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即鹿 > 第391章 石萍潜邸吏 广宗第一人

第391章 石萍潜邸吏 广宗第一人

作品:即鹿 作者:赵子曰 分类:军事历史 字数:4309 更新时间:2020-12-01 20:51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即鹿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正如魏、唐各有一个荆州,——事实上,蒲秦也有一个荆州,三个荆州都是原前代秦朝时的荆州辖地,蒲秦所占之区最小,本属南阳郡,秦、定西接壤的这块地方,现下也是秦与定西各有一个秦州。蒲秦的秦州,早於定西的秦州。陇西郡,原先即是蒲秦秦州的一个属郡。定西的秦州目前所辖是陇西、武都、阴平三郡;蒲秦的秦州目前所辖是南安、略阳、天水三郡。

蒲秦秦州的驻军主将,自蒲茂(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篡位登基以来,一直都是蒲獾孙,直到蒲茂将攻洛阳的时候,还是蒲獾孙坐镇秦州,但之后不久,在确定了麴球阵亡的消息是真后,蒲茂认为麴球一死,定西秦州剩下的诸将皆不足为虑,无须再留蒲獾孙镇守了,就把蒲獾孙调到了出关的军中,以增强攻打洛阳的实力。但是,定西的秦州诸将虽俱非一等强敌,然秦州毕竟与定西接壤,蒲秦亦不可无重将坐镇,遂因孟朗的大力推荐,孟朗少年时的好友,一个名叫秦广宗的唐人,接任了蒲秦“督秦州军事、秦州刺史”之职,现下,便是此人在负责蒲秦秦州的军事。

也就是说,唐艾此战的对手,主要就是这个秦广宗。

蒲秦秦州三郡的驻军情况,定西早已探查地一清二楚,其主力部队,约万余步骑,由秦广宗亲自统率,现驻於天水郡的郡治冀县,南安郡和略阳郡的驻兵各有约五千上下。

南安郡位处秦州的最西(www.biquts.com) 边,西与定西的东南八郡接壤,南与定西秦州的陇西郡接壤,於蒲秦的秦州三郡中,地理位置最为要紧,所以此郡的守将,亦是三郡守将中,在蒲秦军中名气最大的,便是蒲茂龙潜时的故吏、爱将 石萍。

石,在氐人的诸部中不算是一个很大的姓,此姓与氐人的韩姓都是氐人大姓“何氏”的支胤,但虽是何氏支胤,只从当下来看,因了此部以石萍为代表的酋豪们当年鞍前马后的拥立蒲茂之功,此部姓在蒲秦的贵重却是超过了何氏,其族人在蒲秦朝中、军中任职为将者甚众。此前被麴球指挥弩手射死的蒲秦猛将石骏奴、被斩於首阳的蒲秦大将石首,与石萍都是同族。

以上,便是蒲秦秦州三郡的大体军事情况。

这些情况,唐艾等俱皆清楚,无须再说,於是,唐艾就把既定的此战方略说与了众人。

方略简单来说,可以用三句话可以概括。

一句是:以张道崇为主将的武都、阴平、陇西三郡联兵首先出战,陇西兵从西,武都、阴平兵合力从南,围攻天水郡。一句是:张道崇的军中,同时打起北宫越的旗号。一句是:候张道崇与秦广宗开战之后,唐艾引现汇聚於武始郡的此步骑万人袭攻南安郡。

北宫越谙熟兵法,听完唐艾的讲说,心道:“此声东击西之计也!”闻唐艾问众人的意见,回答说道,“莘公所定此策,诚然上佳!末将无有异议。”

王舒望等大多的堂中官吏也无异议。

唐艾问田居:“宣威怎么说?”

“……唯有一虑。”

“何虑也?”

田居黑着脸,说道:“天水郡的秦兵达万余之众,武都、阴平可调用的兵马,却多已遣来武始,暂归入到了将军的麾下,张太守能用以佯攻天水郡的部曲,料来不会很多,如此,他能为我攻南安之军缠住秦广宗部的秦虏主力,使其不能及时来援南安么?

“若是不 能,石萍,秦虏之悍将也,其兵五千,又不比我军少太多,南安郡,我军势必难以短日攻克,冀县距南安郡咫尺之遥,援兵朝发夕至,则待秦广宗援兵到日,我军前有坚城未下,外有敌援已至,莫说攻下南安了,将军,恐怕我军也将要陷入险境矣!”

