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妃之一品嫡香 > 第131章 他践约而来(二更)

第131章 他践约而来(二更)

作品:凰妃之一品嫡香 作者:筑梦者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241 更新时间:2020-11-30 01:1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凰妃之一品嫡香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金三的反应,容静秋并不生气,其实他这反应是正常的,若她处于金三的位置上,估计也会是这反应,要是不闻不问就同意帮忙,那才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一如她肯在中间为他与清澜郡主牵线,也是因为清澜郡主值得,换成别的女人试试,譬如那个武婷玉,她肯定撂挑子不管的。

不过她还是苦笑道,“我看起来像不靠谱的人吗?”

金三一时语塞,这个容家大表妹比小表妹靠谱多了,但是再靠谱那也是年轻姑娘啊,外面的狼那么多,不仔细斟别怎么行?遂又摇着头,“不行,我不同意。”

容静秋拉过清澜郡主到身边,遂笑着告诉她,“我有看上的人了。”

清澜郡主第一反应也是先皱眉,立即追问,“是哪家的公子?我认识的吗?怎么没早跟我说说,现在才告诉我,三妹妹,你可不够朋友啊。”亏她还把所有的心事都说给她听。

容静秋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这不就是要告诉你嘛?最近事情多,一时顾不上,你可不许跟我置气啊。”

这是大实话,清澜郡主也知道容静秋家里不平静,外面的事情好像也不少,遂没有找着时间跟她说这事倒也在情理之中,遂道,“好吧,那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你快把对方的家世背景跟我说说,我给你参谋参谋。”说完,拉着容静秋到外面去说悄悄话。

诶,别走啊……

金三被扔下了,他伸手想要把小青梅给勾回来。

清澜郡主回头瞪他一眼,“我们女儿家说私密话,不许你偷听。”

金三很想撇嘴说,他早就知道了啊,还算什么私密话?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书,可书上的字却一个也看不进去。

焦急地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看到清澜郡主携着容静秋回转了,他忙把书合上扔到一边,“说得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靠谱?”

“我倒觉得挺好的。”清澜郡主倒戈了,“惟一的缺点就是太远了,若你与他真成了 事,我想要见你一面都困难,三妹妹,我会舍不得你的。”她现在都感到离别的愁绪涌上心头了。

容静 秋哭笑不得地道,“我们可以书信往来,时间地点都不是问题,再说现在不是要求三表哥帮忙嘛。”

金三严肃着脸看向容静秋,“真的认定了?”

容静秋点了点头,珍珠都没有这么真,三表哥,你放心,我拿什么来开玩笑都不会拿我的后半辈子来开玩笑,他的情况我大致是摸清了,虽然认识的时日不长,但我能感觉到他的诚意,三表哥若是见到他,一定也会赞我好眼光的。”

她对自己就是这么自信。

金三沉吟起来,男人想的跟女人想的总是不一样的,在他的眼里,这个江南来的薄公子似乎没有什么大志向,他怕表妹嫁他会吃苦,日后怕是会生嫌隙,再说鞭长莫及,真受了欺负,他想帮个忙也困难。

“就冲他家满四十无子方可纳妾这一条,我认为就可以嫁。”清澜郡主支持自己的小姐妹。

金三想说小青梅天真肤浅,男子若心中真有一人,有没有这纳不纳妾的规定也无防,若是心中无人,外面的天地大把可有作为,不然那些花魁娘子粉头之类的人傍谁去?反正都是不用给名份的,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家中的糟糠妻管得着吗?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可能真的说出口,不然这新鲜出炉的未婚妻肯定要跟他闹,他才不会自掘坟墓。

“行,这事容我再斟酌斟酌。”他最终开口道,朝容静秋苦笑道,“表妹总要给我点时间调查一下吧,不管你查得如何,我来给你查缺补漏。”

就当是还你给我献计的人情。

容静秋一听就笑了,“好,那我先谢过三表哥了。”

