张进哭着请求:你们就信我一次吧,谢剑那狗娘养的把我害惨了,不抓到他,我洗不清自己呀......

周桂林与张林生相互看了一眼。

156.A市公安局会议室。内。日

黄滨:同志们,4.15爆炸案侦破工作已经进入最关键的时刻,这个案件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得多,在侦破过程中我们的战友洪斌同志光荣牺牲,刘小兵母亲被害,刘小兵妹妹险遭杀害,这两个多月以来发生的重重,我感慨良多啊。现在,收网的时机成熟了,叶队,你把具体安排说一说。

叶淼站起来:好的,根据监狱周科长他们提供的消息,谢剑一伙的窝点就在市郊老工业区,今晚,我们......

157.副监区长办公室。内。日。

李力用刀切开运动鞋底,将跟踪器放了进去。用胶水将切口粘合好。

李力搓了搓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李力:张大,成了!

张林生接过鞋。

张林生:嗯,挺好。(放下鞋)说说你今反对的理由。

李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嗯....这样说吧!洪斌上次反对我们带刘小兵去医院,他牺牲后,我才明白他的初衷。这次也一样,张进虽然是罪犯又是犯罪嫌疑人,但是这是一步险棋,与上次如出一辙,我怕张进有什么意外。

张林生思索了半刻:何尝不是啊....

158.监区监管大门。外。夜。

门半开,张进穿着带血的裤子和准备好的运动鞋,一拐一拐的走出来。

159.4.15案指挥中心。夜。

电脑显示屏上一个红色的小点在移动。黄滨手中拿着对讲机、两眼紧紧的盯着显示屏。

红点停住移动。

黄滨:报告张进停留的位置。

对讲机内:一号报告,查到了,在市郊老工业区,这是一个废弃的化工厂。

黄滨:各组注意,立即包围市郊老工业区废弃的化工厂。

对讲机内:一号收到!二号收到!三号收到!四号收到!

黄滨:行动!

160.A市郊区废弃化工厂。内。夜。

张进与谢剑等人正在吃喝。

张进:大哥,不会离开A市吧?

谢剑:干嘛走?这是咱们的老巢,去哪啊?

谢剑猛地喝了一大口酒:你玩命跑出来,就为了让我离开?你小子不会是......

张进:大哥,我出生入死跟你干,你心里不清楚?

谢剑犹豫片刻,与张进碰杯:量你小子也不敢,来,为你压惊。

161.A市郊区废弃工厂。外。日。

几十个警察与武警全副武装,持枪摸着形成包围。

叶淼拿起话筒: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即投降!

162.A市郊区废弃工厂。内。日。

谢剑抓住张进的衣领,抽出强挺住张进的脑门。

谢剑:你他妈背叛我?

张进:大哥,自首吧!该来的始终要来的。

谢剑狠狠的将张进推到在地。刚要开枪,一名警察开枪击中手臂,枪随即落地。

张进立即一脚踢开手枪后转身朝厂门外跑出,谢剑刚想捡枪,又被几颗子弹打退,他躲到机器后面。

谢剑:哈哈...哈,哈哈...哈,该来的都会来的....哈哈,你们有谁要投降的。说....说!

几个马仔:大...大哥,你先走,我们跟他们拼了....

谢剑:操家伙。

马仔们立即从废弃的机器里拿出手枪。两个马仔来到谢剑身边:“大哥,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谢剑带着两个马仔向隐秘的地方闪去。其余马仔朝外面开枪射击。

四个*打破玻璃窗,从外面飞来。

随即,十几名特警,武警扫射着冲进,众马仔有的倒下,有的纷纷转身逃跑。几名武警把谢剑等人团团围住:“放下枪,放下!”马仔相继丢下手枪。一个特警快步向前,将谢剑戴上亮铮铮的手铐。

163.二监区监管大门。日。

字幕:三年后

大门缓缓打开,身着普通装的刘小兵提着包,在张林生、李力的带领下,走出大门。

在外等候已久的刘丽见刘小兵出来了,跑步迎了上去。

刘丽:哥!

刘小兵放下包,跑上前,紧紧抱住刘丽。

刘丽眼泪直下: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刘小兵:嗯....再也不会分开了...

张林生:好了,你们兄妹终于团圆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刘小兵,和你讲的话你都记住了?

刘小兵松开刘丽,对着张林生、李力深深的鞠躬:张副监区长,李指导员,你们的话我记住了,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李力:那就好!记住了,别再来了,要来,也是来做客!

刘丽对张林生说:你们不仅救了我哥,也救了我,以前我以为监狱好恐怖,监狱警察好凶好可怕。

张林生:你看我们可怕不?

刘丽:不是可怕,是可敬!

大家笑起来。

张林生:不多说了,你们还要赶路,小兵,刘丽,好好生活!

刘小兵:会的,你们放心!

相互挥手告别,刘小兵和刘丽离开。

164.烈士陵园。外。日

刘小兵和刘丽慢慢的走到洪斌的墓前,献上鲜花。

刘小兵:洪股长,我今天被监狱释放了,还有,过两天就清明节了,我和妹妹特意来看看你。以前...我真横,对不住你呀...

刘小兵嘴巴吧嗒吧嗒,抖动着说不出话来,眼泪直下,一把跪倒在墓前,放声痛哭。

片刻。刘丽弯下腰,扶起刘小兵。

刘丽:哥,洪股长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欣慰的。

刘小兵:嗯,以前我很让他失望,今后,我不能让他再失望。

两人慢慢离开。

几辆司法警车开来。刘小兵、刘丽远远看见周桂林、张林生、李力等监狱警察下了车,列队朝洪斌墓碑走去。

洪斌墓前,蒋丽娟与另一女警献上鲜花。狱警们整齐地排好队伍,在周桂林的“敬礼”的口令下,向洪斌行军礼。

镜头慢慢推远。

容转码用时:0.0439秒,程序执行:0.0136秒,全部用时:0.0575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