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幻想言情 > 长风慕星河 > 第187章 (七十)挑拨离间

第187章 (七十)挑拨离间

作品:长风慕星河 作者:忆南山之远 分类:幻想言情 字数:4081 更新时间:2020-12-18 01:09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长风慕星河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看慕长风要走,那人登时就变了脸色,一脸狞笑得反扣住了慕长风的手腕。

如果把眼前这个人换成是崔哲的话,那慕长风可能还会害怕,但是这人不过就是个小喽啰,就算是一屋子十三个人一起上,慕长风也不会有半点在意。

“这话要是你的主子说到的,那我肯定给他个面子,坐下吃两口,可惜说这话的是你,那就不能怪我不给面子了。”

慕长风笑着说完,右手顺势一用力,竟然由被动转为主动,直接震开了小厮的手,震得他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那小厮对慕长风的了解,都是从崔哲口中得来的,崔哲对付慕 长风是十分简单的,所以崔哲在形容慕长风的时候,肯定也是按照他的感受去形容的,可是他和这些人的修为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这些人听了他的话,定然是没办法正常估计慕长风的实力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们,要怪也是怪这崔哲因为愤怒而失去了以往的镇定,并没有做好周密的计划就贸然行动。

不过如果换成慕长风这个角度的话,他可是得十分感谢崔哲这样,不然的话,如果崔哲派来的人都和他的修为差不多的话,今天他可真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那小厮被震退了几步之后,(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给了周围那几个人一个眼神,示意他们一起围攻慕长风。不过慕长风也不是好惹的,尤其他们已经给了慕长风一个喘息的机会,早在他们动手之前,慕长风就已经想好了逃脱的计划。

这种时候根本就没有必要和他们对着干,离开这里才算是慕长风最好的选择,再加上他也不想伤人性命,所以在交手的时候,慕长风也没有下重手,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确认他们失去战斗力了之后就立刻停手。

对他来说,时间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他此行的目的是来找秋寒的。虽然不知道这次秋寒在这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但是无论怎样都不可能改变慕长风的想法,他今天必须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马上去青楼找秋海。

三两下把这些人全都解决完之后,慕长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青楼。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青楼永远都是一副歌舞升平的样子,只不过当慕长风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那老鸨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我说这位老大姐,你说话多多少少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语气吧,你这样和我说话,不怕我把你家的店再砸一次吗?”

“上次那些事情我还没找你赔钱呢,你居然还敢来,还敢说我语气不对?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店里杀了人,是我帮你摆平的,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我,你就要去坐牢了,你不赔我的钱就算了,现在还要威胁我,再砸我的店,难道我要对你有什么好的语气吗?”

“呦,那我还得谢谢老姐姐救了我一命呗。行,这恩我记下了,咱们就先不提了,呐,我再多嘴问一句,霜白雪在哪里?”

慕成风虽然一开始说得十分礼貌,但是一提到霜白雪的事情,他就一改常态,直接卡住了那老鸨的脖子,掐得她连喘气都有些喘不上来了,根本就没办法开口说话。她不停地挣扎,在慕长风的手上划出了许多血痕,但是慕长风都没有放开她。

莫长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等到她几近昏厥,慢慢不再挣扎了,他才放手松开,把她扔到了地上,然后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问道:

“我再问你一遍,霜白雪在哪里,你说还是不说?”

老鸨没想到自己能死里逃生,在重获自由之后,只顾着猛烈的喘着气,根本顾不上回答慕长风的问题,慕长风也没有因此而变得心慈手软,反而是一脚踩在了老鸨的胸前,又对她说道:

“我这个人,对女人从不下狠手的,只要你告诉霜白雪在哪里,我就立刻放过你。不然的话,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她在房间里,不过……她……有客人,我警告你,那人的身份,你惹不起。”

“这天底下还没有我不敢惹的人,今天我就先饶你一命,至于你帮我的那些事,放心,恩我记下了,肯定会饶你一命的。”

慕长风说完之后就蹬蹬蹬地上了楼,不过,他并没有先去霜白雪的房间,而是先去找了秋寒。结果秋寒的房间并没有点灯,而且听起来并没有人,这让慕长风心里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或许事情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秋寒也许已经出现了危险。

想到这里,慕长风心里就开始变得有 些乱了起来。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在这里耽误太久,所以一确定房间里没有人,他就立刻去了霜白雪的房间。

而完全不出意外,霜白雪房间里的人,就是崔哲。

仇人见面,自然应当是分外眼红的,不过慕长风倒是一点什么其他的反应都没有,反而是笑嘻嘻地对霜白雪说道:

“我说崔哲,你手底下的这帮人也不行啊,那么多人打我一个都没打过。你呀,快点找人去帮他们处理后事吧。”

“慕长风,你居然还有胆来到这里,你是不知道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崔哲着实没有想到慕长风会出现在这里,眼见着他这样嚣张,崔哲当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几乎是对慕长风吼了这么一句。然而慕长风还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十分轻松地对他说道:

“对啊,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所以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敢动我,我就立刻自杀,然后就会有人告诉关天任,是你杀了我。你知道关天任是什么人,只要有人和他说这件事情,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做过还是没做过。”

以崔哲对关天任的了解,慕长风说的这些话,确实是一点没错,关天任天性多疑,几乎没人能骗得了他,而且他心狠手辣的程度,真的不是别人能比的。所以他的手下都十分忠心,确切的说,根本也没人敢对他有二心。所以,如果有这样的流言传了出来,崔哲肯定是没办法活着了。于是为了保命,崔哲便咬牙切齿地对慕长风说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

“当然是有事情(www.biquts.com) 要做,把司徒留手链脚铐的钥匙拿出来。”

“你把司徒留带走了?”

