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乱欲,利娴庄 > 第123章

第123章

作品:乱欲,利娴庄 作者:小手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7025 更新时间:2020-04-20 01: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乱欲,利娴庄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寂静的书房飘荡着沁人的南洋檀香,利兆麟躺在摇椅上闭眼养神。高跟鞋脚步响了,有人走进书房,径直来到利兆麟身边,利兆麟不用睁开眼,只用鼻子闻一闻,就知道他等待的人来了。

“利叔叔。”吕孜蕾放下手包,落坐在摇椅旁边的小软椅上,仿佛这张小软椅就是为了给吕孜蕾准备的。

利兆麟没有睁开眼,小声道:“帮我按按太阳穴。”

吕孜蕾抿嘴一笑,站起将小软椅挪到利兆麟的脑袋后,然后伸出纤美十指,很温柔的给利兆麟搓揉太阳穴,动作说不上多么娴熟,却令利兆麟笑了,他悠悠叹息:“利叔叔后悔了,你答应得这么爽快,应该叫你给卢叔叔口交才对。”

吕孜蕾用手指敲了敲利兆麟的脑壳,娇嗔道:“利叔叔,你过份了啊。”

利兆麟微微睁开眼,失望的眼神在转动:“利叔叔不觉得过份,媚娴说你答应嫁给我,谁知道你还是嫁给了别人,利叔叔好伤心,好失望。”

吕孜蕾咯咯娇笑:“利叔叔的女人那么多,哪会伤心,装。”顿了顿,吕孜蕾还是满怀歉疚:“我当时可没答应媚娴姐嫁给利叔叔,我考虑过嫁给利叔叔的,利叔叔人不错,我们认识那么年了,你对我很好,可我觉得利叔叔比阿元还风流,嫁给你会有无尽的麻烦,现在的未婚夫年轻帅气,比利叔叔还帅,我当然更愿意嫁给他,呃,利叔叔放心,我吕孜蕾永远是利娴庄的一份子,利娴庄永远是我的家。”

一番真心实意的话,把利兆麟打击得痛苦不堪,不过,他喜欢吕孜蕾就是包括吕孜蕾的直爽,他很认同吕孜蕾的取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吕孜蕾做出了她认为最理想的选择,这完全无可厚非,何况吕孜蕾几乎全说对了,如果她嫁给利兆麟,那首先就无法面对乔元,这或许会引起乔元的极大反对,所造成的后果是可怕的,利兆麟是成熟男人,他懂得这些道理。

既然订婚酒会都圆满完成了,这门亲事就算定了,利兆麟虽遗憾,但也不愿强人所难,他向对好朋友似的,向吕孜蕾倾诉他的情怀:“利叔叔一直想得到你。”

吕孜蕾挤挤眼,灵巧的手指轻揉利兆麟的太阳穴:“我知道啊,我这么漂亮,男人都喜欢我,我今晚很漂亮,利叔叔要不要看看。”

利兆麟当然想看,却猛摇头:“不看,不看,这个时候利叔叔的感情很脆弱,万一见你美得不得了,利叔叔情不自禁就麻烦了。”

吕孜蕾咯咯娇笑,晚上酒会她喝了不少酒,说话有点轻佻:“利叔叔啊,当初你狂追我们,我,曼丽,思嘉,你到底最喜欢谁,要说真话。”

利兆麟忍不住睁开眼睛,哈哈大笑:“第一眼当然喜欢曼丽,她主动活泼,思嘉第二,你最难追,排最后。”

吕孜蕾知道利兆麟说的是实情,那时候的吕孜蕾眼高于顶,她心里喜欢利兆麟,但认为连利兆麟配不上她吕孜蕾,如今时过境迁,吕孜蕾依然得不到最满意的伴侣,她还喜欢利兆麟,不过,她最爱乔元,无奈乔元不属于她,一阵感慨,吕孜蕾很想知道利兆麟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于是,她好奇问:“呃,那利叔叔喜欢和曼丽做那事,还是喜欢和思嘉做那事。”冼曼丽和郝思嘉的身上多少有吕孜蕾的影子,当初她们三个玩在一起,互相影响,互有影子。