再拖点时间她也等得及,有些事本来就急不来的。

还没等来金三的最终答覆,倒是先等来了亲爹,容澄最终还是登岳丈家来领回妻女了。

金陈氏看着在下首位置正襟危坐的女婿,脸上是有不满的,这么迟才过来,这诚意就是打了折扣的,可到底还是前来了,这就说明他最终还是偏向了金家。

“你那表弟的事情如何解决了?”哪怕听老丈夫提及,她还是装模作样地问出口。

容金氏两眼看向丈夫,同样也是在等他的答覆。

容静秋与容静冬各坐一边,两人楚河汉界划得清,不过此时倒是一致地看向容澄,这可是关乎到她们家庭的和睦。

容澄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苦笑道,“这事小婿没有再插手,府尹如何判我就如何认,最终是判了流放三千里。”

这是重判了,容金氏松了一口气,总算赢了傅姨娘一回,她面上也好看了些许,对容澄的怨气也少了许多。

容静秋却是盘算这流放三千里到底是哪里?不过这场合也不宜问得太深入,她想的比亲娘要深得多,容澄过来接她们,那就表明是摆平了容傅氏这亲娘,所以这三千里的目的地只怕还另有文章。

她把疑问给吞回肚子,看到外祖母金陈氏的语气和缓了不少,只是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场面话,最后才说,“要不要跟你回去,看你娘子怎么说吧。”

容澄立即看向容金氏。

容金氏的脸依旧是紧绷的,不过还是朝上面的外祖母道,“女儿听娘的。”

金陈氏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对女儿的表态很是满意,最终还是同意了容金氏跟女婿回去。

来金家住了才没几天,母女仨又要收拾东西回定远侯府。

容静秋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她就没在这小院住过一天,这些日子不是跟金莹混就是给清澜郡主做伴,所以她如今离开也是轻装上阵。

金莹舍不得她,跟容静秋越是相处,越发现她的性子极好,是个好相处的人,所以哪怕看到她上马车了,她还是满脸不舍的依依惜别之情。

清澜郡主却是干脆得多,“我回头再找你玩去。”然后还伸手挠了挠容静秋的手心,给她眨了眨眼。

容静秋一下子就会意了,这是金三同意帮忙的意思,她这下子如释重负,总算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趟金家之行她还是满载而归的。

一回到府里,她就听说大老爷容漳和儿子容鹏都放了出来,不过容漳荫封得来的官职被撸了,还得了个永不叙用的旨意,至于容鹏,自然是革去功名,就连原先谋好的官职现在也是飞了,功名都没了,还补什么官?

父子俩现在的神色都难看至极,一回到府里就先关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有露面,外面的事情都是容风氏在打理。

容静秋这下子明白为什么容傅氏不闹了,原来是这样(www.biquts.com) ,儿子孙子和侄子侄女哪个重要?当然是儿子和孙子重要,把这俩人弄回来了,她再闹就没意思了,会把二儿子彻底给疏远。

容金氏只是冷哼一声,大房父子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子府里还要再养这俩废物,她自然高兴不起来。

容静秋回去东跨院,虽然离开了不过几天的功夫,但回到家里还是比在金家舒服得多,在那儿是做客,在这里好歹是主子。

林安氏一看到她就笑开眉。

容静秋笑问,“有什么喜事?”

“大老爷昨儿叫来叶家的人,要正式休了叶氏。”

容静秋愣了愣,自从容叶氏进了大牢,她就再没有关注过她了,“容鹏不闹了?”

林安氏给她换上家居服,“他现在装病呢,连面都不露,倒是他媳妇现在上下打点,为大房争点颜面,看来是不会管他那个娘了。”顿了顿,“老夫人也同意了,叶家的人还想抗争几句,但叶氏做的那些事都是有证据的,叶家最后也无法,同意了休妻。”

活该这容叶氏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日后死了只怕连收尸的人都没有,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实在是大快人心。

容静秋不置可否,当然她是不会同情容叶氏的,当初种了什么因就结什么果,再合理不过了。

回来了总要去拜见一下老夫人容傅氏,容金氏领着俩女儿过去。

苟嬷嬷等在院门口,一看到容金氏,就躬着腰迎了上来,先是见礼,然后又歉意地道,“二夫人,老夫人你们刚回来舟车劳顿,而她现在也身体乏了,所以今儿不用请安了,改日再行请安便是。”

这是拒之不见了。

容金氏连脸色都没变,只怕原话更难听,难为这苟嬷嬷能说得这么体面了,她直接转身就走。

容静秋和容静冬身为孙女倒是隔着院门福了福,算是请过安了,这才跟在容金氏的身后离开。

苟嬷嬷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对老夫人的做法完全不赞同,这府里现在是二夫人当家,没有必要把关系闹得这么僵。

她回去给老夫人覆命,容傅氏一边转动佛珠一边道,“都走了?”

