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言情 > 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 第773章 经年人依旧

第773章 经年人依旧

作品: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作者:轻言雨季秋 分类:幻想言情 字数:2274 更新时间:2020-11-13 07: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素手翻天:偏执神尊,宠入骨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良素听了这话,心里蓦然一顿,三界中唯一有本事自隐魔王叶隐眼皮子底下消失的人?莫非?

良素立时跟了叶隐去,却是不一(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时便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

这处便是银生越的那别院了,大约是魔界中良素最为熟悉的地方了。

良素正要上前敲门,却见叶隐已然倏忽间不见了人影。

大概,这处别院的大门就没有见到过隐魔王大人的身影……

良素只觉着有人拽了她一把,还没有弄明白呢,发觉自己已然进了别院。

一别经年,别院却依旧,依旧的绿柳桃红,依旧的一方巧亭,依旧的小桥流水,依旧的精致别样。

还有那个人,也依旧地端坐在巧亭之中。

不过是一个背影,然,那银河泻地一般的银色长发,耀如星辉;那一身白衣的背影,纤云弄巧,美得令人窒息。

此刻的银生越,手中正执着一枚棋子,将将要落下,却恰恰顿住了。

“越越,瞧,我带谁来了。”叶隐迫不及待地唤道。

银生越却头都没有回,懒懒道:“小月姑娘来了?随意,不必理小隐。”

“越越!哼,这回呀,倒是和小月有关,不过,人却不是小月喽。”

“银生越……”却是良素轻轻唤出声。

银生越手中那枚白玉棋子“铛啷啷”便落在了地上,蓦然回身,一双星辰一般的眼眸看向眼前的人。

那双眼眸中星辰流转,却是说不清的情绪,惊讶、牵挂、期盼……到最后,星辰之间,便只余下贪恋不舍。

良素亦这般看着银生越,一别经年,她历经了这般多,而他依旧在这里。

忽地,银生越却蓦然欺近了良素,眼眸一收,道:“第二回了,第二回来魔界不来寻我了,你是想活活气死我吗?”

良素禁不住笑出声,拍了拍他道:“左使大人若是这般容易就被气死了,那定有许多人天天在你的院子门前气你。”

“别人纵是派一万个人在我跟前,我怕是看都不想看一眼,三界中,唯一能把我活活气死的唯有你!”银生越又近了良素一些,低声道:“我用玉简传讯与你,便是嘱你不要来魔界,你怎么……?”

魔尊在魔界现身,他如何会轻易放过有着纯阴之血的良素?且,如今魔针在良素身上,已然是众人皆知。

良素却是甩甩头道:“我如今已然是魔界中人了,你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般大动静的事,我岂能不晓。”银生越蹙了眉尖,一张极美的面上却是少见的严肃:“九魔银霖针竟在你身上?”

莒生说出九魔银霖针之秘,惊动了天后,甚至天帝,三界中谁人不晓此事?

失踪近千年的九魔银霖针终于重现世间,魔界仙衣也终于要重现世间,而这一切都着落在一名女子身上,不知多少人心中起了心思。

“对呀,意外吧?惊喜吧?”良素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你要什么样的魔界仙衣,来来来,与我说。”

“你替我做?”银生越忽地笑了,笑得极得意,甚至有点邪恶。

“对呀,替你做一件。”良素颇是大方地道。

“哦?殿下下不介意?”银生越依旧笑,只是这一回,星 辰一般的眼眸中却拢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良素一顿,一时竟不知该怎么说。

银生越极美的面庞上,笑容却蓦然收去了。

银生越的神情,良素一点不落地看在眼中。

“银生越,你别想多了,我不是怕莒生介意,只不过……是仙衣坊有规矩,仙衣制出来,要经坊主点头方能送人。”良素忙摆手道。

“我才不管,便是你与殿下有怎样的前世宿命,又有怎样的今世之约,在我眼中都不过是草芥。我银生越,魔界光明左使,只在乎你,只在乎你就是我的女人。”银生越眼眸中的星辰又流转起来,再看良素却是若星河一般璀璨,情意极浓。

素却“切”的一声,道:“银生越,你给我一边儿去!”

银生越却淡淡一笑,只伸手要去拉良素入怀,良素却早有防备,轻轻转身,却是将叶隐推了过去,道:“叶隐,你还不赶紧说小月的事儿?”

“越越,果真你见了良素就不理会我了,哼!”叶隐却是撅起嘴气呼呼道(www.biquts.com) 。

银生越却道:“小月的事儿?小月什么事儿?”

叶隐立时道:“越越,老疯不见了,小月也不见了。”

银生越眉尖一蹙,“究竟怎么回事?”

叶隐便将他如何带了疯魔王去寻小月买药,小月又如何带了疯魔王去挑选魔毒,又是如何二人都不见了的事儿说了一遍。

“我用了鬼影之术,将整个雾霭森林探了一遍。”叶隐最后道。

“鬼影之术,你用鬼影之术竟未能寻到他二人?”银生越这一回眉尖蹙得更紧了。

叶隐,八部魔王之一的隐魔王,最擅长隐匿之术并鬼术。而鬼术却是极为擅长寻人。鬼影之术更是鬼术中寻人的至高法门。

传说,鬼影催动,无处可躲。

良素在雾霭森林见到的那暮情景,便是叶隐催动了最厉害的鬼影之术。

“没有,但,我知道他们在哪里。”叶隐却是断然道。

银生越看向叶隐。

“越越,昔年 你可是给过老疯一只骨镖?那只骨镖非同寻常吧?”叶隐抬眸看向银生越。

银生越侧头想了一想,才道:“嗯,确实给过。”

银生越是何等聪明,再看叶隐时立时眼眸一跳,道:“你是说……?”

“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凭空消失的人,不会是他老疯,三界中,唯有越越你能做到。”叶隐咬着下唇道。

三界中,能在他隐魔王眼皮子底下彻底失去踪迹的,疯魔王岂能做到?唯一能做到的唯有银生越。

“我知道了,我这就随你们去雾霭森林。”银生越说着,便唤出了碧眼黑猊兽座驾。

良素在一旁听得叶隐并银生越一番话,却是云里雾里,反正她是没听明白,但看银生越并叶隐的架势,似乎知道了个中蹊跷?

银生越一伸手要扶良素,良素却是拍了拍他,笑了笑,转身自己飞身上了碧眼黑猊兽的座驾。

银生越眯了双眸看良素,这丫头,如今已然大乘修为,身上更穿着魔界仙衣,修为一丝折扣不打,恐怕早不是那个要他时时担心时时护在身侧的人了。

良素此刻身上穿的,依旧是莒生制的那件嫩黄色仙衣,只不过,在莒生的点拨下,早用了九魔银霖针改成了魔界仙衣,故而良素的修为在魔界亦是大乘修为。

碧眼黑猊兽的脚程自然是快的,只一瞬便到了雾霭森林。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