利兆麟眉飞色舞道:“当然更喜欢和曼丽做啦,曼丽是我操过的女人中至少排名前五的最爱,和曼丽做爱很享受,思嘉远没曼丽那么放荡。”顿了顿,利兆麟色迷迷地透露了一个惊艳的事:“不过,思嘉现在慢慢改变了,前天她老公邱宜民问我借钱,才借八百万,我说不用借,我送给他两千万,但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吕孜蕾大感好奇。

利兆麟诡笑:“我要邱宜民看我操思嘉。”

吕孜蕾一听,差点惊掉下巴:“什么呀,好恶心,好无耻,利叔叔怎么能这样子,喂喂喂,那宜民答应了?”

利兆麟兴奋道:“邱宜民开始很愤怒,呵呵,可到后来,他要我加一千万,我答应了。”

吕孜蕾一听,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宜民也好无耻,这种事情怎么能答应。”

利兆麟淡淡道:“他早知道我上了思嘉,心想反正思嘉都被我操过了,看就看吧,他也急着用钱,我们达成了口头协议。”

吕孜蕾娇嗔:“利叔叔好变态,操人家老婆还要人家老公看。”

利兆麟也不否认:“我就是变态,我觉得刺激好玩,以后有机会,我一边操孜蕾,还一边要孜蕾的老公看着。”

吕孜蕾气得大叫:“啊,利叔叔很讨厌,我不会答应。”随即好奇加重:“咦,那思嘉答应吗?”

利兆麟一脸陶醉,丝毫不在乎吕孜蕾生气:“邱宜民不让我跟思嘉说,然后他设计我们一起喝酒,把思嘉灌得五分醉了就去酒店开房,他邱宜民佯装喝醉,然后我就在邱宜民身边操了思嘉,思嘉不知邱宜民是假醉,以为邱宜民真醉……”

剧情就在利兆麟的绘声绘色描述重现,就在前两天,邱宜民的资金周转出现了波折,情急之下,他硬着头皮找到利兆麟,开口问利兆麟借八百万。邱宜民原本就忌惮利兆麟,知道利兆麟上了郝思嘉后,邱宜民更讨厌利兆麟,不到万不得已,他邱宜民不会开这口。

利兆麟倒是爽快,满口答应借钱,八百万对于利兆麟来说,九牛一毛而已,出乎邱宜民意料的是,利兆麟竟愿意借两千万,条件是一个(www.biquts.com) 邱宜民难以接受的羞辱:要邱宜民在旁边看他利兆麟和郝思嘉做爱。

郝思嘉可是邱宜民心爱妻子,一位知性大美人。

邱宜民断然拒绝,他很愤怒,他甚至想揍利兆麟,但邱宜民知道十个邱宜民加起来,也不是利兆麟的对手,无论是体魄,能力,以及财富,邱宜民远不及利兆麟。

利兆麟和颜悦色:“别冲动,我就想羞辱你一下,我喜欢思嘉,她也喜欢给我操,每次我见你和思嘉在一起,心里 总不舒服,我很想让你见识一下我是怎么操你妻子的。”

邱宜民惊骇不已:“你为什么要羞辱我。”

利兆麟不无嫉妒:“因为我难以忍受一个没用的男人霸占一位优秀女人,就这么简单。”

邱宜民的自尊心深受打击,他愤怒得面红耳赤:“我不看,难道你还能逼我看?”

