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言情 > 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 第774章 找到缘故了

第774章 找到缘故了

作品: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作者:轻言雨季秋 分类:幻想言情 字数:2325 更新时间:2020-11-14 07:29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只一路上良素到底按捺不住,问银生越道:“叶隐说,三界中能自他眼皮子底下(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消失的人唯有你,倒看不出你这般本事?”

银生越浅浅一笑,道:“你是想问我用的什么法子,还有那疯魔王又用的什么法子?”

“既然猜到了,还不从实招来?”良素也笑。

“嗯,这般秘密的事情,怎能这么大喇喇说出来?不如,你过来……”银生越端起桌上的茶盏把玩着,眼眸却看着良素。

“你不会传音入密啊!”

“我不喜欢。”银生越眉尖略略一挑。

服了你了,良素近了银生越跟前,不出所料地被银生越一把揽入了怀。

良素轻轻一挣扎,却听银生越在良素耳旁轻声道:“别动,如今魔界不太平,这一路不知有没有什么东西跟着呢。”

良素一惊,抬眸看银生越,再看叶隐,才惊觉,素来鼓噪的叶隐,这一路却安静得出奇,连适才银生越抱她,叶隐都没有丝毫不满,一声都不出。

良素只得听了银生越的话,乖乖坐在他怀中,轻声道:“好,我不动,你可以说了吧?”

银生越俯下身子,双唇几乎要贴在良素耳间,那丝丝缕缕的气息撩拨地钻入良素耳间,良素的面上腾地红了,心中竟莫名一荡。

“你的耳垂,小巧若玉,若是我含在嘴里……”银生越磁性至极的声音在良素耳畔响起。

“银生越,你说什么!”良素转身就想给银生越一耳刮子。

然,手却被银生越握住了,银生越将良素雪白的手放在唇边,道:“唔,怎么这般急,手也送到我跟前了。”说罢,轻轻一吻落在良 素雪白柔软的指尖。

良素只觉着心间若花瓣一点一点儿被春风吹开一般,竟生出避无可避的心思。

叶隐却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越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银生越却轻轻笑了,哄着叶隐道:“当然有,我眼里都是你。”

“那你和良素这个样子,想气死我吗?”叶隐说着撅起嘴来。

“等一下,你们两人要恩恩爱爱不要拉上我。”良素立时要避远一点,不料,却又被银生越一把拉住。

良素此刻面上依旧通红,心里却恍然过来,再没有了那春风拂花开的悸动,适才,她自己也不知怎么了,这一刻哪里还肯被银生越拉着,却是转身要走。

银生越却在此刻对叶隐道:“我眼里都是你,只是,我心里却都是良素。”

良素却是一顿,只这一顿,便被银生越揽入了怀中,一下子看进银生越那双星辰一般的眼眸里,心竟又“噗通噗通”莫名悸动起来。

不过,叶隐听了银生越这话哪里肯依,抱着银生越又是咬又是打起来。

良素忙姐姐挣脱了银生越,用手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心中骂自己道:良素啊良素,你又不是第一回见银生越这个德行了,你今儿中邪了吗?

银生越却是好不容易挣脱了叶隐的“魔爪”,拍了拍身上揉皱了的衣衫,又朝叶隐轻笑道:“怕了你了,好好好,在我心里,小隐最重要,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哼!”叶隐这才满意地露出笑。

银生越却又欺近良素,这一回良素却跳得远远的,几乎要落下那碧眼黑猊兽座驾,银生越忙跨步上前,一把拉住了良素,良素却拍掉他的手道:“去去去,一边儿去,别碰我。”

银生越却微微一笑,眼眸眯做一道星河般的缝道:“怎么,我说小隐最重要,吃醋了?”

“吃你个大头鬼!银生越,你再不说正经事,我就下去了,雾霭森林可到了。”良素白了一眼银生越道。

银生越侧目看了看,雾霭森林果真已然到了,便轻轻一笑,俯身在良素耳畔说了几个字。

良素听了却是着实一愣。

只这一愣,银生越已然驱了碧眼黑猊兽落在了雾霭森林中。

一落地,叶隐便取了一枚玉简出来,在其间注入灵力,但见雾霭森林中重重禁制便被解开了。那禁制是莒生并栗战联手留下的,饶是银生越这等高手也赞叹不已。

叶隐却迫不及待拉了银生越往小月住的院子去。

院子里此刻静悄悄,哪里还有昔日小月在的时候热热闹闹的劲儿。

便是院子中的魔兽似乎也知晓主人不见了,竟都老老实实的。

叶隐道:“越越,我与你同进去。”

银生越却摆了摆手,一张绝美的面庞上微微蹙了眉尖,“小隐,你与良素在此地等我,此事只能我去。”

银生越的话,叶隐哪有不听的,便乖乖点了点头。

良素亦看着银生越,面露担忧之情道:“小心。”

银生越听了这话,原本蹙紧的眉尖却豁然展开,朝良素微微一笑道:“放心,有你心心念念惦着我,我死不了。”

素又白了他一眼,再不与他多说。

银生越却是一转身入了 小月制魔毒的屋子,小月并疯魔王便是在这间屋子里消失的。

良素看着银生越入了那屋子,却是拉住叶隐问道:“适才银生越说,他昔年给了疯魔王一只骨镖?”

原来适才银生越在良素耳畔说的便是这句话。

叶隐点点头道:“是,我用鬼影之术探出老疯压根就没离开过这屋子,想在我叶隐眼皮子底下离开,想都不要想。他藏起来了,且用的是越越给他的骨镖藏起来了。”

良素想起叶隐说过,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藏起来的人,唯有银生越。

只是,良素却想不出,一只骨镖,如何能在隐魔王叶隐眼皮子底下将人藏起来?

却听得叶隐道:“那只骨镖,不是寻常骨镖,是越越炼制骨牙刀时候炼制的。”

电光火石之间,良素立时想明白了其间诀窍,正要开口,却在此刻,小月那院子中蓦然传出一声爆喝,一个异常高大的人影像抓着一只玩偶一般抓着一人窜了出来。

良素并叶隐都是一凛,但二人修为在此,立时便反应过来,燃起灵力朝那高大人影而去。

那人影正是疯魔王,而他手上抓着的竟是小月。

此刻小月竟是人事不省,被那疯魔王如抓一只玩偶一般抓着,却是死死掐在脖(www.biquts.com) 颈上。

小月还未穿上良素制的魔界仙衣,此刻不过余下两成修为,哪里是那疯魔王的敌手,尤其那疯魔王分明有心算无心。

良素心中冒出一股无名之火,立时上前。

叶隐却比她还快,早到了疯魔王跟前,却是一指他道:“老疯,你做什么?快些放了小月!”

疯魔王此刻哪里听他的。

叶隐痛心道:“老疯,你,你果真中了那魔血之毒?”

“哼,我也没打算瞒你,没错,我如今身上是有魔血之毒,不过,我不是中了毒,我是……”疯魔王说到此处,忽地却不说 了。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