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首席怀中的虐文女主 > 第126章 试探

第126章 试探

作品:首席怀中的虐文女主 作者:南昌北盛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3504 更新时间:2020-11-21 17:08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首席怀中的虐文女主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战正初也在片刻之间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笑着说:“你们好!你们好!呵呵,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两位投资高手居然是这么年轻美丽的姑娘,认识你们战某也是三生有幸了!”

夏以沫看一眼梓筠,知道她一向懒得寒喧,遂微笑着说:“战老先生过奖了,能见到您才是我们这些晚辈的荣幸!”

战正初点点头,问道:“Skye小姐是中国人?中文名字叫什么?”

夏以沫笑容浅淡:“我是中国人,您可以叫我斯凯。”

“斯凯小姐是本市人吗?”战正初的目光紧盯(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着夏以沫。

夏以沫迎着他的目光,笑语不变:“不是。”

“哦?”战正初收回了目光。

他掩饰的手握成拳在唇边咳了一下:“呵呵,斯小姐,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曾经认识的小姑娘,你跟她长得很像。”

夏以沫依旧微笑,并没有说话。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两个孙子,战呈卓和战时濂。”他一手拉了一个孙子,目光却没有离开过夏以沫的脸。

夏以沫与梓筠的脸上带着完美的笑容:“你们好。”

平静、平淡得依如所有的初次见面。

战时濂依如继往的冷峻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战呈卓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夏以沫:“斯小姐,你是不是N市人?”

夏以沫唇角微微勾起:“战先生也认识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

战呈卓的目光顿了顿,夏以沫话里的嘲讽,让他断定这个人不是斯小林,小林从来不会咄咄逼人。

酒会的主持人悄悄走了过来,对战志信耳语了两句,战志信点了点头。

主持人于是到台上拿起了麦克风:“感谢各位来宾今天来庆祝战氏集团的 季迁之喜。”

酒会正式开始了。

夏以沫与梓筠跟着齐元昌一起跟战家的人打过招呼就散开了。

酒会除了美食还安排了抽奖、拍卖、游戏等环节,气氛 渐渐热闹起来。

梓筠与夏以沫与齐元昌分开以后,就来到食品区,战时濂梓步梓趋的跟在后面。

梓筠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专心挑着点心的夏以沫,对战时濂道:“怎么?你想再来一次美女喂食蛋糕?上次那位美女貌似不在这边。”

战时濂苦笑:“梓筠——”

梓筠摆手:“好!算我没说。不过我建议你今天晚上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战时濂低头,简短的说:“好!”

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些急,是战呈卓,夏以沫此时已经转到了桌子的另一侧。

战呈卓隔着桌子站定,看着夏以沫,夏以沫选了一块小蛋糕正递给梓筠,抬头看到战呈卓:“有事?”

“小林,是你吗?”战呈卓的手握成了拳。

战时濂刚想上前,夏以沫看了他一眼,他站住了脚步。

“战先生说 的小林是谁?跟我长得很像?也姓斯?你的妻子?女友?怎么?不见了?为什么?与你分手了吗?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还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夏以沫一连串的问句。

战呈卓忽然无言以对。

不是小林,小林不可能这样质问他,如果是他的小林,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一定扑到他的怀里来的。

是啊!

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还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战呈卓连身边他最讨厌的战时濂都没注意到,黯然的转身。

“战先生,你爱过她吗?找过她吗?”夏以沫却叫住了他。

战呈卓霍然转身:“你,你认识她?”

“不认识!”夏以沫的声音渐冷。

战呈卓抿唇,正待转身。

“不过,在英国的时候,我见过一位夫人,也说过我跟她女儿长得很像。”夏以沫切下一小块蛋糕,放入口中,慢慢地说。

战呈卓的眼睛一亮:“你在哪里见到的那位夫人?”

“医院。”夏以沫优雅地吃蛋糕。

“她因伤心过度住进了医院,因为她的女儿死了。”夏以沫静静道。

战呈卓震惊地看着夏以沫,她也抬眸看着他,声音平静,却也没有一丝温度:“她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可是那个男人的另一个女人以她的父亲相要胁,让她打掉孩子,离开那个男人,她舍不得打掉,跑出医院的时候被车撞死了,啧啧,真惨!一尸两命,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知道了会不会伤心”夏以沫摇摇头,放下手中的盘子。

“哦?那个男人不是应该下地狱?”梓筠凉凉接口。

“是啊!那位夫人说,她一定会让那个男人下地狱的。”夏以沫淡淡地说,手伸向了对面的奶昔,没够到,战时濂拿起来递给她,她的手顿了一下,接过来,却放 到了一边。

战呈卓如同浸在了冷水中,他脸色苍白的看着夏以沫:“斯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夏以沫双手抱肩,看着战呈卓,淡淡一笑:“战先生,我只是讲了一个我认识的人罢了。你求证真假,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去找那位夫人给你做证明。”

战呈卓转身大步走开。

夏以沫看着他的背影冷笑,男人,都是等到失去了以后才会想到去珍惜吧!

战时濂神色复杂的看着夏以沫,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她是想要为斯小林讨回公道吗?