利兆麟依然和颜悦色:“我不能逼你,钱能逼你,你现在一定很火急,急着要钱,两千万不但能要救急,还能让你在你的朋友面前风光一段时间,邱宜民,我可以先把钱给你。”

邱宜民愣住了,他现在确实十万火急,他现在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天啊,邱宜民竟然再也说不出强硬的话了,他在发呆,他的内心在苦苦挣扎。

利兆麟似乎看出邱宜民的极度犹豫,他微笑鼓动:“两千万不用还,你尽赚的,放心花,放心去救急。”

这番话彻底击溃了邱宜民的心理防线,他咬咬牙,要求利兆麟加多一千。利兆麟似乎早有预知,他微笑点头:“真会抬价,行,就给多你 一千万,把银行账号给我。”

仅仅两分三十秒后,邱宜民的银行账户得到了一笔三千万的资金。邱宜民大大松了一口气,他心里坦荡了,反正看与不看都是那么回事:“利先生,不要让思嘉知道我们的交易,晚上我们吃饭,我来安排。”

“没问题。”利兆麟摊摊手,很满意,他不怕邱宜民耍赖,因为他们之间的谈话,利兆麟已经全程录音。

听到这里,吕孜蕾怒不可遏:“这个邱宜民居然出卖自己的老婆,太无耻了,以后我都不想见到这个人渣。”

利兆麟笑道:“这世界里,比邱宜民人渣的人多了去了,好比你吕孜蕾也好不到哪去,利叔叔了解你。”

“我?”吕孜蕾瞪大美丽的眼睛:“我是有底线的。”

利兆麟坏笑:“底线是可以突破的。”

吕孜蕾大笑:“咯咯,说啊,继续说,我想听思嘉有多浪。”

当晚,邱宜民偕同妻子郝思嘉请了利兆麟吃饭,表面上是邱宜民感谢利兆麟在生意方面的帮助,实则在实施羞辱自己的同时,也羞辱妻子的计划。郝思嘉不知自己被算计,开开心心吃饭喝酒,红酒香醇,郝思嘉不自不觉喝多了,邱宜民体贴,建议开房休息,今晚在酒店住一晚。

郝思嘉没有起任何疑心,就答应了,芳心暗喜丈夫罕有的浪漫。当然,邱宜民也大方邀请利兆麟一起去酒店房间休息,利兆麟欣然同意。

郝思嘉很美,很性感,她喜欢白色,圆润的娇躯上就穿着一件吊带紧身连体裙,肤白貌美的她充满了知性灵气,雪白脖子挂着一条细细的心形钻石项链,这条项链是利兆麟送的。利兆麟看在眼里,心燥浮动,吃 饭喝酒的时候就和郝思嘉眉来眼去,邱宜民佯装看不见,心里妒火狂烧,想到等会还要受尽羞辱,邱宜民愧疚万分。

不过,拿了利兆麟的三千万,邱宜民解决了燃眉之急,还有富余资金,他内心的羞愧似乎减轻不少。

结账后三人一起去客房,郝思嘉脚步踉跄,姿态婀娜。邱宜民似乎也头重脚轻,那搀扶美人的工作就交给了利兆麟。利兆麟绅士温柔,自然义不容辞,他大大方方搂住郝思嘉的纤腰,大手有意无意的揉郝思嘉的翘臀。邱宜民佯装看不见,到了客房就倒下大床,嘴里胡乱说着听不懂的酒话,演得很像喝多了的样子,看来他经常演,有影帝潜质。

利兆麟就不需要演(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他欲火焚身,一把拉着郝思嘉坐在床沿,就掏出了血管激凸的粗大阳具来:“思嘉,你为什么这么美。”

“嘘。”郝思嘉顾不上阻止大阳具挺到嘴边,示意利兆麟万万不可,利兆麟淫笑:“他喝多了,没事。”

“那也不行。”郝思嘉急了,这么夸张的调情,她还没有过。

利兆麟哪管三七二十一,霸气地将大阳具戳中郝思嘉的樱唇,小腹的阴毛磨到了郝思嘉的脸蛋了:“含掉它。”

“不要这么急呀……”郝思嘉慑于利兆麟的淫威,没敢反抗,小手握住大家伙,小鼻子悄悄闻了闻,芳心剧跳,扭头看了看丈夫邱宜民,略一犹豫,就吃入了大龟头,香腮鼓起,房间里响起了怪异的“呜唔”声。

