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无迹可寻 > 第四百一十九章花哨的柳琳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花哨的柳琳

作品:无迹可寻 作者:醉酒之徒 分类:军事历史 字数:3456 更新时间:2019-12-06 11:30

凌晨一点,沈言在地下室结束了对薛升阳和林东的“改造”工作,然后让两人彼此面对着对方,以达到熟悉“对方”的目的。

“你们手里的资料,就是你们在这次任务中所要扮演的角色的资料,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尽快让自己成为这个角色——记住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说不定明天的某个时候,我们就得出发了。”

做完最后的叮嘱,又向守在地下室口子上的陈彼得招呼一声,沈言随即离开了地下室。

除了守在地下室里出入口的陈彼得,地下室里如今只有薛升阳和林东两人,闫西久、范记林和另一个叫邓涛的同志,早在沈言对薛升阳和林东的“改造”之前,就已经被沈言赶出了地下室,因而三人并不知道,曾经的薛升阳和林东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他们不认识的人。

闫西久或许除外,毕竟他也有着军统这一身份,前提是,他得见到“本人”,陈彼得的作用就是阻止其他人进入地下室——在任务完全展开之前,再不会有人见到已经失去本来面目的薛升阳和林东,失去本来面目的薛升阳和林东更不可能离开地下室一步。

“需要的东西,组织上会让一个叫陈彼得的同志给你带去。陈彼得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党的绝对忠诚!只要是任务需要,你可以命令他去做任何事情……”

这是去年沈言离开重庆前往沈阳之前和首长最后一次见面时,首长向沈言做的交待,这就是沈言能一口叫出陈彼得的名字、并且让陈彼得守在地下室进出口的原因。

两张陌生的脸代表的是谁,沈言没说,陈彼得也没问,来之前,总部首长给他的命令是——“把东西带给云雀同志,执行云雀同志向你下达的任何命令!”

东西陈彼得已经看到了,一些皮肤一样的碎片和两叠纸,那些碎片把薛升阳和林东“改造”成了现在的陌生样子,两叠纸被薛升阳和林东看过之后扔进了火盆里。

“那些碎片……它竟然能把人从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真是神奇!”

从头到尾,陈彼得没有问过沈言一句话——这是纪律,但纪律并不能限制陈彼得从心里发出惊叹。

碎片是总部专为薛升阳和林东的这次任务所要扮演的角色量身定做的,当年从黄勇那里学来的改变容貌的技艺,沈言没有藏起来,而是将其整理成资料后让陈光强带回给了总部。正因为如此,总部才会让沈言建议的这个瞒天过海、李代桃僵的计划继续下去,并且为沈言的这个计划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无需沈言亲力亲为。

离开了地下室,沈言到楼里和离开地下室的范记林、邓涛单独交代了各自的任务,天亮之后,范记林将离开这里,而邓涛会继续留在这栋楼里,直至行动开始。

交代完各自的任务之后,沈言叫来了一直在等待着接受任务的闫西久。

“算你云雀同志还有良心,没有把我给忘了。”闫西久生怕沈言把他给忘了,一见沈言的面便抱怨道。

虽然还不了解行动细节,但这次行动的意义何其巨大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能参与到这样的任务中来,就算是牺牲了到了阴曹地府,跟阎王爷吹起牛来也多了一些吹牛的本钱,闫西久当然不愿意自己被排除在任务之外。

没有理会闫西久的抱怨,闫西久话刚说完,沈言便直接说道:“送我去个地方。”

闫西久神情一呆,这可和他想的不一样,“去哪儿?”

“信号山路。”

“你不是没来过青岛吗,你怎么知道这条路?”

闫西久没有问沈言为什么要去那里,这不是他该问的,这一点,闫西久清楚,但奇怪一下也并不妨碍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带我去吧。”

“现在就去?”

“当然是现在。”

“你还没吃饭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就带在路上吃吧。”

“这到信号山路可没多远,怕是你还没吃完,就到地头了。”

“那你就开慢点,和我说说信号山路周边的情况。”

“行,那咱们上车。”

“你就不把你这一身换一下?”

“换什么?”

“军装啊,你不换军装,这个时候出去,要让巡夜的军警遇见了,岂不又添麻烦。”

“我这车牌比军装好使多了,青岛的军警现在只要一看我这车牌,就知道我是谁了。”

“……”

“哦,我说的不是一块车牌,我这车有两块车牌,现在这块才是我常用的,接你时我用的是另一块车牌,已经换下来了。”闫西久向沈言解释道。

“记住了,那块车牌绝不许再用了!”沈言向闫西久发出严厉的警告。

毕竟不是沈言这种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有了沈言的警告,闫西久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

闫西久一脸惭愧,“我这就去把它毁掉……”

“你又在犯错,留着它才能以防万一,没有了,你又拿什么来防那万分之一?”