原本霜白雪并没有加入到他们的对话当中,只是在一旁充当着一个看戏的角色。而且她甚至还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想着这一次她也算是抓住了他的一个把柄。但是一听到司徒留的事情,她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有些愤怒地质问了一下慕长风,眼看着慕长风点了头,她又把头转向了崔哲,质问他道:

“你把司徒留放走的?”

还不等崔哲回答,慕长风就一下把话头接了过来,回答霜白雪道:

“哦,不是他放的,但是也和他放的差不多了。毕竟也是他监管不严嘛,所以我才有机会,当然我也得感谢他监管不严,不然这件事情我也办不成啊,你说是不是?”

一看到两个人翻脸,慕长风立刻抓紧这个机会,在两人之间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顿。霜白雪听完之后,一把抓住了崔哲的肩膀,质问他道:

“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告诉我,你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啊,你这个女 人,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崔哲被霜白雪的反应弄得 也窝了一肚子的火,却无处发泄,霜白雪这样一说,就相当于给他找了一个发泄口一样,险些和霜白雪吵起来。

霜白雪却全然不在意崔哲的愤怒,她恶狠狠地看了崔哲一眼,然后对崔哲说道:

“我要你来帮我,就是为了要你帮我照顾司徒留的,结果你却把他放走了,那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合作关系,就此结束。你要么现在就把司徒留给我带回来,要么你就立刻离开这里。”

“霜白雪,你别忘了,我们两个人都是关将军的手下,怎么,难不成你现在是要叛男关将军吗?”

“别拿关天任来吓唬我,你以为我会怕他吗?大不了就是死吗,那我也可以拉你做我的陪葬!要死大家一起死,有什么大不了的。”

霜白雪两袖一甩,转过身去,不再看崔哲一眼,崔哲也心有不甘,见到这样的场景,他立刻对霜白雪说道:

“霜白雪我警告你,你不要得寸进尺。”

“呐,大兄弟,你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这个世界上只有永恒的利益,可没有永恒的敌人,更没有永恒的朋友,你呀你呀,被别人抓住了小辫子,还是先考虑自己吧。”

慕长风好管闲事这个毛病,此时此刻又表现了出来。结果这两人听完,不止是崔哲回过头来瞪着他,连霜白雪也瞪着他。

“慕长风,你自己管好自己就得了,别来多管闲事,现在我们没空管你,你最好快点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你就别想再出这间房间了。”

“诶,那你倒是把钥匙给我啊,我就是来要钥匙的,你给了我立刻就走。”

“给你,赶紧给我走。”

崔哲一边说着,一边把钥匙扔给了慕长风。慕长风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拿起钥匙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回去的路上,慕长风还觉得十分神奇。他着实没有想到,竟然这样简单就把钥匙要了过来。不过说起来也觉得奇怪,他并不认识这个崔哲,但是之前听九爹他们说起他的时候,都是夸奖,可是现在看来,他和他们口中的那个人,当真是没有半点相似。

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把真实的自己掩盖得如此完美吗?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就为了找他来报个仇吗?

可是那得是多严重的一句话啊?竟然让他记了这么多年?

想着想着,慕长风就回到了家里。他拿钥匙把锁打开之后,才去找了路星河。

路星河一切都准备完了,就等着慕长风回来。一见到慕长风的身影,他也有些激动,但是再一看,发现慕长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不禁让路星河有些担心是不是秋寒出了什么意外。

“怎么回事,秋寒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慕长风一来,路星河就立刻追问。慕长风则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然后对他说道:

“我没找到她,她家出事了,青楼也没找到。”

紧接着,慕长风便把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和路星河重复了一遍。路星河听完,也和慕长风的看法一样,觉得应该是崔哲已经怀疑了秋寒,索性便用秋寒做引,想要借此抓住慕长风。

这样一来,秋寒的处境就很危险了,而且最有可能的是,崔哲会利用秋寒,来威胁慕长风。

“喂,路星河,你说怎么女人都这么麻烦啊,你看看,每次都因为女人闹出这么多事情来。”

“诶,长风兄,话不能这样说。如果小春是你的妹妹,你还会这么对她吗?再说了,她们也是无辜的,尤其是秋寒,她一直都被当成工具,处境还不如小春,难道她不可怜吗?”

“有什么可怜的?那不都是自己选的吗?为什么要怪别人?”

“长风,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的,你不能把错误都归结到秋寒的身上,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关天任,不是秋寒,也不是小春。”

这一次路星河的态度变得十分严肃,甚至有那么一丝怒气,慕长风虽然也有一肚子的气,但是他一感觉到路星河的态度不对,就立刻向他认错。

“哎呀哎呀,好啦,你生什么气嘛,我这不就只是发发牢骚嘛,又没说不管这个人。呐,我答应你了啊,我肯定会把她带回来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她要是想杀我,那你也别怪我。”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