利兆麟舒服呼吸,趁机脱掉衣服,脱得一丝不挂。郝思嘉惊恐中,却也不敢阻止。利兆麟看了看假睡的邱宜民,亢奋莫名,一下推倒郝思嘉,粗鲁地掀起了郝思嘉的紧身连衣裙,不顾郝思嘉摇头,就把大阳具插入了紧窄肉穴,郝思嘉连呻吟都来不及,粗硬的大家伙就填满了阴道,郝思嘉紧急捂嘴,扭头看身边的丈夫。

利兆麟却一脸轻松,慢悠悠地从紧身连体裙里拉出两只大雪白大奶子:“思嘉,我求你个事。”

郝思嘉浑身舒服,心理极度紧张,对利兆麟今晚的野蛮很不满:“哼,利大老板,你还需要求我吗,你想做什么,我还敢拒绝吗,啊,先别动,好粗,今晚这么粗,你受什么刺激了。”

利兆麟淫笑,粗腰缓缓耸动:“谁叫你这么漂亮,那我当你答应了。”

郝思嘉咬牙咬唇:“啊,你先说说。”

利兆麟故意提高声音:“我想和阿元一起操你,我们同时操你两个穴,一个骚穴,一个屁眼,玩个夹心三明治,很好玩的,我和阿元玩了曼丽,她好舒服的,我们三个也玩一下,可以吗?”

其实,利兆麟和乔元一起搞冼曼丽三P 这事已经让郝思嘉知道,冼曼丽八卦,把这些隐秘的私事告诉了郝思嘉,郝思嘉当时笑骂冼曼丽淫荡无耻,实际上,郝思嘉心动了,她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和利兆麟,以及乔元玩三P ,这是女人的天性,敢不敢真做是一回事,幻想是少不了的,尤其利兆麟和乔元都是郝思嘉最爱的男人,都拥有强悍的大鸡巴,郝思嘉总有一丝期待两个男人的大肉棒一起插入身体的滋味。

此时此刻,利兆麟竟然主动先提出来,郝思嘉脑子霎时混乱,阴道强烈酥麻,她忍不住挺动下体,娇吟道:“啊,利叔叔你这么坏,亏你想得出来。”

利兆麟何等人物,听郝思嘉这个样子,就知道有戏,把利兆麟兴奋得吻了上去,又是“呜唔”的鼻息,利兆麟知道邱宜民在听,所以有说不出的强烈刺激,小腹加速摆动,大阳具势大力沉摩擦了郝思嘉的阴道。

“啊。”床铺震颤,郝思嘉的指甲掐入了利兆麟的臂肌,她都忘记丈夫在身边了,或许在郝思嘉的心底里已经做好了邱宜民醒来的准备,她可以没有邱宜民,但不能没有利兆麟,郝思嘉早已深深爱上了这个狂妄不羁,精力充沛的老男人。

利兆麟大力抽插,爱液四溅:“思嘉,要是你老公醒来,你给不给我操,我不怕的,我会继续操你。”

郝思嘉没了知性女人的淡定,蹙眉张嘴,几乎不加掩饰的呻吟:“啊啊啊,他醒来再说了,啊啊啊,兆麟,我好舒服,我喜欢给你操,宜民问过我,谁操我最舒服,我没他,就说是你利兆麟,啊。”

利兆麟得意道:“好想让你老公看我操你,呵呵。”

郝思嘉痛苦呻吟:“啊,不要啦,他会很生气的。”

利兆麟瞄了一眼装睡的邱宜民,亢奋道:“他越生气我越高兴,我要射精给你,今天的精液肯定很多,我全射给你。”

万万没想到,利兆麟话音未落,邱宜民居然大声说梦话:“利兆麟,不要射精给我老婆,呼噜噜。”

郝思嘉先大吃一惊,随即安慰利兆麟:“他在说梦话。”

利兆麟哈哈大笑:“他梦见我操你,哦,我偏要射给思嘉,我要弄大思嘉的肚子,思嘉,你看我的鸡巴多厉害。”