唐艾笑了起来,心道:“正是因此,我才建言明公,对外不要说是我带兵来打南安,只打你宣威将军的旗号的啊!”

却是,对外不称唐艾,只说田居,此计非是别人,正是唐艾给莘迩提出的,而唐艾之所以提出此计,出发点恰便是田居说的那些。

他当时对莘迩说道:“只令张道崇佯攻天水,只怕不能拖住秦广宗部对南安的驰援,还得再加上一条对策不可。

“明公可手令北宫越诸将,此战攻南安,对外只提田居之名,不提艾之名。田居,庸将也,秦广宗闻是他攻南安,必轻视之;前秦州之战,张道崇遇败不馁,遂大败攻攻武都郡的秦虏上将仇泰,北宫越掣旗斩将,亦於前秦州战中功劳卓著,为秦虏所惧,秦广宗定会重视他两人,一个轻视,一个重视,这样一来,以艾浅见,大约就能至少拖住秦广宗部十日不援南安。

“十日,已足艾取此郡矣!”

稍忆了下那天向莘迩进策的情景,唐艾把思路转回现在,他再无为人处世的老练,这会儿也知,若把自己想的这些道出,那田居只怕当场就会与他翻脸,临出谷阴前,莘迩殷殷嘱咐他,要他以大局为重,千万不可与田居起了冲突,影响攻打南安郡的战事,故为了莘迩的嘱咐,亦是为了战事的顺利,唐艾没把所想说出,他只是含笑说道:“宣威言之有理。不过,宣威但请宽心,我已料定秦广宗的援兵肯定不会‘朝发夕至’,我军自有足够攻打南安的时间。”

田居说道:“是么?”

语气充满了怀疑。

唐艾没有再理会他,问余下没有表态的诸人,说道:“君等何见?”

方略是莘迩定下的,此战的主将,即指挥者是唐艾,诸人都很有觉悟,知道他们只是听令者的身份,虽亦有怀田居之忧者,但没有不识眼色的,没人再提异议,都道:“此高明之策也!”

唐艾说道:“我万人步骑云集武始,消息难以长期隐藏,君等既悉无异议,兵贵神速,宜出敌不意,便立刻传檄武都郡,劳张太守於两日后,率武都、陇西兵,佯攻天水!君等各自回去,该厉兵秣马的厉兵秣马,该把后勤搞好的把后勤搞好,我军於四日后攻南安!”

北宫越、田居、王舒望等起身接令。

军官归营,勉励将士;本郡的文官调集本县百姓,增加民夫的力量。

唐艾暂就住在县寺,正在众人辞别唐艾,将要各去办各的事时,一人匆匆忙忙地赶来,登入堂中。这人身穿红色的褶袴戎装,长身黑面,腰悬宝剑,却是郭道庆。

唐艾止住送北宫越等人出堂的脚步,说道:“子善,你怎么才来?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该下的令,我也下完了。……对了,你把莘公的手令给他们看看。”

“哎呀,来晚了,来晚了。……这是莘公的手令,君等请看。”郭道庆是唐艾的副手,唐艾不等他,就把该办的军务全部办完,要换个别人,少不了不满,他是个好脾气,却无一点生气,一面向唐艾、北宫越等道歉,一面遵从唐艾的吩咐,掏出手令,给了北宫越等看,他与田居是旧日同僚,却因知莘迩所以会有此道手令的缘故,一时也不知该与田居说些什么,瞅见田居手里的拐杖,勉强寻出个话头,说道,“长贤,我听说你脚疾发作了?”

“是啊。”

“大战将起,不碍事吧?”

田居正气凛然,说道:“就算碍事,吾等为人臣子的,当然也应以国事为重。”

“有道理,有道理。”

……

次日下午,唐艾的檄令传到了武都郡郡治下辩。

佯攻天水郡的阴平、武都兵马早已齐聚下辩,张道崇就传檄陇西郡,两路兵马於第二天上午,一起出营。两军各大打旗帜,号称兵共两万,陇西自东,武都自南,朝天水郡进发。“两万”是号称的,三郡、两路兵加在一起,实不到五千之数,但其内有临时征募的三郡唐民、羌胡,单单从行军的气势上观之,尘土飞扬,迤逦数里,倒颇有“两万”之貌。

下辩县与天水郡的始昌县接壤,两县相距才二百里,这头张道崇的兵马出营,没过一天,那边始昌县的蒲秦守将就接到了消息。

始昌守将大惊,赶紧派骑驰去冀县,禀报秦广宗。陇西郡的郡治襄武县也与天水郡接壤,且与所接壤的天水郡新兴县的距离更近,新兴县守将,亦慌忙将此敌情火速送往冀县。

当天晚上,秦广宗相继接到了两道急报。

“武都、陇西两路陇军,向我天水边境进发?”

