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言情 > 听说胖子没腐权 > 第185章 完结篇 (18)

正文 第185章 完结篇 (18)

作品:听说胖子没腐权 作者:问卿安否 分类:幻想言情 字数:3090 更新时间:2020-01-14 20:04

不,不该这么问的。

孤身出现在敌方阵营是否合适, 并不是这些大人物会放在心上的顾虑。

他已经从天使身上看到了, 对一些存在来说, 从来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想不想。

那么,微小的他现在做些什么,或什么也不做, 是不会对局面有任何影响的吧。

布昂莱特取下了背上的弓, 有礼地问道:“您驾临的时机恰到好处, 或许您能为我解惑,我的恋人, 可怜的伊莱扎, 为什么会称自己为您的试验品呢,尊敬的陛下。”

早有怀疑, 直到他们说圣骑士和小圣子拥有一样的本质,为高位存在附身的容器、行走世间的圣者,因而纯洁无瑕,力量强大……他就笃定了。能附于天使长容器之身的,除了他本人还能有谁。

他没告诉过谁,尽管这事最好让本人知道, 他也没找到机会说。

谁知道看起来无所不能的天使会不会听到,又会用人道还是不人道的方式解决这件事。至于天使会不会因此受什么损失,关他屁事。

但那是在他对深渊的君主毫无敌意之前。

此时本能在向他咆哮,不是作为深渊生物向更高阶的强者屈从那种。

仿佛与生俱来、根植灵魂深处的亲近和喜爱, 让他的手和弓颤抖。而灵魂一剖两半,一半居高临下,冷冷地观察挣扎着想要靠近的黏黏糊糊的另一半。

“格林希尔”死寂的眼睛深不见底,唯有视线凝于他身,才会泛起些许冰凉的波纹。

他摇了摇头,没有张口,声音直接出现在暗精灵的脑海中,如金坠玉,是洗去大部分情感痕迹的无机质感,但音色又十分美丽,因美丽而诱惑,因诱惑而邪恶。

“但凡你所爱,深渊一个也不会放过。接受诱惑与否,却是他自己的选择。”

又来了。

有生以来即萦绕不散的、被某种阴冷邪恶的存在贪婪窥伺的恶寒感。

这种恶寒让他想起又一个早已被他抛诸脑后的家伙,那位继任族长的男性暗精灵安纳多斯,曾经是他一起长大的友人,直到听说他对地表的向往后,就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发疯了。

那是深渊子民的原罪,无时不刻的深渊絮语,经年累月地诡笑着、诱惑着,寻找每一丝可供入侵的心灵缝隙,以恶的污泥塞满。

他望进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看见“格林希尔”身体里的伟大灵魂,有着瑰丽的六翼,被那世间万物恶的集合缠绕着、束缚着、玷污着,透过厚厚的冰层,向外看。

漠然冰冷的瞳孔,只为一人燃起黑色的焰光。

“这些闲时的消遣,毋须在意。”他说。

“再等一等,这个世界会是你的游乐场。”

……

布昂莱特举起手中小弓,引弦射出,短箭越过“格林希尔”的肩膀,插到他背后一根树干上。

天使长从树后走出,疑惑地、不解地、不太开心地冲布昂莱特抿了抿唇,白宝石的额饰微微晃动,银链延伸至金发中,神圣的光辉驱散了追逐魔王而来的地底阴影。

……这种佩戴大颗宝石的俗艳品味不太像是他的。

“悖逆者。”

天使长肃然警告,手中圣书无风自翻。

“离他远一点。”

他们最好不要在这里打起来。

真打起来他一个文弱的吟游诗人也阻止不了。

还是偷偷溜走好了。

想是这么想了,他却溜错了方向,不知不觉中已越过魔王,挡在了他和天使长中间。

天使长的脸一下子绷紧了,蓝眸威严而有压迫力。

……啊,他真的不是二五仔,也不是卧底。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就动了。不仅仅是为了队长大人不受神仙打架牵连,还有点别的什么。是什么呢。

总之殿下饶命。

魔王转过身,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天使长,平静道:“虚伪的圣天使长,你将失去一切,就如我曾失去一切。”

天使长怒极反笑,比任何人都痛恨不完美的他,打定主意要亲自抹除堕落的自己。

然而布昂莱特死死地挡在污秽之前,苦求道:“大人,阁下,天使长殿下,起码我队长是无辜的吧?boss战能不能放到最后打?”