“那这里——”

“用不做担心,几天时间而已,再怎么撵也撵不到这里来,再说你不还有一副团长的身份吗。”

“这我就放心了。”

看到闫西久脸上的惭愧,沈言将话题岔开,“和我说说为什么你这车牌比军装都好使。”

“……来青岛后,组织上要求我多增加些夜间活动,以便为以后可能进行的夜间行动提供掩护。像我这种一到晚上除了睡觉什么都不干的人,还能增加什么夜间活动?就只能时不时的半夜里爬起来开着车,去折腾一下那些士兵,查查岗什么的……呵呵,现在我可是名声在外,听说那个警备司令丁治磐正准备升我的官呢。”

通往信号山路的车里,闫西久不紧不慢的开着车,向就着熟肉吃着冷馒头的沈言讲述着他的“丰功伟绩”。

“咳咳,我还是来给你说说信号山路的情况吧……”见沈言没有搭理自己,闫西久移开话题,向沈言介绍起信号山路的情况来。

……

车,在信号山路一座两层洋楼的院墙外慢了下来,沈言打开车门快速下车,而后闫西久恢复车速,从这里快速离去。

下了车的沈言将身影隐藏在院墙的暗影里,等待一阵,没有发现异状,他这才一个纵身攀住墙头,两手一用力,翻上了墙头,没做停顿的纵身进了墙后的院子里。

轻轻的声音没有惊动院子里的人,院子里依旧一片安静。进入院子里的沈言起身后没有停止动作,站起身来用平常的步伐,向底楼正对着院门的那个房间门走去。

刚走上两步,隔壁房间的门就打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门口,随即,一个声音就传了起来——

“怎么这么晚?”柳琳的声音。

很是小声的声音,如同窃窃私语,虽然如此,那种想极力掩饰的如释重负,沈言还是听了出来。显然,柳琳已经认出他来。

“进去说。”

到柳琳身前,沈言低声一句,一步进了房间。柳琳跟着进了房间。

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和关门声,沈言用有些责怪的语气对柳琳说道:“你也真是,这黑灯瞎火的,你就不怕认错人,要翻进来的是一个坏人……”

然后沈言就听到身后响起“当”的一声坠物声,而后又是“咔嚓”的一声,接着又是一阵细小的“叮叮当”声响起。

作为一名用枪好手,沈言岂会听不出这些是枪膛退弹发出的声音。

回身,看向身后的黑暗,沈言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能别这么花哨行不行。”

“谁花哨了。”黑暗中,柳琳嘴一撅,嘀咕一句。

“孙亚梅呢?”沈言移开了话题。

即墨中转台台长柳琳、报务员孙亚梅,沈言早就已经知道,而且,中转台迁往青岛、人员不变这一消息,毛人凤也在沈言最后一次离开重庆时已经告诉了他。

柳琳负责即墨中转台,沈言并不认为是他的建议起了作用,极有可能是柳舫君那一方坚持和毛人凤妥协的结果,作为参与者,再怎么助人为乐,柳舫君那一方也不愿意对整个事情一无所知。

让沈言意外的是孙亚梅。

以孙亚梅现在的级别和资历,便是到北平办事处、东北办事处这样的地方担任办事处本部电台主管也完全可以胜任,没想到却被发配到即墨成为了柳琳的手下,当了一个小小的报务员,这是沈言没想到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孙亚梅到即墨中转台当报务员绝不是无缘无故,而且沈言相信,关于孙亚梅,组织上一定给过柳琳交待和提醒。

“她有点感冒,吃了点药,一早就睡下了。放心吧,不到天亮她是不会醒的。”柳琳说道。

“你给她加东西了?”

“加了一点。不让她睡踏实了,让她知道你这个时候才来……”

“嘘!”

“放心,这里就只有我和孙亚梅两个人,只有我和她从即墨过来了,其他人都散了,卧室也在楼上。”

“那也得小心一点。”

“行,我说话小声一点。”

“你这次来,组织上有没有交给你什么任务?”

“没有给我交代具体任务,只是让我无条件听从你的命令。我的任务是什么?”

循着声音,沈言上前一步,身体微倾,感受到柳琳身体散发出的热的气息,沈言停了下来,小声说道:“正准备和你说这件事,你听好了,我现在正在执行上级交予的一项任务,为防止意外情况,你这里这部电台我准备用作备用,你的任务是……”

沈言向柳琳交代了她将要去承担的任务,但关于“细胞”名单,沈言却是只字未提。

容转码用时:0.0394秒,程序执行:0.0794秒,全部用时:0.1188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