“夏,夏以沫?”一声低低的惊呼。

夏以沫和梓筠齐齐回头。

“真的是你?!” 林芊芊仿佛见了鬼一样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漂亮的女人。

她在找战时濂,就算找到战呈卓也可以,好不容易看到他们俩都在这边,等她走过来时,战呈卓已经离开了,她想追过去,但是看到战时濂还在这里,咬咬唇还是走了过来。

还没等跟战时濂说话,就看到了站在对面的夏以沫。

刚刚,她和爸爸妈妈在休息室里见一位世伯,这两年因为她一直没能跟战时濂之间有实质性的进步,爸爸妈妈已经开始为她明里暗里的相亲了。这位世伯家里正好有一位跟她年纪相仿的儿子,刚刚从国外回来。

她好不容易找借口溜了出来找战时濂和战呈卓,没想到却碰到了夏以沫。

她是夏以沫吗?

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只是,比夏以沫漂亮。

夏以沫看着面前的 林芊芊,不错!四年不见,她长得更漂亮了,只不知道心智长全了没有。

“你,你不是死了吗?” 林芊芊连身边站着战时濂都忘了,只紧张的盯着夏以沫。

夏以沫耸耸肩,笑了:“那你就当做是见鬼了不就行了?”

林芊芊后退一步:“你没死?你怎么会没死?你怎么不死?”

夏以沫看一眼旁边脸色有些不好的战时濂,轻笑:“这么盼着我死?”

林芊芊顺着她的目光看到战时濂,猛地收住眼中的恶毒,继而(www.biquts.com) 泪盈于睫:“姐,姐姐,真的是你吗?啊?你真的没有死吗?”

夏以沫与梓筠对视一眼,啧啧称奇:“演技不错!”

梓筠放下盘子:“没胃口了,你还吃吗?”

夏以沫笑道:“我连吃的都想吐出来了。”

两个携手离开,看也不看温温可怜的 林芊芊。

这时,战宜年走过来:“二少爷,老太爷请您过去一下。”

战时濂看一眼 林芊芊, 林芊芊哀怨地看着他,战时濂开口道:“ 林小姐不跟我一起过去看看爷爷?”

林芊芊的哀怨立刻变成惊喜,连忙点头跟上战时濂的步伐。

战宜年微诧异,他没想到二少爷会把 林小姐也带过去,他已经站在那里观察了一会儿了,战时濂看向斯小姐的眼神很是深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二少爷仅仅是因为斯小姐与夏小姐长得像,所以——

战宜年暗自摇了摇头。

温幼宁东张西望地,终于找到夏以沫,走了过来,埋怨道:“你跑到哪儿去了?找你半天了。”

夏以沫给她们介绍:“以前一直没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这下好了,我的两个最好的朋友,梓筠,宁宁,你们认识一下吧。”

梓筠与温幼宁相视一笑,彼此都从对方那里听到过,所以初次见面也如老朋友一边,三人自躲去一边说悄悄话。

战正初看着战时濂与 林芊芊一起过来,微微诧异,难道那个女人真的不是夏以沫?如果是的话,时濂岂会对她置之不理?

林芊芊恭敬的唤一声:“战爷爷好!”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

战正初微笑着点头:“你爸爸妈妈呢?”说完目光看了一眼战宜年,战宜年闪身退开。

林芊芊笑着说:“刚刚他们在休息室那边与几位伯伯聊天。”

“哦?那你刚才跟谁在一起啊?”

林芊芊含羞带怯的看了一眼战时濂,没有说话。

战正初只觉跟不聪明的人说话是一件太过累人的事。

“刚刚那位锐逸集团的斯小姐,你见到了?有没有觉得很像你姐姐?”战正初直截了当的问道。

林芊芊的脑子迅速的 转了转,眼睛瞟了一眼沉默的战时濂,故意叹了一口气:“您说的是那位小姐啊,我也觉得她和我姐姐长得很像。可惜她半点也比不上我姐姐,我姐姐温柔可人,最是善良和气的,那位小姐浑身都长了刺,说话让人极不舒服。唉!说起来,我姐姐还真是没有人可以比得上的。”

林芊芊故意语带惆怅。

在战时濂面前夸姐姐,战时濂会很高兴,她已经吃过几次甜头了。还没等看清战时濂的表情, 林雄和顾林芝匆匆走过来。

来不及与战正初打招呼就问 林芊芊:“有人说见到了你姐姐?在哪?啊?在哪?你见到了吗?”

林芊芊微皱眉,爸爸怎么可以这样失态。

于是她端庄地说:“爸爸,那个人不是姐姐,只是长得像而已。”

回过头,她对战正初笑道:“我爸爸可偏疼姐姐呢,我姐姐出了事,他至今还耿耿于怀着。”

林雄听着女儿的话,惊觉自己的失态,讪笑着对战正初道:“让战老见笑了,我的大女儿去世多年,但我总不肯相信,总觉得有一天她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

战正初慈眉善目的看着 林家一家三口:“刚刚你们没在,那位英国锐逸集团的总经理还真的跟你们的女儿很像呢!”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