“是啊,明公。两道军报都是写於下午时,预计最晚明天,陇西郡的陇军就会抵至我郡西界,至迟后天,武都、阴平的陇军就会进入始昌县境。”

秦广宗五十余岁,身材与孟朗相仿,较为瘦小,两人的脸庞也像,他亦面容清癯,却须发不类,孟朗没有给须发染色,须发已然花白,他给须发染了色,烛光下,黑亮黑亮的。

细细地看了一遍两道军报,秦广宗说道:“张道崇、北宫越为将,号称步骑两万。”

“是啊,明公。”

“武都、阴平、陇西三郡,总共的陇军也没有两万!此定虚张声势。”

“是啊,明公。”

“可是一则,孟公早就猜到定西或会趁我王师讨伐慕容氏的机会,寇我秦州,却武都等三郡的陇军一直没有动静,直到今日,忽然发兵,现在看来,他们之前一定是在筹备,於今应是准备已妥,二来,张道崇、北宫越,俱知兵之士,陇之上将也,故而,其虽无两万步骑,今犯我境,亦不可轻视。”

“是啊,明公。”

“你刚才说得不错,大概明天陇西郡的陇军就会抵至新兴县,后天武都、阴平的陇军就会入到始昌县。”

“是啊,明公,……两路陇军,夹击我郡,来势汹汹,我军该如何应对?还请明公及早定夺!”

秦广宗能得孟朗之荐,本身自是有军政才能的,他略作忖思,已有对策,说道:“张道崇、北宫越所部,定是此次两路寇我天水之陇军的主力,我军当重点守御始昌县!传我令下,立即调步骑三千,连夜驰援始昌!至於寇我郡西界的陇西陇军,我算其战兵,顶多两千步骑,新兴守兵足可御之,暂无须我遣兵援之,——只檄南安的石将军稍派兵相助即可。等观始昌县的战况如何,待我集中兵力,破了张道崇、北宫越部,再转师新兴,败之易也。”

这是先难后易,先破敌军主力,再败敌军别部的战术,客观地讲,这是一个不错的对敌策略。

“明公此策高明。”

“孟公举我掌 秦州军事后,写了封私信与我,信中言道,我国肇建以今,唐士出任州刺史者,我是第一人,朝中勋贵颇有非议,盼望我能以文治武功,堵住他们的嘴!今我若能大败寇我之陇军,即使不能生擒到张道崇、北宫越,当我奏捷大王之时,孟公想也会十分欣慰的。”

“是啊,明公!”

秦广宗应战的部署命令,於当晚传到了城外的营中。

被调援始昌的三千步骑,按他的命令,连夜出营,驰往始昌。

命石萍分兵一部,援助新兴县的檄令,也於当晚发出。

石萍於次日上午接到了这道命令。

新兴县本是南安郡的辖县,但因南安郡的大部分地界都在渭水北岸,只有新兴县在渭水南岸,因是为了便於南安、天水两郡的整体军事布局,蒲秦把新兴县改划给了天水郡。故是,南安的郡治豲(huan)道,离新兴县很近。昨天下午,就在新兴守将传敌情军报给秦广宗的时候,早於秦广宗获悉之前,石萍就已经知道了陇西的陇军大举东进的情况。

这时秦广宗的檄令送到,“非议秦广宗”的氐人勋贵,石萍算是其一,他身为蒲茂的潜邸故吏,身份不同於常人,难免有点不甘於居秦广宗这个唐人之下,但外敌当前,他还是服从了秦广宗的檄令,马上安排部队,调了千人,命立刻渡渭南下,援助新兴县。

战场上的形势,时刻都有变化,任 谁也不能事先就预料到整个战事的完整过程,此秦广宗檄石萍调千人南援新兴之举,便是莘迩、唐艾没有预料到的。不过,这个没有预料到,却是利於定西的,南安郡的守兵由此少了千人,等於秦广宗间接地帮了唐艾即将的攻打南安郡一把。

从唐艾到达武始郡算起,已经过了三天。

石萍调兵南下之次日,即唐艾到达武始郡的第四天。

依照唐艾已经下达三日的军令,高延曹、北宫越、田居等等各部,拔营起兵,径向南安。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