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楼俏厨娘:史上最无良 > 第509章 尾声 到底意难平(全文完)

正文 第509章 尾声 到底意难平(全文完)

作品:红楼俏厨娘:史上最无良 作者:墨家小非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208 更新时间:2020-01-14 19:58

“老王爷当年,也曾与你有一样的想法,所以——”

他携着柳五儿的手,来到早年老亲王夫妇的卧室之中,也不知按动了什么机括,轧轧声之后,卧室的壁板上,出现了一条密道。

“敢不敢?走进去看一看?”卫若兰出言相激。

“有什么不敢的?”柳五儿炎炎大言,率先走了进去,在密道之中转过头来,一双明丽的大眼睛盯着卫若兰——

若是这男人不陪她一起走,她还真有点不敢。

卫若兰忍不住长声一笑。

“跟我来——”

男人一句话,柳五儿觉得心头被暖意填满,当下什么都不管不顾,伸手牵住了卫若兰的衣袖,随着他的脚步,沿着那昏暗幽深的密道,往前走去,也不问前面到底是什么所在。

只觉得脚下高高低低、深深浅浅,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柳五儿觉得密道间有些风出来,身上微微有些发冷,紧接着肩头便一暖,“先披着——”卫若兰将一件大氅搭在了柳五儿肩上,他自己常年习武,这些寒冷,对他来说不在话下。

终于,两人来到了密道的尽头,面前是一处门板。卫若兰轻轻一抬手,移开了门上的闩,当先一步,走了出去。

柳五儿跟在他的身后,只觉得新鲜而凌冽的空气一下子扑面而来。

这处密道的出口,竟是在郊外一座山神庙的背后。

柳五儿随着卫若兰走出密道,来到山神庙跟前,只见两人此时正立在一处山腰上,从这里望下去,山脚下的人家与灯火依稀可辨。

“这是郑家庄附近,我们可以再这里暂歇一晚,明早出发。你那年南下的时候担惊受怕,只怕是没有机会好好地欣赏沿路的风光。这次我好好地带你将原路走一遍……”

柳五儿震惊了,睁圆了双眼,出个城这么简单,那他俩早干嘛去了?

“昨儿个往宫中递过消息,龙椅上那位不置可否。不管他,就当他是肯了。”卫若兰转过山神庙背后,竟从不知什么地方牵了一匹坐骑出来。

“咱们只要每十五日往各省行辕点个卯,让皇帝知道咱们身在何处,也就是了?”卫若兰纵身上马,伸出手,将柳五儿轻轻一提,也扶到了马上。

“那你——就真的这么走了?”想到这里,柳五儿便越发觉得惋惜,身后的男人一身的本事,一生的抱负,日后却只得与她一起,浪迹江湖了?

马蹄声响起,卫若兰像是明白柳五儿的心意一样,轻轻地笑了一声,在她耳边说:“处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古来圣贤皆如此说,又有什么好抱憾的?”

“真的?”柳五儿转眼又高兴起来。

“古人曾经说,天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而我,如今得了你在身畔,旁的一切就都无关紧要了。人生之间,失之东隅,得之桑隅。得到的比失去的更重要,这便是得意了。而那些失去的东西,凭咱们俩,哪儿不能找补回来?”

山道蜿蜒,寒风呼啸,然而天空却像是一道深蓝色的幕布,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映在地面上,像是给地面上染上了一层青霜,两人一骑,就沿着着撒满银辉的道路,往远处疾驰而去。

“眼下江南帮会,皇上是放手不管了。他老人家要无为而治,我们就去江南,帮他看着点儿,可好?”

蹄声的的,渐渐远去。

*

若干年后,醉白楼开到了京城。

醉白楼的家主袁文彦,在扬州城,早有盛名。而他本人亦娶妻生子,家中和睦,子孙上进,再加上生意顺逐,日进斗金,又与扬州府尹交好,官商两道,都吃得很开。这样一名“成功人士”,简直是羡煞旁人。

然而他心心念念,却一直想着要将醉白楼开到京城中去。

有不少人劝他,在京中开酒楼,有绝大的风险,容易血本无归不说,回头更动摇他在扬州的根本。

然而袁文彦却不顾家中妻室子弟的劝告,一意孤行,亲自入京,处理醉白楼分店开业的事宜。

没想到,这一切却比他想象的,顺利了不少。

京中北静亲王的王妃,虽是姑苏人士,但自小在扬州住过多年,偏爱淮扬菜式。袁文彦的醉白楼,对了她的胃口。

这位王妃也是传奇,她原本只是北静王继妃,但嫁与王爷不到两年,北静王就进了亲王。无人不赞她的“旺夫运”,当然世间更为称道的是,这位王妃,不让须眉,文字上造诣极深,是世所难得的才女。而亲王府在这位王妃的打理之下,家宅和美。王妃膝下虽只有一女,但与继子北静王世子相处和睦,得世子终身敬重。而北静亲王本人,也修身齐家,如今已是位极人臣。

在北静王府的扶植之下,醉白楼很快在京里站稳了脚跟,一时风光无限。而袁文彦的一手绝艺和经营之道,则为无数同行所称道,似乎神州大地,这烹饪一途,在无人能和袁文彦比肩了。

而袁文彦却始终愀然不乐,每每总是叹道:“她说过会来的,她说过会来的啊!”

袁夫人听了,始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丈夫口中的“她”究竟是什么人。

袁夫人嫁与袁文彦多年,夫妻二人互敬互重,彼此扶持多年,袁夫人最是信得过袁文彦的人品。然而袁夫人却明白,丈夫心中,始终藏着些什么不能明说的东西。

到底意难平——

这种情绪,每个人都有。

那身处深闺的北静王妃,偶尔见到春日落花的时候;

那夜夜在城中巡夜的贫苦更夫,却在日间删改批阅文稿的时候;

那猎户之妻,守着平淡岁月在京郊小山村相夫教子的时候;

……

上至九五之尊,下至升斗小民,总有那么一刻,会抚着心头——原来,有什么东西曾经失去,或从未得到……

在心里,就永远留下了一点波澜,到底难平。

然而,终有一夜,月上梅梢,京中醉白楼宏伟的楼宇之上,有个娇俏的身影,正在对身边一名身材高大英武的男子说着些什么……

“嘻嘻,这袁文彦果然没有食言,将醉白楼开到了京中来了喔——”

容转码用时:0.0408秒,程序执行:0.0699秒,全部用时:0.1107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