“走了,不过还在院门口给老夫人行了个福礼。”苟嬷嬷拣好听的来说。

容傅氏的脸当即拉下来,她还以为这母女仨会在院门口等上个半天,这样她的气才能顺一点,再考虑要不要见她们,结果就这样走了,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回了趟娘家,别的没学到,这礼仪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苟嬷嬷不敢说话附和,她现在也得学着(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讨好二夫人,谁知道老夫人能活 多久?将来还是要看二夫人的脸色才能过上好日子。

一旁抄佛经的傅姨娘鄙夷地看了眼苟嬷嬷,在她出去后,她这才凑到容傅氏的跟前,“姑姑,这人有了异心。”

容傅氏当然知道苟嬷嬷不像以前那般忠心了,但念在她侍候她这么多年,也没想过临老把人撵走,这样做外人是要诽意的。

“好好抄你的佛经去,这事都是因你而去,如今你弟弟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吃苦,你该好好向佛祖忏悔才行。”

“是,姑姑。”

傅姨娘忍下心中的不平气,乖乖地到一边继续抄写佛经,只是这佛经上面的每个字都不能抚平她心中的怒气与愤恨。

这个仇她记下了,总要再找到机会去报的,且给她等着。

容金氏回来,容马氏是极高兴的,虽然这几天管理家下事她做得还算是顺手,但她年纪太轻,有些老资格的下人明奉暗违,且还是婆母的人,这些人相当不好处理,毕竟不顾僧面得顾佛面啊。

况且她只是代为管家,这些还是要交回给婆母的,她思来想去,也不敢太露锋芒, 还是先避让一下为妥,省得婆母回转,她们这些亲信背后给她穿小鞋,她才真正的得不偿失。

她暗暗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没有孩子撑腰,她在容家一直都不算站稳脚跟,所以除了忍,没有他法。

容金氏看到账目做得清晰明朗,而且事情也处理得井井有条,对这儿媳妇的能力还是十分肯定的,遂道,“辛苦你了。”

容马氏听到这句肯定,眼里泛起了泪花,“婆母谬赞了,不辛苦的。”

容金氏刚被容傅氏冷落,现在自然最能体会这个儿媳妇的难处,心里想着等儿子回京后,一定要让他们生个嫡子出来,有了孩子,这儿媳妇的苦也就熬到头了。

“对了,鹭哥儿那边如何?”

“一直都按时到族学上课,回来也是认真做功课的,儿媳妇没有落下他那边,每天都有过问。”容马氏禀道,“傅姨娘一直没有派人来接触过小叔,倒是六姑娘来看过几回,初时儿媳妇以为六姑娘是来挑拨的,后来见到小叔倒是越发安定地住在正房,且还问婆母和俩位嫡姐几时回,儿媳妇觉得倒不似做假。”

所以还是容静季说了什么话让弟弟转变了态度。

容金氏却是冷哼一声,她才不会被这些伎俩给骗了,不过该关心还是要关心的,遂起身去看看容鹭的情况。

容静秋正等着金三那边几时做好安排,哪知道居然在自家见到了薄景然,她当即愣在原地,这是什么情况?

“姑娘,那不是薄公子吗?”红裳也惊讶地指着某处道,“而且还是侯爷陪着的,后面跟了好几个幕僚……”

容静秋自然看到了,他果然没有骗她,心里顿生欢喜,原来不是她一头热。

薄景然自然也是看到了容静秋,隔空朝她微微一笑,他要求亲,自然得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容家。

这不?

他来了。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