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医定终身:秦爷,扎个针 > 第298章 做贼心虚

第298章 做贼心虚

作品:医定终身:秦爷,扎个针 作者:燕归尔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228 更新时间:2020-10-16 23:09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医定终身:秦爷,扎个针 笔趣听书(biquts.com)”查找最新章节!

卓老爷子失笑:“这丫头。”然后喊了佣人过来:“你去看看书语在不在家,在的话让她晚上到我这里来吃饭。”

他知道卓书语和陆朝颜关系好,特意喊了她来作陪。

佣人应了声是就出去了。

卓老爷子又对秦商陆道:“我们下会棋。”

秦商陆自是奉陪的颔首。

佣人拿了棋盘过来,两个人就下了起来。

卓书语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爷爷正在和一个戴着半边面具的男人下棋,她一看面具就知道是秦商陆,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她在自己家一向没有什么规矩,尤其是在疼爱她的爷爷面前,跑来跑去的都是常态,但一看到秦商陆在就老实了。

没办法,这可是秦爷啊。

“书语来了。(www.biquts.com) ”卓老爷子看到小孙女跟个猫似的就笑了。

这个野丫头,还知道怕秦商陆呢。

不过江城四小世家和五大家族的小辈,没几个不怕秦商陆的。

卓书语像个小猫似的走了过来,喊了声爷爷,又特别恭敬的喊了声:“秦爷。”

不知道的还以为秦商陆才是她爷爷。

秦商陆也特别有当爷的气派,淡淡的:“嗯。”

卓书语的眼睛就喵啊喵的,一看就是在找陆朝颜。

“朝颜在厨房。”卓老爷子指指厨房说道。

“那我去看看她。”卓书语一溜烟的就跑了。

卓老爷子瞧着好笑,走了一步棋说道:“你呀,瞧瞧把她 们一个两个吓的。”

秦商陆跟了一步,不以为意。

他家的小丫头就不怕他,怪只怪别人胆小,和他有什么关系。

阿魏:……

家主,你对自己有误解。

卓书语跑进了厨房,神色十分紧张的样子。

陆朝颜笑问:“你被人追杀了?”

“用得着被人追杀吗,你家那位爷坐在那里,就够让人害怕的了。”卓书语第N次吐槽:“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呀,我每次远远见他一次都觉得胆寒,那面具每次都泛着森冷的寒光。”

卓书语刚从裴津那里得知他们的关系时,差点连笔头都咬断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当时她脑补了N个版本,全是秦商陆仗势欺人,逼迫陆朝颜这个小可怜 和他谈恋爱的。

要不是陆朝颜再三表示自己是心甘情愿,并且和秦商陆两情相悦,她都要去报警了。

“汝之砒霜,我之蜜糖。”陆朝颜也没有办法说清楚喜欢秦商陆什么,反正自从遇见他,她就找不到去喜欢别人的理由了。

卓书语叹气:“好吧,只能说爱的魔力转圈圈了。”

她也没有总纠结这个事,转而问道:“你怎么突然来我家了?也不提前告诉我,我本来都要出门了。”

“我也是临时起意,找卓爷爷帮个忙。”陆朝颜说道。

“帮什么忙?还有什么事是秦爷搞不定的吗?”卓书语好奇了。

陆朝颜也没瞒她,把事情和她说了一下。

卓书语张大了嘴巴:“我的天,你去西医学院撬墙角,你不怕挨打吗?”

“没事,一般人打不过我。”陆朝颜一点儿也不担心挨打:“再说我还有卓爷爷这个免死金牌呢。”

卓书语还是觉得她有点异想天开:“我听说西医也要学很多很多年,不会有人愿意中途放弃西医,转而学中医吧。”

弃西学中,先不说有没有人愿意,能不能学好都是一个未知数。

“试试吧,不试肯定没有,试了说不定运气好呢。”陆朝颜很乐观,振兴中医这条路本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什么路都要去走一走,能不能走通,走过才知道。

卓书语立刻就把手掌贴到了她背后。

“干什么?”陆朝颜问道。

“我给你传点运气,今天我坑了裴津十块钱去买彩票,结果中了五十块钱,我感觉我被气运加身了,哈哈哈。”卓书语想起自己今天中彩票的事情还高兴着呢。

完全忘了后来又被裴津坑走了一杯三十五块钱咖啡的事情了。

陆朝颜失笑,好幼稚。

不过还是很配合的道:“好的,气运女王。”

卓书语:“哈哈哈哈……”

晚饭陆朝颜也没有铺张浪费,一共四个人吃饭,就做了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外加药膳鸽子汤。口味偏淡,很合卓老爷子的 口味,老爷子也很给面子,比平常多喝了半碗汤。

饭后秦商陆就带着陆朝颜告辞了,卓书语代替卓老爷子送客,在后面跟陆朝颜窃窃私语:“你要去医科大学的话,记得穿的漂亮一些,打扮的更漂亮一些,医科大学男 生多,就是冲你这颜值,肯定也有愿意弃西医学中医的。”

陆朝颜抽了抽唇角,飞快的梭了前面秦商陆的背影一眼,心想她要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去医科大学,他指定能让自己当天出不了门。

上次在塔国就是这样,当时担心他的身体没有想起来,事后仔细一想才明白他是装的。

“你要是不会化妆,我帮你化,别看我平常不化妆,但是我化妆技术还是很好的,保证给你化的像仙女下凡。”卓书语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陆朝颜真怕秦商陆听见了,再回头给卓书语一个死亡凝视,她忙连连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就送到这里好了,你快回去吧。”

车子就在前面了,陆朝颜丢下这句话就跑到了秦商陆身边,拉着(笔趣听书手机版m.biquts.com) 他上了车。

卓书语一头雾水,跑什么呀,她话还没有说完呢。

她还想说自己会化很多种妆,像仙女妆,心机妆,浓妆淡妆,就没有她不会的。

然鹅,陆小仙女没有给她机会。

卓书语颇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

车上。

秦商陆果然一上车就问陆朝颜:“她跟你说什么了?”

“你什么时候对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感兴趣了?”陆朝颜挽着他的胳膊,和他亲密的挤在一起,企图转移话题:“你说我什么时间给林校长打电话合适?”

“你知道你脸上现在写着四个字吗?”秦商陆微微眯着眼眸,用眉梢间的余光看她。

陆朝颜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哪四个字?”

“做贼心虚。”秦商陆抬手捏着她的脸颊往旁边轻轻扯了扯:“又和卓书语那个疯丫头密谋什么不能告人的事情呢。”

“才没有。”陆朝颜拍掉他的手,支支吾吾的道:“我们就是说点女孩子家的悄悄话而已。”

“悄悄话?”秦商陆俯身过来。

陆朝颜的腰往下沉,几乎被他压到了座椅上。

内容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