郝思嘉凄厉尖叫:“啊,看到了,好粗好大,啊,兆麟老公,射给我,全射给我。

利兆麟射了,精液疯狂注入郝思嘉的子宫,那一刻,邱宜民睁开了眼,利兆麟看着邱宜民,好不亢奋,极力抖动粗腰,务必把精囊的精液全部射完。

没多久,利兆麟又硬了,他让邱宜民见识到他利兆麟的强悍,他还要郝思嘉用男上女下的姿势。

不知是有意无意,利兆麟把这个香艳淫荡的事说得异常详细,最得意的莫过于郝思嘉在邱宜民旁边喊利兆麟做老公。

吕孜蕾受尽煎熬,听得心跳加速,神情迷离,双腿夹得紧紧的,仿佛再不夹紧,就会涌出很多浪水来。

“那晚思嘉彻底放荡,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开心,她除了一开始有点紧张外,到最后全面投入,在她老公身边和我大大方方做爱,各种操穴姿势都愿意尝试,把我爽呆了,因为邱宜民是假醉,他完全知道我和他老婆玩得疯狂,我太刺激了,一共射了三次,思嘉也有很多高潮,不信你可以问问她。”

吕孜蕾桃腮粉颊,两只大眼睛水汪汪:“我怎么好意思问她这些,天啊,利叔叔好坏,幸好没有嫁给你。”双腿再夹紧,可惜已经来不及,有暖暖的热流溢出了小内裤,吕孜蕾暗叫救命,无奈暖流流到了大腿根部。

利兆麟长长叹息:“知道你嫁给我无望,我才告诉这些事,否则你哪会知道。”

吕孜蕾也不管了,任凭浪水直流:“思嘉一直不知道被邱宜民出卖么。”

利兆麟笑道:“应该不知,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们夫妻和曼丽利灿早玩过换妻游戏,玩得起。”似乎心有灵犀,利兆麟诡笑问:“孜蕾,你现在是不是很湿了。”

吕孜蕾连忙否认:“没有。”

利兆麟坏笑:“要不要和利叔叔做一次,我在想啊,孜蕾和我做了一次后,有可能不愿嫁了,哈哈。”

吕孜蕾大羞,娇嗔道:“想得美,我不是思嘉,更不是曼丽。”

利兆麟回忆了起来:“我记得有一次你偷看我操君竹的同学,发现你偷看,我好兴奋。”

吕孜蕾的脑子立马浮现利兆麟的大阳具,那支大阳具抽插陶歆时,利兆麟有故意放慢速度,让偷看的吕孜蕾真切见识他利兆麟的剽悍。吕孜蕾自然记忆深刻,只是嘴上一律否认:“啊,没有这回事,我没偷看。”

利兆麟邪笑:“利叔叔的鸡巴够大么。”

吕孜蕾本能看过去,见利兆麟的裆部隆起一大团,不禁芳心剧跳:“别问我,我不知道。”

利兆麟继续挑逗:“利叔叔知道你要来,故意穿短裤,故意给你看男人的部位,以你吕孜蕾的聪明,不难猜到利叔叔的意图吧。”

太直接了,吕孜蕾几乎在忙于抵抗利兆麟的勾引,她大声娇嗔:“利叔叔,你越说越过份了。”

利兆麟笑道:“你都嫁人,我还有啥顾忌的,我就明说了,想和你吕孜蕾做爱,我的大鸡巴很想插吕孜蕾的穴穴,不知道孜蕾的穴穴紧不紧。”

吕孜蕾几乎崩溃,猛吞了几口唾液才稳住心神:“利叔叔没机会了,半点机会都没有。”

看来,不拿出点有用的东西来,是难以收服吕孜蕾。利兆麟举手一指办公室,得意道:“利叔叔是什么人,你吕孜蕾不清楚吗,不追到你,利叔叔绝不罢休,我办公桌上有一份陈家的详细资料,资料包含了陈天宝所有的关系人脉,家产财力,你想不想看。”