天使长闭了闭眼,强行抑住怒火,又尽可能放柔嗓子劝道:“让开吧,你只是被他欺骗了。”

没有人能比他自己更懂自己。

对面那双充满恶意的嘲讽黑眼里,看着暗精灵时透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扭曲情感,**、渴求和占有,以及将其强行压下的,无可救药的迷恋。

又是一面最清晰的镜子,映出高洁的天使长不愿面对的、深埋心底肮脏阴暗的妄念。

自我厌恶感层层涌上。

杀了他。从世界上抹除掉。就在此时此地。

这样的自己会暴露在他的布昂莱特眼中的恐慌占据一切。

——嘉兰是众人仰望的晨星和皎月,永远不偏不倚、毫不动摇。没有私心,每时每刻都认真努力的嘉兰,让人看着就对世界有了希望。

他总是,絮絮叨叨地,这么一遍遍重复着。

神很少呼唤他以后,布昂莱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百无聊赖的样子,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圣地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布昂站到了他的身边,眼神发亮地观察他万年如一日地建设圣地、打理眷族、处理神下杂务。

就好像是在他身上找到了新的寄托。

那么,只要嘉兰诺德一直一直兢兢业业地做他心目中不落的月轮,布昂莱特也不会改变。

那就可以了。

已经足够了。

为此,要先把污渍处理干净。

令皮肤刺痛的杀意从天使长冷清的面容和霜雪般的躯壳上扩散开来,散落在肩头的金发无风自飘,抬起的手指上一点白光闪现,是被压缩到最精纯密度的光之能。

“布昂莱特,让开。”

脑中危险雷达放声高叫,布昂莱特咬牙坚持。

而魔王视若无睹地扶住布昂莱特的肩膀,悄悄附耳问他:“不想像对那个人类一般‘净化’我吗?我不反抗。”

……不,在那之前还有一个步骤是私奔。

私奔当然又失败了。

天空落下白色的细羽,戴着面具的大天使飒爽登场,挡在两方之间,打了个潇洒的响指,抵消天使长蓄势待发的光炮神术。

此人好不要脸,伸手揽住天使长的肩膀,亲密道:“可怜,他们两个打你一个,哥哥我来帮你了。”

魔王眼里终于涌出淡淡的怀念。旧日时光,好如幻影。

他阖下眼帘,碰了碰布昂莱特的耳侧,留下最后两个字:

“礼物。”

圣骑士的身体软倒,布昂莱特接住他,退到一边,哀求道:“看上去好像是那么回事,但我们真的没有通敌啊殿下们,求饶命。”

【】殿下做了个“快滚快滚”的手势,布昂莱特赶忙扛着队长脚底抹油溜了。

风送来喁喁私语:

“也不用这么可怕地看着我。”

“……嘉兰,抱太紧了。”

“不失望。不走。”

“傻孩子。”

耳朵现在还是麻的。好似窥见了什么经年的隐秘的情愫,身在其中的迟钝当事人们或毫无知觉、或有意逃避。

万年前的时光重现,以一种不可忽视的姿态迫他旁观,迫他一帧一帧、揉碎了印入眼。

而他加速逃离。

……

二回战,以眷族对眷族的战争开始。

矮人们吸取改良了矮人公主从后世带来的先进技术,在城门外造了几层火炮光炮魔法炮,结界一开,轰出一片白地灰飞烟灭,在人鱼鼓舞士气的歌谣声中,巨人冲锋而上,精灵乘上龙翼,从空中飞袭。

布昂莱特被某殿下栓在身边,美名其曰“有通敌嫌疑的二五仔不许上战场。”。

正在他焦虑不安地趴城墙上遥望队友们与各族先祖协同战斗时,耳朵忽而发烫。周身的空间也微微扭曲,四肢传来拉扯感。

不会吧,又来?他这么想的下一瞬,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原本的位置,来到战场中央。

魔物和战士的血肉纷飞,喊打喊杀咆哮声不绝于耳。

包围他的绝非同伴,而是一群十分眼熟、全身刺青、深肤白发的深渊暗精灵。

他们的首领,族长一族的高贵的安纳多斯从暗影中现出身影,露出阴鸷又喜悦的扭曲笑容。

啊,他这不还是被当做敌方助力召唤了吗?

那个恶劣的殿下,若非水货一个,就完完全全是想看热闹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明明:“我也想知道他们到底什么目的嘛w。

容转码用时:0.0315秒,程序执行:0.0308秒,全部用时:0.062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