“给我,我要看。”吕孜蕾闪电般站起,直奔过去,在办公桌上拿起了一包纸袋,兴奋得直跳,高跟鞋哒哒响。

利兆麟眼里闪耀着浓浓欲火,他见识了今晚吕孜蕾的绝世美丽,那是无可抗拒的美色,利兆麟只看一眼吕孜蕾晚装曲线就硬得不能再硬:“我千方百计弄到这些东西,就是为了给你看,让你嫁给安心,利叔叔祝你决胜千里,婚姻美满。”

“咯咯。”吕孜蕾实在是太开心了,她确实是决胜千里的精英,她一直想办法了解陈家,这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抱着厚厚的纸袋,吕孜蕾优雅地来到利兆麟身边,一个俯身下去,在利兆麟的老脸上吻了一口:“这才是我吕孜蕾心目中的男人。”

利兆麟心神激荡:“嗨,一码归一码,这世上没有免费午餐,利叔叔这样帮你,你打算怎么回报。”

吕孜蕾跺脚:“利叔叔,难道你想以此要挟我。”

利兆麟用力点头:“说对了,利叔叔十几年前就想操你,利叔叔等这个机会等了十几年,不完成这个愿望,死不瞑目啊。”

吕孜蕾妩媚:“卑鄙,这样算计一个善良可爱的女人。”

利兆麟真诚道:“能让我利兆麟惦记十几年的女人真没几个。”

吕孜蕾一把放下纸袋:“我不看了,什么破资料,我自己去调查陈家背景。”

利兆麟递回了纸袋,柔声道:“他们陈家的背景还是不错的,要不然,我也不放心你嫁过去,但你的调查肯定没利叔叔的详细,你还会看的,装什么装,利叔叔了解你。”

吕孜蕾也是欲拿故纵,这会顺势把纸袋拿了回来,大眼睛异样:“利叔叔,你好坏啊,坏到底了,哼哼,做爱就不行,摸一下可以。”

利兆麟审时度势,不好太勉强强势的女人,他笑呵呵的拉下了短裤:“好吧,摸一下也好,先认认利叔叔的大鸡巴。”

“咯咯。”吕孜蕾掩嘴娇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利兆麟的生殖器,果然气势非凡,棒身上的青筋盘根错节,狰狞凶悍的样子。

“摸啊,摸了再笑也不迟。”利兆麟焦急催促。

吕孜蕾是独挡一面的人物,答应摸了就摸,她走近过去,玉臂一伸,小手像抚摸宠物狗那样在利兆麟的大阳具上摸了摸,马上收手,这一摸,差点让吕孜蕾目眩跌倒,因为有触电的感觉。

利兆麟 也有同感,他对吕孜蕾坏笑:“怎样。”

吕孜蕾眨眨大眼睛:“什么怎样。”

利兆麟诚恳道:“给个评分啊,在你吕孜蕾所认识的鸡巴里,利叔叔的鸡巴能排几号。”

吕孜蕾掩嘴猛笑:“我都没认识几个鸡巴。”

利兆麟认真道:“至少三个。”

吕孜蕾笑答:“那排最末。”

利兆麟很不服气:“第一是谁。”

吕孜蕾挤挤眼:“阿元啊。”

利兆麟勉强同意:“那才差不多,不过,陈天宝的儿子有我粗?我不信。”

吕孜蕾不敢再纠结了,因为浪水一直再流,再不走,就要露大糗了,她妩媚道别:“很晚了,我洗澡睡觉了,利叔叔拜拜。”

利兆麟微微失落:“亲一口行不行。”

刚转身的吕孜蕾又拧转身子回头,美目羞涩:“好吧,就亲一口,看在这些资料这么厚的份上。”说完,碎步轻盈来到利兆麟面前,弯腰低头,就在那飘荡长发垂下之际,小嘴“啵”的一声,吻中了利兆麟的大阳具,随即疾步跑走,让发呆的利兆麟想入非非。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